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谷秀文加入《臺灣三部曲》 讚劇組規格媲美好萊塢

王怡文
·3 分鐘 (閱讀時間)
花谷秀文(右)加入魏德聖的《臺灣三部曲》計畫,隨台灣團隊到台灣各地勘景。(米倉影業提供)
花谷秀文(右)加入魏德聖的《臺灣三部曲》計畫,隨台灣團隊到台灣各地勘景。(米倉影業提供)

打造出電影中的世界,是電影美術指導的任務,入行30多年的日本電影美術指導花谷秀文就說:「使演員身歷其境,是我們工作的精髓。」然而除了符合劇情需求外,美術組在製作佈景時也得考量預算,花谷接受本刊專訪透露,過去美術指導還能爭取預算,但現今日本電影製作模式改變,只能在有限的預算下,盡全力來完成期望的模樣。

早期花谷秀文接觸較多獨立製片,獨立製片能直接與團隊對話,即使預算不夠也能相互溝通。但花谷透露,近年日本的商業片團隊的組成與負責,都是由出資公司組成「製作委員會」,預算幾乎沒有調漲的空間,美術組僅能在被分配到的預算內想辦法。

「這就必須靠經驗和技巧,決定要減少哪一部分的預算。還得思考如何用不花錢的方式表現必須縮減預算的細節,盡可能去尋找替代的可能性,不可能說因為預算不足,就不做。畢竟你減少了一部份,呈現出來的東西一定也會變少。譬如說,強調另一個部分來補強這個空缺,或是用別的方式在其他地方呈現。身為美術指導,還是希望把缺少的地方填補起來,就算預算變少,但你確保了那個的空缺,電影的畫面品質才會提升。」

回憶起早起作獨立製片的時光,花谷說:「那時候去鄉下住在民宿裡,劇組一起打地鋪睡,每天討論電影的事情,聊個不停,包含導演大家一天到晚一起吃飯喝酒,無論天氣好壞,熱中討論要怎麼讓電影變得更好,真的很像一個大家庭。」

花谷秀文(左)在魏德聖的團隊中找到早期製作電影的熱情和溫度,十分享受在台的時光。
花谷秀文(左)在魏德聖的團隊中找到早期製作電影的熱情和溫度,十分享受在台的時光。

而魏德聖的《臺灣三部曲》團隊喚起了他早期的記憶。花谷秀文3年前受邀加入《臺灣三部曲》團隊,去年帶著4位助理來台,台灣美術團隊也有24至25人,規模媲美好萊塢劇組,分工也較獨立製片來的細膩,儘管如此,他在《臺灣三部曲》團隊中感受到了早年所感受到的溫度。

他說:「魏導就是那樣的人,跟他一起合作能感受到他對電影的熱情。日本與台灣有文化、歷史上的差異,跨國合作無法凡事順利也是理所當然的。儘管如此,大家還是要抱持著一起試試看,一起討論如何去做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過程非常開心,好像是因為這個團隊,在這裡的日子才會這麼開心。」


更多鏡週刊報導
日本美術大咖開示 有這特質才會讓前輩好好栽培
優先考量演員行程 日本電影佈景秒搭又秒拆成「枷鎖」
電影數位化失去的樂趣 膠卷時代靠經驗領會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