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模式 兩岸關係的新思考

鄭博文
旺報

芬蘭在二次世界大戰後,何以不被前蘇聯併吞或成為其附庸國,從最近台灣出版的新書《動盪》或許可以找到答案,就是戰後芬蘭兩位總統朱赫.巴錫基維(Juho Paasikivi)、烏何.凱特寧(Urho Kekkonen)推動一項外交政策 這項政策讓前蘇聯感到安心,同時信任芬蘭,也就是凱特寧總統在其自傳所述「芬蘭外交政策的基本任務,是讓芬蘭的存在與支配芬蘭地緣政治者的利益一致。

芬蘭政府一直秉持這兩位總統的路線,時時掛記前蘇聯的態度,經常與前蘇聯官員對話,證明芬蘭能信守承諾與履行協議來贏得前蘇聯信任,當然這過程中就犧牲一些經濟上的獨立與言論自由,對於其犧牲一些經濟上的獨立與言論自由,西歐與美國的觀察家將這種情勢簡化為「芬蘭化」(Filandization),認為芬蘭的政策卑怯懦弱,但芬蘭政府與人民並不認同此種論述,正是這條路線的堅持,其具體成果就是前蘇聯(現今俄羅斯)沒有再入侵芬蘭。

芬蘭的陸境與俄羅斯是連結在一起,俄軍是可長驅直入,前蘇聯與芬蘭先後發生兩次大戰役,原本寄望西歐國家與美國協防,但都沒有到位,讓芬蘭孤軍奮戰,第1次是成功擊退俄軍,但芬蘭死傷慘重,第2次俄軍就成功進入芬蘭境內,但俄軍避免如同第1次的傷亡也迅速撤軍,這也就是二戰後蘇聯向芬蘭要求大量賠償金額主因,兩次大戰役芬蘭犧牲大約10萬人,另有9萬4千人成殘障,3萬婦女成寡婦,5萬5千兒童成孤兒,61萬5千人流離失所,這也就是芬蘭兩位總統巴錫基維、凱特寧要推動避戰外交政策主因。

儘管芬蘭是二次大戰敗戰國,要對蘇聯付出大量賠償金,但芬蘭全國上下在巴錫基維、凱特寧兩位總統領導下致力教育建設,成功提高芬蘭人民素質,為工業化與創新經濟建立基礎,同時也重視國家研發能力提升,讓芬蘭成功成為西方國家技術進入蘇聯的窗口,芬蘭也把握與西方國家友好情況,將西方國家民生物資成功引入前蘇聯,讓芬蘭經濟能成功發展,也順利償返大量賠償金,芬蘭2018年人均國民總收入為4萬7820美元,芬蘭如此成功處理好強權關係並發展其經濟,估且稱為芬蘭模式。

讀完《動盪》一書中芬蘭與蘇聯之戰這一章,個人的感受是如果中華民國兩岸政策的基本任務,是讓中華民國的存在與支配台灣地緣政治者的利益一致,台灣就能避開軍事對抗與威脅,因此個人認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最能符合此項訴求,尊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就是承認兩岸同屬一中,兩岸就能攜手協商未來一中發展。

再回頭閱讀芬蘭智庫sitra 2003年出版〈Why they , Why not we〉報告,分析俄羅斯與芬蘭競爭力,表明芬蘭經濟發展是重視俄羅斯這個強權國家,希望藉由俄羅斯的天然資源、龐大人口及科技來持續強化芬蘭競爭力,芬蘭在強權國家邊緣,但會藉他國之長處,來發展自己,不正是台灣好好借鏡的標竿學習對象。

(作者為國立屏東大學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