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園長雨夢──頤和園小記

黃亦維
中國時報

久雨不醒的頤和園,在沉睡中將我從昆明湖的倒影裡搖醒,天湖皆碧。

我在一個簡單的夏日裡踏入這座古園,遊客如織,人聲錯雜,只有園子是靜的,它似乎正獨自睡進幽靜最深處。陽光都照不穿的迷濛將昆明湖面徹底籠罩,忘記帶傘的我猶如驚恐的鳥,盤桓在十七孔橋上,既不捨離去卻又擔心下起雨來。夏天的顏色漸漸淡成秋季的樣貌,細雨輕輕在髮梢上暈開,我慌張地尋找躲雨地,最終在一處擠滿人的涼亭下落腳,巴巴地看著天,祈求雨停。

少女握緊雙手,以真摯的眼睛望向天空,祈禱雨停時,天頓時放晴了──像那樣電影才會出現的情節,當然不會降臨在我身上,那場雨雖不大,但是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經過半小時枯燥的等待,我選擇步出涼亭,冒雨探尋頤和園,這樣的決定使得我在結束旅程時顯得非常狼狽,但並不令我懊悔。

起初我只打算過十七孔橋後,在南湖島上隨意轉個三兩圈便打道回府,所以對於南湖島上的假山和造景只是走馬看花;但是不經意地在島上向前山一眺,竟被它深深吸引,於是我離開南湖島,任由打在身上的雨滴擁抱、浸透自己,奔向前山。

跑了一段路之後,我佇足在文昌閣前。「過文昌閣,就是前山了。」我心裡有種怪異的悸動在翻滾,腳步一下子就通過文昌閣。眼前的景象,是瓊樓玉宇端坐在山中、翠影繞青湖的畫面,回神過來時,我好像愣了幾分鐘。「絕美、驚人、大自然和人類的鬼斧神工」這些字句好像太過俗氣,我只是想單純地描述前山的溫柔,卻遲遲無法選擇出最好的詞彙,只能將它放在沉靜的無言中觀賞。

因為前山群樹蔽天,雨勢在這裡被削減不少,所以我能夠信步走在這個神祕優雅的地方。前山上有座荷花池,那兒是少數能被烈日光顧的地方,盛開的荷花和粉綠的荷葉交相生長,令人聯想到「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大概不是詩句寫荷花,而是荷花寫詩句吧。

繼續往前行,便可見到長廊,但我沒有走幾步就離開了,因為遊客實在太多,喧嘩和嘻笑往往在扼殺靜謐。「離經叛道」的我向佛香閣旁的山間步道走去,人煙罕少的蹊徑總是能促使人小心翼翼地貼近它,連石頭路上的青苔都捨不得踩著,如此令人憐惜愛護的前山,在我喜歡它的同時,它也淨化著我。

這條羊腸小徑並不長,像一曲輕音樂,雖不華麗、聲勢不浩大,卻能給人一種空靈之感。下山之後,我感覺疲憊纏繞在小腿和膝蓋上,因此沒有再漫遊其他地方,立即買了張回到出發處的船票。

搭上船後,我倚靠在船的角落歇息,眼皮稍微覆蓋視線,我可以真實地感受到自己的倦容逐漸將意識淹沒。半夢半醒之間,視線飄移到昆明湖面,那面蒼綠的鏡子自船底下皺開,有如湖中仙女舞著她的長裙。

在船上,我不慎眠入頤和園深處,橋、柳枝、石獅子和昆明湖在夢裡融為一體,還有,那場不停的雨。忽然,意識猛然被晃動一下,把我從夢中驚醒,原來是船靠岸了。岸邊的柳條是這趟旅程的尾巴,我們相互目送,這趟遊園之旅對我而言也如夢般地告終。

久雨不醒的頤和園,在沉睡中將我從昆明湖的倒影裡搖醒,天湖皆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