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狼隔空逞慾 應修法送治療

張孝義╱新聞透視
社會一再發生噴精等性騷擾案,凸顯法令規範不足,圖為台北市社會局舉辦性騷擾防治,研討在捷運車廂內各式性騷擾案例,藉此教導民眾防治性騷擾,並在遇到性騷擾後的處理方式。(本報資料照)
社會一再發生噴精等性騷擾案,凸顯法令規範不足,圖為台北市社會局舉辦性騷擾防治,研討在捷運車廂內各式性騷擾案例,藉此教導民眾防治性騷擾,並在遇到性騷擾後的處理方式。(本報資料照)

中國時報【張孝義╱新聞透視】

陳姓工程師多次利用噴濺精液方式滿足自己的性慾,卻因沒有碰觸被害人身體,無法構成《性騷擾防治法》的性騷擾罪,只能依刑法公然侮辱或毀損等罪處罰,更不能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規定,命其接受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形同間接縱容色狼一犯再犯,對於這種「隔空性騷」的行為,應盡快修法適用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接受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

根據檢察實務界的經驗,對這種隔空潑灑體液的犯罪行為也多有無奈,涉案人實際上已經滿足了心理上的性慾,只是未碰觸或摟抱被害人,與性騷擾防治法第25條「親吻、擁抱或觸摸」的構成要件不符,但是犯罪色狼又必須懲處,僅能依被害人因沾染被告體液,被貶損人格及社會評價,及衣服因此不能再穿,以公然侮辱、毀損罪判刑。

案例顯示,隔空性騷的犯罪者,通常有一定的教育程度及經濟能力,如連續犯罪的陳男,具有碩士學歷,月薪5萬元,犯罪後願意道歉、賠償,卻又一犯再犯,很可能是缺乏病識感的心理疾病患者,卻礙於法律規定,無法適用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0條對色狼進行「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

法律是依需要而存在,如果法有不足就該修法,一犯再犯的色狼不能無法可管,修法讓隔空性騷擾也適用身心治療或輔導教育規定,並讓各地方政府的家防中心進行追蹤,比司法機關偵審更具實際防範效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