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影一二》鰻魚苗大出 扒鰻苗人拼年終 無奈疫情攪局收入大減

新頭殼newtalk |張良一 宜蘭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每年秋冬,入夜之後的宜蘭蘭陽溪出海口的海面上,總是擠滿了扒鰻苗人。他們拖著漁網頂著強風、忍受低溫與海浪不斷的拍打身體,在海裡來回扒鰻苗。   圖:張良一/攝
每年秋冬,入夜之後的宜蘭蘭陽溪出海口的海面上,總是擠滿了扒鰻苗人。他們拖著漁網頂著強風、忍受低溫與海浪不斷的拍打身體,在海裡來回扒鰻苗。 圖:張良一/攝

[新頭殼newtalk] 每年秋冬扒鰻魚苗的季節,撈捕到的鰻魚苗以銷往日本為大宗,今年受到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日本收購鰻魚苗的需求降低,加上鰻魚苗大出,今年收購鰻魚苗的開盤價,從一尾100元一路狂降到25 元,與去年同期一尾180元相較,簡直是天壤之別!鰻魚苗難得大出,卻被武漢肺炎疫情波及,收入大大縮水,一位扒鰻苗的民眾看著白色塑膠盤裡剛剛撈捕到的5尾鰻魚苗,不禁大嘆:『價錢再掉就不再扒鰻苗了!』。

每年秋冬刮起東北季風,宜蘭蘭陽溪出海口的海面上,入夜之後總是擠滿扒鰻苗人,他們拖著漁網頂著強風、忍受低溫與海浪拍打身體,在海裡來回扒鰻苗。由於鰻魚是高單價魚種,鰻苗價格也高,被稱為『軟黃金』,鰻魚苗魚身晶瑩剔透,又被稱為是『白金』,鰻魚苗洄游到台灣,被形容是老天爺給勇敢與大海拼搏的人的年終獎金。

好不容易等到鰻魚苗大出的一年,蘭陽溪出海口的海面或是沙灘上燈火通明,人潮滿滿,比夜市還熱鬧!許多扒鰻苗人每次總能捕獲5尾、10尾或者更多的鰻魚苗!他們把捕獲的鰻魚苗放進掛在胸前的塑膠桶,顧不得滿身大汗,又下海繼續扒鰻苗,期望趁著這一波有鰻魚苗的潮水,可以撈到更多的鰻魚苗,讓更多的現金入袋,無奈被武漢肺炎疫情波及,收入並沒有隨著鰻苗大出而大增。

蘭陽溪出海口的扒鰻苗人,有些是宜蘭本地民眾下班之後來此扒鰻苗碰碰運氣,賺零用錢,也有來自花東地區的原住民在海灘搭設簡單的魚寮長住,在四、五個月的鰻魚苗季,每晚下海扒鰻苗,成為一年之中,重要的經濟收入來源,早些年,很多公司放無薪假,也有不少扒鰻苗的新手來到此地,希望撈捕鰻魚苗解決家中經濟的燃眉之急。

鰻魚是迴游性魚類,成年的鰻魚會從河川上游順流出海,游到距離台灣3000公里以外,菲律賓東方的馬里亞納海溝西側海域產卵,孵化之後的鰻魚苗再隨著黑潮洋流北上,游進河川上游的棲息地。台灣位在鰻魚苗的洄游路徑上,因此,每年秋冬,總有許多人冒著風寒在各條溪流的出海口撈捕等待游進溪流的鰻魚苗,賺取額外的收入。景氣越不好,放無薪假的人越多,在海邊撈捕鰻魚苗的人就越多,成了另類的台灣景氣指標。

更多新頭殼報導
良影一二》彩色魚寮幸福夢幻 扒鰻苗人風霜外露 交織成獨特的冬日海灘風景
良影一二》桃園航空城第三跑道預定地 廣告物鋪天蓋地 土地買賣成全民運動

有些扒鰻苗人下海扒鰻苗前,會先把紙錢灑向天際,祈求好兄弟保佑平安。有於有些扒鰻苗人對海裡的地形以及海流不熟悉,每年都有扒鰻苗人不幸溺斃的事件傳出。   圖:張良一/攝
有些扒鰻苗人下海扒鰻苗前,會先把紙錢灑向天際,祈求好兄弟保佑平安。有於有些扒鰻苗人對海裡的地形以及海流不熟悉,每年都有扒鰻苗人不幸溺斃的事件傳出。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在他的避風小屋換好防水的青蛙裝並穿上救生背心後,準備下海扒鰻苗。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在他的避風小屋換好防水的青蛙裝並穿上救生背心後,準備下海扒鰻苗。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揹著他的漁網準備下海撈鰻魚苗。此地的扒鰻苗人大部分用較大型的漁網在海中來回扒鰻苗,但也有一些人用較小的三角漁網,在湧進的潮水中撈鰻魚苗。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揹著他的漁網準備下海撈鰻魚苗。此地的扒鰻苗人大部分用較大型的漁網在海中來回扒鰻苗,但也有一些人用較小的三角漁網,在湧進的潮水中撈鰻魚苗。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用頭燈檢視漁網內是否有撈到鰻魚苗。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用頭燈檢視漁網內是否有撈到鰻魚苗。 圖:張良一/攝
戴著頭燈的扒鰻苗人拉著漁網在海中來回扒鰻苗。   圖:張良一/攝
戴著頭燈的扒鰻苗人拉著漁網在海中來回扒鰻苗。 圖:張良一/攝
每年秋冬刮起東北季風,蘭陽溪出海口的海面上,入夜之後總是擠滿扒鰻苗人拖著漁網頂著強風、忍受低溫與海浪拍打身體,在海裡來回扒鰻苗。   圖:張良一/攝
每年秋冬刮起東北季風,蘭陽溪出海口的海面上,入夜之後總是擠滿扒鰻苗人拖著漁網頂著強風、忍受低溫與海浪拍打身體,在海裡來回扒鰻苗。 圖:張良一/攝
一位媽媽雙手拿著保麗龍坐墊和裝鰻魚苗的塑膠桶,在海灘等待她的先生把鰻魚苗撈上岸。鰻魚苗是許多沿海民眾在歲末年終之際重要的收入來源。有人形容,這是老天爺給勇敢與大海拼搏的人的年終獎金。   圖:張良一/攝
一位媽媽雙手拿著保麗龍坐墊和裝鰻魚苗的塑膠桶,在海灘等待她的先生把鰻魚苗撈上岸。鰻魚苗是許多沿海民眾在歲末年終之際重要的收入來源。有人形容,這是老天爺給勇敢與大海拼搏的人的年終獎金。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肩上扛著漁網,準備到沙灘上檢視這一趟是否有鰻魚苗入網。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肩上扛著漁網,準備到沙灘上檢視這一趟是否有鰻魚苗入網。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肩上扛著漁網,準備到沙灘上檢視這一趟是否有鰻魚苗入網。   圖:張良一/攝
一位扒鰻苗人肩上扛著漁網,準備到沙灘上檢視這一趟是否有鰻魚苗入網。 圖:張良一/攝
一對夫婦在燈光下檢視剛剛撈上岸的漁網中是否有鰻魚苗入網。   圖:張良一/攝
一對夫婦在燈光下檢視剛剛撈上岸的漁網中是否有鰻魚苗入網。 圖:張良一/攝
鰻魚苗在白色的盤子內,魚身顯得晶瑩剔透,被稱為是『白金』。今年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日本收購鰻魚苗需求降低,鰻魚苗收購的開盤價從一尾100元,一路下滑到只剩25元,與去年一尾180元相較,簡直是天壤之別。   圖:張良一/攝
鰻魚苗在白色的盤子內,魚身顯得晶瑩剔透,被稱為是『白金』。今年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日本收購鰻魚苗需求降低,鰻魚苗收購的開盤價從一尾100元,一路下滑到只剩25元,與去年一尾180元相較,簡直是天壤之別。 圖:張良一/攝
入夜不久,蘭陽溪出海口鰻魚苗大出,許多扒鰻魚苗人每次總能扒到5尾、10尾甚至更多,許多人把鰻魚苗放進掛在胸前的塑膠桶內,顧不得滿身大汗,馬上扛著漁網又下海扒鰻魚苗,讓海面上擠滿了扒鰻苗人。   圖:張良一/攝
入夜不久,蘭陽溪出海口鰻魚苗大出,許多扒鰻魚苗人每次總能扒到5尾、10尾甚至更多,許多人把鰻魚苗放進掛在胸前的塑膠桶內,顧不得滿身大汗,馬上扛著漁網又下海扒鰻魚苗,讓海面上擠滿了扒鰻苗人。 圖:張良一/攝
海灘上也是熱鬧非凡,扒鰻苗人各據一方在燈光下檢視漁網內是否有鰻苗魚。   圖:張良一/攝
海灘上也是熱鬧非凡,扒鰻苗人各據一方在燈光下檢視漁網內是否有鰻苗魚。 圖:張良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