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苦若輕2】終點前200公尺決定放棄 柯淑勤靠爬山懂了人生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柯淑勤不設限,於是拍照時我們甚至可以看到她的腹肌,這不是健身房練出來的,而是因為喜歡爬山。今年她甚至到了尼泊爾的安娜普納峰基地營,在高山健行。但她卻沒走上4000多公尺海拔的終點,「8天7夜,從一千多一直爬到四千多,只剩下200公尺時,我放棄,我不行了,因為那時剛好有暴風雪。我頭開始痛,要算上折返的時間,我不希望變成別人的負擔,所以我沒有逞強。雖然你只能往前走,可是有時候,你也可以原諒自己,對不起我不行,不能一直想要怎麼樣,如果人世間的事情都照你的劇本,那也有什麼好玩的?」

債還沒還完的柯淑勤解釋,她去的不是高級團,14天含機票也可以只花6萬元,「不要住太好的飯店,元廟旁邊的民宿,一個晚上400元,我沒錢還是可以去,因為我需要這個能量,爬山或是去接觸印度那些小孩,最純真的眼神。戲太消耗能量,我都說我是神經病,必須用全身所有的細胞去演,因為你不能設定導演或是鏡頭,你設定了就表示你是假的,我沒辦法假的去演戲,我來說有時會自傷,會反彈到自己身上。」

柯淑勤今年圓夢去爬了安娜普納峰基地營,雖未能到終點,但路上處處是她的能量補給。(柯淑勤提供)
柯淑勤今年圓夢去爬了安娜普納峰基地營,雖未能到終點,但路上處處是她的能量補給。(柯淑勤提供)

當她遇上暴風雪,呼吸進體內的雪有如刀鋒。而那自傷的、對演戲的投入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吸進去就算如刀如鋒,依然有興奮的銳利停在體內晃動。雪花由六角結構的原子衍生而成,世界就在雪花中,而雪花也在世界之中。山裡什麼都變幻無常,你甚至不能確定那是雨是雪或是雲,因為它們本質上是同一種東西,只是形態各異。

所以,重點從來不是你演了多少次媽媽,而是怎麼去演,如何解讀它。

《陽光普照》裡很重要的一場戲,是戲中兒子阿和騎腳踏車載著她,騎在一條充滿樹的人行道上。柯淑勤自有解讀,「陽光從樹葉的縫透進來。那就是所有的事件,必須要有缺洞、必須要有裂痕,你才能讓外面的光進來。它是柯恩(Leonard Cohen)一首歌的歌詞(歌名〈Anthem〉,該段歌詞為:萬物皆有裂隙,光因而灑了進來),我想應該把這種感覺放在這個畫面裡。」

而她怎麼詮釋這段戲呢?「我從來也不知道導演會用什麼鏡頭,我就全部都給你。我就是要全身充滿了,從裂痕射進來的、那道溫暖的陽光。回到所謂的真實人生,不也是這樣嗎?所有的事情都有裂痕,可以難過、可以痛哭,可是你不要忘了,那道光在等你。」

柯淑勤不把臉上雀斑打掉,因為這樣一來,爬山時她就得要包足全套,「我無法,我就是要去享受整個大自然、聲音,所有的一切。」
柯淑勤不把臉上雀斑打掉,因為這樣一來,爬山時她就得要包足全套,「我無法,我就是要去享受整個大自然、聲音,所有的一切。」

她認識入圍金馬影帝的巫建和很久了,在他17歲時,「他的眼睛是有靈魂的,他的眼睛是有生命的,他的眼睛是有深度的。我們很少私下連絡,但常碰到面。我們會討論最近看了什麼書,因為他是一個喜歡看書的孩子,他居家,也自閉,我們兩個很像,甚至我們在現場等戲,我們也不會為了找話而說話,我們會很享受當下的感受。」

  • 髮型:Kid(Flux)

  • 髮型助理:Toby(Flux)

  • 化妝:鄭銘 Tank

  • 造型:陳慧明 服裝提供:MARYLING

更多鏡週刊報導
【舉苦若輕3】替夫背債3000萬獨自養大兒女 柯淑勤還會給兒子保險套
【舉苦若輕1】台灣媽媽不只有一種樣子 柯淑勤讓苦輕得像擦身而過

更多新聞報導
黃心穎傳懷了許志安小孩!飛美國安胎
女星五年生3胎 進不了豪門獲11億分手費
昔日男團成員賠光積蓄 年近半百仍單身
蕭敬騰身價數億 卻念念不忘10元的快樂
纏綿私片外流!小王認了不倫金馬影后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