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可以成為中美間調停人—— 英國前內閣成員

·5 分鐘 (閱讀時間)
Virtual meeting between Joe Biden and Xi Jinping, seen from a restaurant in Beijing
Virtual meeting between Joe Biden and Xi Jinping, seen from a restaurant in Beijing

奧利弗·萊特文爵士(Sir Oliver Letwin)曾是英國政府的主要成員,當時的政府預見中英關係將迎來「黃金時代」,英國將成為中國「在西方的最佳伙伴」。

2015年10月時任英國財政大臣的喬治•奧斯本(George Osborne)做出這一論斷後,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

被視為英國最堅定的國際盟友的美國和中國似乎每天都在台灣的未來、人權、貿易和南海的權力平衡等廣泛問題上大聲爭執。

儘管只是部分原因,這讓英國前內閣辦公室部長奧利弗花了大量時間思考英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和未來的角色。

「我們絶對是在第三梯隊,」奧利弗表示。他曾發起反對英國脫歐的運動,是因反對鮑里斯•約翰遜計劃而被開除出保守黨的21名保守黨議員之一。

「我們不是美國或中國,我們不是印度,我們不是歐盟。」

鑒於兩個超級大國中美國更易接近,奧利弗設想,英國政府與歐盟、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合作,一起對世界施加一些作用,「一直在試圖確保爭論中彼此能更平靜對待」。

最近一點也不平靜。

拜登領導的美國政府因人權問題宣佈對2022年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此舉激怒了習近平。中國稱將採取「堅決的反制措施」。

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達成了一項安全保障條約,這也激怒了中國。在中國看來,該協定旨在對抗中國在南海的影響力。

此外,在台灣是否應該獨立於中國、美國指責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絶、破壞香港民主等問題上存在分歧,毫無疑問,形勢十分動蕩。

「我並不太樂觀,」目前任倫敦國王學院客座教授的奧利弗在評價中美關係時表示,「按照目前的軌跡,我們正在走進中美冷戰,對此還沒有多少覺醒。」

在他的著作《中國與美國:一個警告》(China vs America: A Warning)中,奧利弗進一步強調,中國和美國必須採取一種更友好的競爭形式,以避免「熱戰」。

他認為,中美可以從嚴肅地討論氣候變化和疾病等問題開始,因為他們和全人類一樣,在防止這些問題上有共同的利益。

Sir Oliver Letwin
奧利弗·萊特文

但奧利弗表示,聯合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歷史悠久的機構變得脫節。改革這些機構需要「很長時間」,所以中國和西方必須立即開始參與。

「我並不是說這肯定會發生,」奧利弗爵士說,「但這似乎是一件可嘗試的明智的事,因為我想不出任何其他可能建立西方與中國之間信任基礎的事情。」

華盛頓的許多分析人士認為,威權主義的中國希望通過其經濟影響力(比如在亞歐之間建設基礎設施的「一帶一路」倡議)和日益咄咄逼人的軍事力量,來摧毀自由民主。

但奧利弗說,西方經常誤解中國,在過去250年的「反常」中,中國在很大程度上被西方征服了,中國的主要目標是恢復其作為一個世界大國應有的地位。

「他們希望受到尊重……他們也不希望各種機構對美國唯命是從。」

奧利弗說,西方應努力結束「為中國劃界」,努力管理中美作為一攻、一守兩個大國間「衝突的野心」。

奧利弗表示,G20是代表包括中國在內的20個主要經濟體的論壇,它顯示出希望,但美國必須做出「非常、非常大的調整」,不再是全球唯一的超級大國。

Protest in Hong Kong in 2020
中國在香港的活動引起了擔憂

因為審查制度,這位前議員的觀點在中國不會像在西方那樣容易聽到,但他給了中國外交官什麼建議呢?

「中國人認識到這對美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調整,認識到另一面困難有多大,這是非常重要的。」他說。

但許多外交政策專家認為,與中國打交道最好,實際上也是唯一的方式是不示弱。奧利弗的立場是否會被一些人認為天真?讓西方承擔太多改變的責任,卻不要求中國也這樣做?

目前,其他西方國家「在某種程度上只聽從華盛頓的,因而變得越來越強硬。因此,目前我們根本沒有發揮(影響政策)的作用,」奧利弗表示。

「你可以想象,英國有一個穩定的外交戰略,將友好盟友團結在美國周圍,彼此諮詢、互動,共同努力來解決世界面臨的重大問題。」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國務院指責習近平領導的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絶,包括使用拘留營、強迫勞動和絶育。

英國政府已宣佈,基於這些和其他行為,與美國一樣將對北京奧運會實施外交抵制。

幾個英國國會議員,包括前保守黨領袖伊恩·鄧肯·史密斯(Iain Duncan Smith)批評習近平政府的人權記錄後,已經受到北京制裁。

他們認為,英國政府必須在譴責和行動上更進一步。

伊恩最近表示,「現在需要停止胡鬧了」,他補充說,「發生在新疆的種族滅絶必須主導我們與中國的關係。」

在英國前殖民地香港,北京對民主活動人士的鎮壓被伊恩和其他人視為中國可能試圖對其他國家施加影響的預兆。

但是,儘管他認識到西方必須繼續對這種行為挺身而出,但這並不能妨礙奧利弗提出對話是必要的。

「我們希望為世界各地的人權提供一座持續的燈塔,」他說,「但這不應該阻止我們為了全人類的利益與他們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