與師長同儕相處不睦或受家暴影響 日本逾16萬孩童「拒絕上學」

楊穎婷

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公布的資料顯示,有越來越多學生因為家庭因素、與師長或同學的人際關係、或是遭到罷凌而不願上學,光是2018年就有16萬4528名學生連續缺課超過30日。

現年10歲的男孩伊藤裕太(Yuta Ito,音譯)過去總是不想去學校上課。他在2018年的時候告訴父母,他再也不想上學了。當時的他在學校遭到罷凌,因此經常和同學發生衝突。

他的父母為此考量3個選擇:讓裕太接受學校輔導,希望情況有所改善;讓裕太在家自行學習;送裕太去自由學校(free school)。

如今,裕太在自由學校能夠做任何他有興趣的事,同時也過得比從前快樂。

逾16萬學生不願上學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日本文部科學省將這些與身體不適或家中財務狀況無關,卻不去學校上課長達30日的行為稱作「不登校」(futoko)。這些孩童普遍被外界與逃學、學校恐懼症畫上等號。

近年來,日本學生「不登校」的比例正在不斷增加。2018年,日本國中及國小學生「不登校」人數創下新高,有16萬4528名學生缺席超過30日,2017年則有14萬4031人。

隨著日本不去學校上課的孩童逐漸增加,1980年代開始出現以重視學生個別並自由發展為宗旨的自由學校。但是就讀自由學校並不會讓學生取得公認的教育證明。

在「不登校」人數創下新高的同時,就讀自由學校的人數原本1992年的7424名學生,在2017年大幅增加至2萬346名學生。

正在舉行運動會的日本小學。(圖片取自PhotoAC圖庫)

然而,若是長期不去上學,可能會進一步導致年輕人將來與社會脫節,並且將自身關在家中,成為所謂的「繭居族」(hikikomori)。

為何日本有許多孩童不願意上學呢?

難與師長或同學相處

根據日本文部科學省調查,家庭暴力受害者、與朋友的人際關係、同儕罷凌,都是學生不願上學的主要原因。在這之中,又以與同學或師長相處不融洽最為常見。

12歲的森橋知恵(Tomoe Morihashi,音譯)說:「我跟許多人相處感到不自在,學校生活令我感到痛苦。」

森橋患有選擇性緘默症(selective mutism),這讓她無法在公眾場合說話,「我沒辦法在我家以外、家人不在身邊的時候說話」。

嚴格規定服裝儀容

除了因為患有選擇性緘默症、在學校感到不自在之外,森橋也發現她難以服從日本學校的嚴格規定。

許多日本學校會多方干涉學生的服裝儀容,強迫學生把天生的棕髮染成黑色,不讓學生在寒冷的天氣穿保暖的緊身褲或大衣,甚至還有規定內衣顏色的情形出現。

日本學校在1970至1980年代開始制訂嚴格的校規,欲藉此抑制罷凌與暴力事件發生,直到1990年代才放寬校規。但是近年的校規卻又日趨嚴格,並且有「黑校規」(black school rules)之稱。

如今,森橋正就讀位於東京的多摩川自由學校(Tamagawa Free School)。這裡的學生不用穿著制服,並且能夠自由選擇他們的課程,鼓勵學生發展興趣與個人技能。

多摩川自由學校的負責人吉川隆(Takashi Yoshikawa,音譯)表示,「學校的目的旨在發展學生的社交技巧」,無論透過運動、玩樂或讀書,更重要的是讓他們在一個大團體中感到恐懼。

大班制令人感到不自在

致力研究教育的名古屋大學(Nagoya University)教授內田良(Ryo Uchida)指出,學生面臨的挑戰之一是大班制,「一間教室坐著必須相處整年的40名學生,這能發生很多事情」。

內田良提到,由於日本的人口密度極高,因此學會與同儕相處是個生存關鍵。若是不擅與他人相處和協調,無論在學校、搭乘交通工具時,或任何人潮眾多的公共空間,都會感到難以忍受。

但是許多學生無法適應這種環境,他們沒辦法與許多同學共用這個相對狹小的空間,內田良也對此表示:「在這樣的情況下,感到不自在是正常的。」

此外,由於學生必須和同樣的同學相處至少1年,若是有任何問題發生,上學就會是件痛苦的事情,這樣的情況凸顯了自由學校的重要性,「在自由學校裡,校方較不注重團體生活,他們傾向重視每個學生的想法與感受」。

不過即便自由學校成了接受教育的替代方案,但是其教育體制仍可能產生問題。內田良認為,沒能讓學生發展多樣性等同侵犯他們的人權,這項論點也受到許多人支持。

更多上報內容:

【國家危機】出生率持續低迷 日本新生兒總數百年首次低於90萬

日本2020年4月明令禁止體罰 「打屁股」、「長時間跪坐」一律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