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手機」分手

喬依絲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喬依絲編譯

曾有人幽默地說出現代人離不開電子產品的處境「老婆是電視,情人是手機」,雖然帶有些許諷刺意味,但卻精確地描繪出手機在許多人心目中的地位,可能比曾經誓言要牽手一生的配偶來得更加重要且親密。曾有新聞報導,某位妻子終日窩在床上滑手機不願做家事,先生成功訴請離婚。

英國專欄作家Rhik Samadder驚覺到自己在生活中過於依賴手機,甚至逐漸成癮,於是決定遵循一個30天的計劃,希望可以徹底與手機保持適當距離。Rhik Samadder說 :「我正在一步一步地打破個人的手機癮。」他刻意將手機留在另一個房間,每天只進行一次的訊息回覆。

Rhik Samadder意識到情況越來越「失控」是在他發現到 : 每天早上起床看到的第一樣物品是手機,晚上合眼睡覺前所看到的最後一樣物品也是手機 ; 當手機發出“叮噹”的提醒時,他會忍不住快步過去查看。Rhik就像大多數人一樣想在推文中看看各式餐點介紹以及親友近況,或是瀏覽Instagram多變的照片。

智慧型手機的目的就是在吸住人們不斷的注意力,並且變得似乎不可或缺,社群媒體應用程式也是利用神經科學意圖達到同樣的目的。有一本令人恐懼的新書《如何與你的手機分手(How to Break Up With Your Phone)》,書中指出手機正逐漸殺死我們的注意力,摧毀我們的記憶、睡眠和幸福。手機同時也改變了世界,廣告商企圖使用它們來吸引消費者。我們不再只是消費者,而是產品。正如應用程式設計師多巴胺實驗室的聯合創始人Ramsay Brown所說的:「每個人都可以免費使用Facebook,因為您的眼球就是代價。」

這本書的目的是要幫助我們擺脫手機的捆綁。這是一個30天的計劃,循序漸進,例如先準備一台鬧鐘,然後進行自動文回覆,接著將螢幕改為灰階畫面,再來就是—求救! Rhik Samadder有鑑於個人意志力,決定將手機放在封閉空間或是微波爐中,尤其是工作時。每天只選擇一個時段統一回覆各種訊息,但不會一一開啟每個應用程式。

Rhik Samadder仍在努力戒掉手機癮,實施至今發現到與手機分手所獲得最大的禮物就是「重拾充足的時間、不再羨慕他人的生活、以及救了自己的眼睛」。

也許大家也可以來試試看,讓家人取代手機成為親密伴旅。

 

Reference :

Breaking up (with my smartphone) is hard to do

 

更多草根影響力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