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蘭》上映2天,盜版下載次數逾250萬!迪士尼「先串流後上映」的策略滑鐵盧

·5 分鐘 (閱讀時間)

1999年春天,迪士尼最新動畫《花木蘭》登陸中國,距離在全球上映已超過9個月,盜版光碟在中國早已隨處可見。超過20年後,迪士尼以2億美元鉅資打造的真人版《花木蘭》再度進攻中國,票房卻遠遠不如預期,這一次恐怕同樣栽在猖獗的盜版文化。

《南華早報》(South China Morning Post)報導,迪士尼耗資2億美元(約台幣58.4億元)的真人版《花木蘭》(Mulan)在中國上映不到一星期,卻已飽受盜版所害。根據點對點傳輸(P2P)觀察網站「我知道你下載了什麼」(iknowwhatyoudownload.com),截至13日,光是在中國網路上,盜版《花木蘭》下載次數已經超過250萬次,還不包括百度網盤等其他較難追蹤的來源,代表與真正的盜版流通量比起來只是冰山一角。

《花》片是迪士尼為中國市場量身打造、以中國傳說為基底的動畫改編電影,原先廣受中國觀眾期待,但11日在中國上映後不到一個周末,網路上已經充斥大量盜版內容。

《花》片4日已搶先於跨國串流平台「Disney+」上架,同樣的,影片上架後1小時內網路就已出現盜版片源。中國網路著名的「字幕組」翻譯志工在短短一天內就提供電影中文字幕,也加快了盜版傳播速度。

《南早》指出,《花木蘭》4日上架後,中國當天盜版下載次數已近5萬,在正式上映前夕已經超過40萬次。中國著名電影評分網站「豆瓣」上,該片未上映已獲得超過15萬名網友評論,且總分僅約4.9分(滿分10分)。報導指出,負評第一時間湧入後,許多期待進場支持的觀眾立刻態度大轉變,

豆瓣評論者多數認為,《花》片人物感情塑造過於薄弱,又未能成功呈現中華文化精髓,動作武打戲也不夠驚豔,整體令人失望。報導指出,1998年動畫版《花木蘭》被批評「太西化」以及過於「個人主義」。但時隔22年後,中國網友認為真人版《花木蘭》又過於刻意營造孝道、忠君愛國等「傳統思想」,又未能擺脫西方視角的刻板印象,民間傳說中木蘭擁有的女性自主性消失殆盡。

「這就像走進一家歐美中式餐館,吃了一頓口味超怪的中餐,」一名網友點評。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花》片從開拍至今一路顛簸,迪士尼對這個中國家喻戶曉的傳說故事寄予厚望,不僅公開海選華裔女星,選用在中國極受歡迎的當紅美籍女星劉亦菲,劇組還親自向中國電影審查單位諮詢,就怕在上映後因「思想不正確」而遭遇滑鐵盧。但去年香港反送中示威期間,劉亦菲發表支持港警言論而面臨批評,今年《花》片又因為疫情緣故延後上映、在海外僅以串流方式上架,可謂一波多折。

然而,迪士尼的種種努力似乎並沒有成功打動中國觀眾。早在《花》片在中國上映首周周末票房約2320萬美元(約台幣6.7億元),電影市場還在從疫情衝擊中復甦,電影表現乍看不差,但若與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新作《天能》(Tenet)相比,後者首周周末票房近2890萬美元,《花》明顯還有一段差距。

數據分析公司Comscore的資深媒體分析師德加拉比狄恩(Paul Dergarabedian)指出,《花》片爭議多、關注也多,票房不理想的原因到底是種種爭議或盜版猖獗使然,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分析。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節外生枝的是,《花》片上映後持續出現負面新聞,包括片尾感謝辭提到了中國新疆生產建設基地等單位,引發人權爭議。中國近年在新疆大舉興建「再教育營」,針對維吾爾族穆斯林進行關押、虐待、脅迫勞動等壓迫手段,美國國務院也多次關注並加以批評。

面對新疆爭議,迪士尼至今沒有正面回應,只有財務長麥卡錫(Christine McCarthy)透露,該片拍攝地點多數位於紐西蘭,少數約20個拍攝地在中國,但都是經由中國政府核准、安排的地點。

中國盜版文化盛行已久,即便近年政府刻意整頓盜版影音平台,往往也如雨後春筍般快速重生,加上數位傳播技術進步,觀眾可以輕易在家觀賞畫質極佳的盜版內容,口碑不夠優秀的影片,愈來愈難吸引觀眾花錢進戲院。迪士尼此次「先上串流再上院線」的策略,無疑給了盜版極佳機會,可能將成為其他片商的借鏡。

迪尼尼聯合董事長洪恩(Alan Horn)去年曾表示:「如果《花木蘭》在中國成績不理想,我想我們就麻煩大了。」

分析師德加拉比狄恩亦表示,迪士尼與其他電影製作公司可能會調整往後的上映策略。他說:「當前情勢可能只適用於疫情期間,但這些教訓可能會衝擊往後的發展。」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忘了花木蘭吧,這位蒙古公主才是剽悍女戰士!摔角擊敗無數求婚者、《杜蘭朵公主》原型:忽圖倫
相關報導》 「不尊重中國文化,還想賺中國人的錢?」《花木蘭》在中國劣評如潮 迪士尼口碑、票房恐雙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