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城徵地 2200坪鹿場剩93坪

姜霏/桃園報導
·1 分鐘 (閱讀時間)
蘆竹田安志祥鹿場老闆邱創益原有2200坪的土地,卻因航空城徵收計畫僅剩下不到百坪,鹿隻無處安放僅能寄養其他鹿場,而政府補助運送鹿隻的金額卻僅是市價的3成。(姜霏攝)
蘆竹田安志祥鹿場老闆邱創益原有2200坪的土地,卻因航空城徵收計畫僅剩下不到百坪,鹿隻無處安放僅能寄養其他鹿場,而政府補助運送鹿隻的金額卻僅是市價的3成。(姜霏攝)

航空城徵收再傳悲歌,田安志祥鹿場老闆邱創益30年前開始養鹿,以買賣鹿茸維持生計,原在蘆竹有2200坪的土地飼養水鹿,遭航空城大量徵收,僅剩下93坪,根本無法飼養鹿隻。邱創益說,目前正在尋覓鹿場寄養,損失金額無法計算。

邱創益因擁有2200坪的土地,30年前開始飼養水鹿,起初因經驗不足,鹿隻的死亡率偏高,隨著經驗及技術的增長,目前已是頗有知名度的鹿場,鹿茸品質也相當優秀。邱創益說,前面10幾年都在虧錢,好不容易培養的人脈、技術,正要開始回本時,卻遭受政府的打擊,讓邱創益直嘆「政府欺負弱勢」。

除了邱創益的自家住宅外,養鹿場也都將在2024年夷為平地,原有將近上百隻的水鹿,因土地不足使用,近年來不斷賣給其他鹿場,目前僅剩38隻,原本鹿茸1兩可以賣出800元,現在卻被政府逼迫失業,無法再繼續飼養水鹿,甚至沒有任何營業損失的補償,損失金額不堪設想。

邱創益說,近期正在尋覓寄養的鹿場,運送鹿隻的金額市價至少1頭5000元,但政府僅補助1頭1500元,「強制徵收卻又開出不合理的價錢」。邱創益表示,政府以100坪換41坪的方式徵收,若是拿錢不拿地的話,根本不夠在附近買同樣坪數的地,直言早已走投無路,諷刺自己是「老年失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