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林美里足球職人的奇幻旅程

李弘斌/專訪
·4 分鐘 (閱讀時間)

曾效力日本女足撫子1級聯賽、幫助千葉市原JEF聯隊贏得聯賽盃冠軍,若林美里去年因緣際會來台踢球,今年也與高雄陽信續約。《中時體育》於5月初專訪這位木蘭聯賽「最強外援」,聊到她決定與台灣再續前緣的感人原因,並分享如何讓台灣足球更好的想法。

赴歐變旅台 1勝續前緣

問:日本女足曾獲世界盃冠軍,也是很多台灣球員嚮往的旅外舞台,您去年為何會決定要離開日本出國闖蕩呢?

答:我從幼稚園開始踢球,真的想當職業球員、認真練習是8歲開始。當時我非常喜歡義大利球星巴吉歐,覺得國外的足球大膽又美麗,就立下在國外踢球的目標,甚至比入選國家隊更加嚮往。只是過去礙於語言與經濟,一直沒能實現願望,2019年有認識的人牽線,才規畫要走出去。

問:去年據說原本要去歐洲,後來怎麼來到台灣踢球?

答:原本有計畫去義大利,未料義大利新冠疫情最嚴重,但當時已經下定決心要出國踢球,且日本賽事也因疫情停擺。經紀人問我要不要去台灣,我知道台灣和日本的關係很好,足球則還有發展空間。初步計畫是先來3個月,接著去義大利或其他國家。

問:結果讓台灣女足球迷很高興的是,今年妳和陽信續約了。

答:這其實有個小故事。去年有場球輸了但我被採訪,回到休息室只剩一個球員,她踢得不錯而且平常個性活潑開朗,當時卻在哭泣。我看到後想說,每個地方都有很認真對待足球的人,我想要帶領這支球隊獲得勝利,讓隊友開心。

1周後是最後1輪聯賽,在陽信的高雄主場,聽說球隊在主場已經5年沒贏過了,那周我一直思考要怎麼獲勝。最後我們在80多分鐘進球,以1比0獲勝,雖然只是1勝,大家卻像奪冠一樣開心,不再是懊悔輸球的哭,而是流下高興的淚水。這讓我覺得我可以幫她們做到,所以決定留下。

接隊長重任 勇於提意見

問:來了這麼久,怎麼形容台灣跟高雄這個城市?

答:高雄很熱,但是有很舒服的風!衣服很快就會乾,我一直訓練、比賽,每天要洗好幾次衣服,所以這點非常好,比日本還好!(笑)

我覺得台灣人最棒的地方,是不會要求回報就對你好。像我受傷或哪裡不舒服,隊友(段)雨柔,都會告訴我去哪裡處理,還邀請我去她台中的家玩,她先生李茂(男足國腳)也非常nice。在日本是關係很好的朋友才會邀請你去家裡住,我覺得非常開心,也謝謝丁旗、(楊)雅涵在我隔離時送東西來支援。

問:今年成為陽信的隊長,妳怎麼看待這個角色?

答:今年木蘭聯賽開幕前跟教練團討論今年的作戰方針,他們提出希望我當隊長的想法。當時有想到語言的問題,但我想接下這個挑戰,馬上就答應了。雖然語言、溝通很重要,但包括自己面對足球的心態、平常怎麼去準備,有很多東西能夠以身作則,不只是透過語言而已。

問:本季第2輪踢完對台中藍鯨的比賽,妳在臉書發文向球迷道歉,表示自己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水準,但也說明是因前一天的訓練方式,使得身體非常疲憊。當時會否擔心發文造成自己和教練團的誤會?

答:為此我跟教練討論了1個半小時,完全沒有不好的方面。教練常要我多提供想法,加上隊友也有這些疑問,我就表達出真正的現狀。我的觀念是有問題沒關係,每個球隊都有問題,遇到問題去解決,問題就不再是問題,才會成長。像日文「有難」這個漢字,其實是「謝謝」之意,就很有意思。

女足有進步 全員訓練難

問:這段時間看到台灣女足的優、缺點是什麼?

答:優點是去年碰過的球隊,今年再碰到都有進步,感覺到各隊都有努力,不論是個人還是團隊方面;缺點的話,球隊全體到齊的訓練很少,足球畢竟是團體運動,不論個人狀態多好,跟隊友配合還是非常重要,都必須從訓練中去培養。

這個問題的原因很多,可能包括工作等等。日本以前也有這個問題,要解決需要球隊、足協、贊助商的理解,比如讓選手在贊助商工作並配合訓練的需求,也有選手每天從其他都市通勤來訓練。因為大家知道為了提高女足水準,必須努力塑造出環境,我相信台灣選手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也會愈來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