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有結餘為何還是大量勸募?綁住社福機構的「社會觀感」


文:TATAMA


筆者曾在非營利單位主責勸募業務多年,這次兒福購置辦公室的事件,讓許多民眾疑惑「若有結餘為何還是大量勸募?」就筆者經驗,發起募款一般是由NPO機構發文到主管機關說明:


「明年機構預備執行ABCD等服務專案,這些專案會透過1234等管道/活動來進行勸募,然後這些管道/活動會在明年如何如何安排,預算是如何如何編列,成效預計如何如何,請予以通過。」


申請單位須在去年年底前將計畫送審通過,取得今年勸募字號後,然後今年各項募款所得才能合法地專款專用。但勸募這件事很微妙,募得款項就算只有一塊錢,不論是否達標,3年內都必須執行該服務計畫、在計畫的預算項目下被完全核銷掉,整個計畫才能合情合理合法的結案。


設立宗旨明確的機構通常服務項目也很固定,往往是每年都在執行。舉例而言,常見「專款幫助XX(弱勢對象)獲得XX(機構服務)」勸募專案,其實這些對象早就在機構的服務名單內,機構也早就每月每年都針對這些對象執行服務。但今年這個專案可能考量媒體、環境、場地、長官邀約、人力協調甚至內部排程,最後決定放在年底來進行勸募活動。然後在此之前的300多個日子裡,服務並不會暫停來等待專案捐款達標,反而是機構早已投入到服務執行中並開始支出。


而這些支出對應現有(尚未大量募得的)專款所產生之缺額,就會先從「未指定專案的捐款」裡暫時填補,但同時人事行政辦公室租金(或房貸)等固定開銷也大多是從這個項目來支應。然後一路到了年底,募款專案達標後,再用會計原則去處理這些已經產生的支出,最後做成結案呈現服務成效。


若是有幸該專案募款達標足以核銷支出的話,先前用來暫補的未指定捐款在帳面上就變成結餘(前提是其他專案募款也達標)。募款未能達標但服務卻已執行的話,則得延用去年的未指定專案結餘來支應,或成為明年同類目專案繼續募下去。


若專案募款未達標,就把服務執行的範圍縮限,相對執行成果就不漂亮,然後又會影響下一年募款成效,整個服務會陷入惡性循環越做越小,最後成為雲煙。所以一般如果是必要或固定性質服務項目,機構為了服務成果及募款成效著想,還是會盡量原案執行,所以才會有種專案總是有缺額在募款的感覺,因為單就專案本身而言,未達標是常態。


未指定捐款結餘,為何不用來加薪提供人員更實質的福利?

在這樣運作模式下,每年的未指定專案結餘能使用範圍很有限,因為指定專案如有結餘只能用於該案;而未指定專案結餘承擔了固定開銷之外,還要作為明年支應各指定專案缺額的預備金,才能確保專案服務持續進行。規模較大服務較廣的機構擁有較多的預備金,完全是可以理解的。


有些民眾質疑「為何未指定捐款結餘,不用來加薪提供人員更實質的福利?」首先,通常機構結餘每年狀況都非常不一,但加薪卻會成為每年固定開銷項目。當然理想上機構若能讓人員獲得更好薪資產生更多服務動能,服務成效越來越好,募款也越來越多,那麼增加固定開銷也無須太過擔憂。但事實上台灣捐款總額每年都在走下坡,而一旦因應某次結餘就加薪會讓往後的固定開銷增加,最後就可能導致某天會發不出薪水,因此機構人員加薪幅度有限這點也一直是很遺憾的。


還有就是,「社會觀感」能接受機構人員加薪多少呢?各位捫心自問當我們聽到機構中基層月薪5~6萬感覺如何?聽到機構高層月薪8~9萬感覺又如何?


若要避免增加固定開銷,那非定期地獎勵這些辛苦的機構人員可以嗎?2014年創世基金會曾被披露,把部分募款所得拿來當作獎金及員旅金,結果被輿論罵的狗血淋頭。所謂的社會觀感,其實常常讓機構被賦予許多吃力不討好的限制跟期待。


民眾監督機構使用捐款並將之透明化當然是好事,確保捐款去向應用在實質需要的層面也絕對沒有問題,但機構是捐款人的「專業代理人」,代理這些願意投入金錢、但沒有多餘心力及相關專業的捐款人來規劃並運用善款,作一些社會共好的事。在信任與監督前提下,好好工作將善款落實於服務是代理人的義務,那麼穩定生活品質來保持工作動能,也該是他們的權利。


一個正常健康的組織無論營利於否,都必須有結餘才有永續的可能,若是持平則沒有發展空間。更甭論萬一負債,不但影響人員士氣,服務能量也會被消磨殆盡。若台灣NPO現況是未指定專案的結餘,往往是靠節省人事行政成本而來,那麼整體社會除了檢視善款流向及其正當性,也要思考社會觀感帶給機構人員的影響是否合情合理,才能實現真正社會正義的價值。


社會共好不是只有捐款人與服務對象變好,專業的NPO機構也是這個共好系統的一部分,不該被忽視、被犧牲。



延伸閱讀
蔣經國是庶民總統?唯有「不是民」的人才能「親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