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空間舞團新作 瑪芮娜之媒體入侵

凃鴻恩 李皇龍
·4 分鐘 (閱讀時間)

即使新冠疫情衝擊表演藝術,成立31年的「舞蹈空間舞團」仍然推出跨國全新製作《媒體入侵》,西班牙籍的編舞家瑪芮娜,以大型充氣物和現場投影,創造出令人驚奇的舞蹈語言。

圖/TVBS
圖/TVBS

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我要你們問我,我該做什麼,我在這裡,我要幹嘛,我需要幫忙氣球充氣嗎。」

藝術總監平珩vs.編舞家瑪芮娜:「小心,小心頭,保持節奏,不要那麼大就好,舞者小心。」

定居荷蘭的西班牙籍編舞家瑪芮娜,因為疫情在台隔離兩週才進排練室,回荷蘭再隔離10天,與「舞蹈空間舞團」合作10年來,這支《媒體入侵》挑戰難度最大。

圖/TVBS
圖/TVBS

藝術總監平珩vs.編舞家瑪芮娜:「你覺得這次排練有點趕嗎,在有限時間內要完成綵排,是的是的,我永遠覺得時間不夠用,因為隔離所致嗎,對因為隔離,還有時間更充裕,舞碼會更成熟。」

舞者不是單純跳舞,要手執攝影機,真實投影在氣球上。

「舞蹈空間舞團」舞者王彥:「我要去讀到她的身體現在的狀況,我要怎麼跟上去,又要顧及我攝影機鏡頭裡面的她,我覺得是滿困難的。」

「舞蹈空間舞團」舞者陳韋云:「在用攝影機時,它又再度投影在牆上,細節會被放大,其實只要有一點點晃動就看得很明顯。」

圖/TVBS
圖/TVBS

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我們有種途徑是透過傳媒表達行為,也經由傳媒進行溝通,透過媒體去旅行,對我來說,這些是不自然的。」

舞者:「感覺到嗎,我的心跳,有嗎,你感覺到了嗎。」

記者vs.舞空藝術總監平珩:「我問一下,他為什麼那麼聲嘶力竭,這段舞蹈叫做《死亡之舞》,瑪芮娜覺得有點是說,我已經沒有明天,都是不同大小的三角型,我現在很確定,你的舞者有練過武功,對。」

圖/TVBS
圖/TVBS

三個氣球體,歐洲製造,最大的金色物體,內部構造圖之複雜,令人吃驚,鏡頭拍進去,車縫線交錯如一座小城。

記者vs.舞空藝術總監平珩:「它不是一個規則的圖形,所以它出來時會有一個角,老師這我們台灣沒辦法車嗎,我覺得很複雜,其實它都會有兩個口,所以有些部份舞者都會(進出),裡面就可以看到它的結構很複雜,而且裡面完全都是空氣,都是風很強的風,太強了,小孩太喜歡這個地方了,還有聲音,所以這個演出坐在前面也很好玩,觀眾也可以感受刷的風吹過來,這個真的要很多的力氣。」

圖/TVBS
圖/TVBS

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把他們放入充氣的3D物體中,移動,形塑,像是賦予身體生命,變成一個有氣息的活物。」

「舞蹈空間舞團」藝術總監平珩:「她也希望透過這件作品帶給觀眾,人跟人,活生生(互動),是一件多好的事情。」

媒體形塑了一部份的世界,但個人在其間扮演何種角色,自拍,被拍,拍他,誰才是真實的。

《TVBS》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加強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

如有疑似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

並依指示配戴口罩儘速就醫,同時主動告知醫師旅遊史及接觸史,以利及時診斷及通報。

【加入社團‧疫起發聲】

邀請世界各角落的你

加入Facebook社團【全球說疫情】

訴說封城和防疫大小事→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894299717696509/

更多 TVBS 報導
徐永旭陶聞名國際 臺灣陶藝獎卓越獎
梁任宏動力藝術 公共裝置偕風同行
台南阿貴美術館 許自貴的立體繪畫
薛保瑕繪畫大展 如影隨行900號巨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