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n號房」的英雄》「我們在裡面遇見了熟人」南韓2名女大生臥底半年,身心受重創、迄今仍有陰影

蔡娪嫣
風傳媒

「當通訊錄上的熟人加入Telegram時,手機會顯示通知。我心想,他應該不會是要註冊進入『n號房』吧……結果,我看到了『n號房』成員列表裡有那位熟人。」

轟動南韓的駭人性剝削事件「n號房」,性剝削集團在社交軟體Telegram設立非法散布性虐影片、照片的聊天群組,吸引會員付費觀看,進而牟取暴利。最初揭露驚天醜聞的英雄不是警察,而是2名翰林大學的20多歲女學生,她們的團隊名為「追擊團 火花」(추적단 불꽃)。半年前,她們為了尋找題材參加新聞獎項比賽,而逐漸深入挖掘Telegram裡的秘密聊天室。

2019年7月,她們第一次發現Telegram上有非法傳播色情影像的現象,創立帳號埋伏在100多個涉案群組內,蒐集影片與證據提交給警方。同年9月,她們以描述Telegram性剝削的「這裡有賣未成年色情物嗎?」系列報導,奪得「深入報導文學獎」的卓越獎,2個月後她們與南韓大報《韓民族日報》、《國民日報》合作刊出相關報導,讓寄生於聊天平台的黑暗交易正式攤在陽光下。

南韓《中央日報》26日刊出對2名勇敢女性的專訪

「n號房」內是什麼情況?

Telegram是以保密性、匿名性為噱頭的社群軟體,在南韓Telegram平台上散播非法色情影像、訊息的聊天群組至少有100多個,約有26萬人加入這些群組,被害女性不計其數,包含未成年人與幼童。「追擊團 火花」說,還記得第一次進入聊天室的情況,「我按下Telegram聊天室的連結。那一刻,無法想像的可怕畫面出現在我眼前。我當場關閉了筆記型電腦。我非常緊張和驚嚇。」

帳號名為「God God」(갓갓)的人在2018年下旬起開設「1號房」至「8號房」8個群組,讓想觀看色情偷拍影像的人付費加入,1號房的影片最短、最便宜,想要看更長的影片就要付費加入其他房間。「God God」在2019年9月左右消失在Telegram上,同樣販售性剝削影片的「博士房」取而代之。

「博士房」創建人「博士」設計出可以利用此類影片長期獲利的模式,特別是針對經濟弱勢族群,佯裝提供打工機會,掌握對方所有個人資訊,使其無法反抗、淪為博士房所有會員的「奴隸」,而會員必須支付虛擬貨幣來觀看影片,避免留下交易紀錄,聊天室價位從20萬到150萬韓元(約新台幣到5000元到3萬7000元)不等。

20191118-兒少性剝削專題。(StockSnap@Pixabay)
20191118-兒少性剝削專題。(StockSnap@Pixabay)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南韓犯罪集團性剝削無辜女性的工具。(StockSnap@Pixabay)

加害者是誰?

「追擊團 火花」表示,會付費觀看這些影片的男性大部分都是俗稱「魯蛇」(루저,Loser)的單身、失敗男性,「通過性剝削、分享色情影像、侮辱與騷擾受害女性,試圖獲得他們從未在社會上獲得的權力。」

參與性剝削的不只有「走偏路的社會邊緣人」,一天,Telegram通知鈴響,告知有人新加入聊天室,她們檢查了「n號房」的會員列表,發現原來這裡也有她們現實生活中熟識的「人緣好的人」(인싸,insider)。她們很痛苦,但選擇不告知那位熟人,因為她們絕對不能暴露身分。

20191118-兒少性剝削專題。(Free-Photos@Pixabay)
20191118-兒少性剝削專題。(Free-Photos@Pixabay)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南韓犯罪集團性剝削無辜女性的工具。(Free-Photos@Pixabay)

最震撼的記憶

「性剝削本身是可怕的,但我們對加害者的態度感到驚訝。」她們說,管理員加入的「n號房」聊天室是專門上傳性剝削影像的,當有被害人受威脅、不得不上傳的殘忍畫面出現,參與者就會在其他聊天群組裡對女性品頭論足。有一天她們看到一名女性被刀刺傷,流血暈倒在床上的影片,會員竟留言:「臉很漂亮,是我的菜。好興奮。」

還有一次,她們在1號房裡看到有人留言:「她是我的菜,一起強暴她吧。」埋伏在群組裡,給她們帶來巨大的身心傷害,她們說:「兒童遭受性剝削影像出現的那天,我們一夜難眠。有太多不堪入目的影像。」 

20191118-兒少性剝削、兒童、家暴、陰影。(Sasin Tipchai@Pixabay)
20191118-兒少性剝削、兒童、家暴、陰影。(Sasin Tipchai@Pixabay)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南韓犯罪集團性剝削無辜女性的工具。(Sasin Tipchai@Pixabay)

要親自貢獻「性剝削」影像才能加入的群組

有許多秘密聊天室設立加入條件,以確保加入的會員都是男性,比如說拍一張腿的照片上傳,或是上傳「3個兒童性剝削影片」、「吃10碗泡麵」。「追擊團 火花」說,由於Telegram部分聊天室的管理員貌似喜歡動漫,如果帳號圖片設置為身材姣好的女性動漫人物,往往會比較容易通過申請。

現在還有「n號房」?

合稱為「博士房」的數個非法群組創建人趙主彬(帳號名為「博士」)已落網,25日以涉嫌違反《兒少保護法》、《個資法》、《性暴力法》送交檢調偵辦,但在Telegram平台中仍有無數個「n號房」存在。

當得知趙主彬落網,「追擊團 火花」並沒有感到如釋重負,她們說依舊記得趙主彬如何在秘密聊天室裡頭稱被害人為「今天的菜單」,「但看到趙主彬真實面貌受到媒體實況轉播,就像被害者遭性剝削時那樣,讓我們印象深刻」。現在那些傳播非法性剝削影像的聊天室內部亂成一遭,「追擊團 火花」指出,聊天室瓦解了,一天之內有超過1000人退出。

她們告訴《中央日報》:「有些成員仍然膽量很大,直嚷著『為什麼要出去?』但也有人開始責問『你是記者嗎?』這讓我們很害怕。」 

25歲的趙主彬是南韓「n號房」性剝削案件主嫌之一。(取自You Tube)
25歲的趙主彬是南韓「n號房」性剝削案件主嫌之一。(取自You Tube)

25歲的趙主彬是南韓「n號房」性剝削案件主嫌之一。(取自You Tube)

「沒有受害者值得遭受罪犯帶來的痛苦」

去年首次公開報導之前,「追擊團 火花」因為擔心受害者會遭受二次傷害或人身威脅,而多次徵詢民間團體的意見。她們的擔心沒有錯,至今許多關於「n號房」的報導仍能看到,有人留言譴責受害者:「配合加害者製作影片的女性也做錯了。」

「與這些評論相同的詞也出現在『n號房』中。某種程度上,這與聊天室裡那些對受害者說『你活該』的加害者沒有什麼不同。希望所有批評受害者『也道德有問題』的行為都停止。這世界上沒有受害者值得遭受罪犯帶來的痛苦,」在2個小時的訪談中都平靜述說的她們,罕見停下來深呼吸說道。

20191118-兒少性剝削、兒童、兒少、家暴、陰影。(SzaboJanos@Pixabay)
20191118-兒少性剝削、兒童、兒少、家暴、陰影。(SzaboJanos@Pixabay)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南韓犯罪集團性剝削無辜女性的工具。(SzaboJanos@Pixabay)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新冠肺炎》你還在戴隱形眼鏡嗎?專家防疫建議:趕快換成一般眼鏡!
相關報導》 捉拿委內瑞拉總統,美國政府懸賞1千5百萬美元!「毒販首惡」馬杜洛反擊:川普就是個搞房地產的紐約黑手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