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王室致敬菲利普親王的「幽默與人性」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在靈車後方,公爵的子女安妮公主(Princess Anne)與查爾斯王儲(Princes Charles)走在前排,他們身後為安德魯王子(Princes Andrew)及愛德華王子(Princes Edward)。
在靈車後方,公爵的子女安妮公主(Princess Anne)與查爾斯王儲(Princes Charles)走在前排,他們身後為安德魯王子(Princes Andrew)及愛德華王子(Princes Edward)。

在一場由家人出席的葬禮之後,愛丁堡公爵(Duke of Edinburgh)菲利普親王(Prince Philip)於溫莎堡(Windsor Castle)聖喬治教堂(St George's Chapel)安息。

在儀式上,溫莎教長(Dean of Windsor)向菲利普親王的「善良、幽默與人性」表示致敬。

葬禮過程中,出席人員均按照新冠防疫要求,佩戴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女王則獨自就座。

在葬禮的隊伍行進過程中,公爵的四名子女走在他的靈柩身後。之後英國全國進行一分鐘默哀。

有超過730名部隊人員參與葬禮,但受防疫要求影響,聖喬治教堂內僅有30人得以進入。

菲利普親王於4月9日周五於溫莎堡去世,享年99歲。

他的靈柩由一輛改裝路虎(Land Rover)車運至聖喬治教堂,這輛車是他生前本人親自參與設計的。

葬禮行進隊伍由英國擲彈兵衛隊樂隊帶頭,隨後是御林軍和軍事首長。

在靈車後方,公爵的子女安妮公主(Princess Anne)與查爾斯王儲(Princes Charles)走在前排,他們身後為安德魯王子(Princes Andrew)及愛德華王子(Princes Edward)。

威廉王子與哈里王子分列他們的堂兄彼得·菲利普斯(Peter Phillips)兩側。

他們兄弟二人的座位分別在教堂兩側。但在儀式結束後,二人被見到一起離開且互有交談。

葬禮結束後,劍橋公爵夫婦與蘇塞克斯公爵被見到相互交談。
葬禮結束後,劍橋公爵夫婦與蘇塞克斯公爵被見到相互交談。
由於新冠防疫規定,女王在葬禮上獨自就座。
由於新冠防疫規定,女王在葬禮上獨自就座。

海軍上將蒂姆·勞倫斯(Tim Laurence)爵士和斯諾登伯爵(Earl of Snowdon)也在扶靈隊伍中,公爵的家政人員緊隨其後。

今年94歲的女王則在一名侍女的陪同下乘坐賓利禮賓車,走在隊伍最後。

他的靈柩由一輛改裝路虎(Land Rover)車運至聖喬治教堂,這輛車是他生前本人親自參與設計的。
王室成員在公爵靈柩後行進。

在全國默哀一分鐘的開始與結束時,英國境內九個地點及直布羅陀進行鳴槍儀式。

為配合默哀,倫敦希斯羅機場在六分鐘期間沒有飛機起飛或降落。而為了避免與葬禮衝突,原計劃同一時間進行的英國所有大型體育活動也被改期。

葬禮由溫莎教長主持,坎特伯雷大主教(Archbishop of Canterbury)進行禱告。

教長表示,向菲利普親王的「善良、幽默與人性」,以及「他漫長一生中對我們帶來祝福的多個方面」致敬。

「我們被他對女王堅定不移的忠誠、他對國家及英聯邦的奉獻、他的勇氣、毅力與信念所鼓舞,」他在致辭時表示。

在葬禮上,公爵與皇家海軍的聯繫及他對海洋的熱愛得以體現,但根據他本人意願,沒有進行布道。

葬禮音樂包括讚美詩《永恆天父,大能救贖》(Eternal Father, Strong to Save)。這首音樂由威廉·惠廷(William Whiting)創作於1860年,內容與海員及海上武裝部隊有關。

儀式上唱詩班人數減少至4人。根據新冠防疫規定,在場人員不跟唱。

在葬禮最後,當公爵靈柩被下葬至皇家墓穴(Royal Vault)時,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的號手吹響行動哨。行動哨為表明所有人應做好戰鬥凖備的信號。

女王在聖喬治教堂看著愛丁堡公爵的靈柩
女王在聖喬治教堂看著愛丁堡公爵的靈柩
公爵的徽章在聖喬治教堂的祭壇上陳列。
公爵的徽章在聖喬治教堂的祭壇上陳列。

白金漢宮表示,考慮到公共衛生指引,葬禮安排得到一些調整。

葬禮完全在溫莎堡場地內進行,公眾被要求不要在溫莎堡或其他王室官邸聚集。

但當天的儀式性環節及葬禮仍按菲利普親王意願,反映他的從軍背景和個人生活元素。

在葬禮進行前,女王公開了一張她個人珍愛的照片,照片攝於她與公爵在阿伯丁郡(Aberdeenshire)時。

這張照片由威塞克斯伯爵夫人(Countess of Wessex)攝於2013年。照片中夫婦二人放鬆地坐在女王的巴爾莫勒爾(Balmoral)私人莊園附近一處草地上,身下鋪著野餐毯。

溫莎為紀念菲利普王子沉默

BBC記者 哈里·法雷(Harry Farley)

15時,整條溫莎高街(Windsor High Street)陷入沉靜,這標誌著公爵葬禮的開始。

由於新冠防疫限制,王室已經要求公眾遠離現場。而這個小鎮的街道也遠比平時空蕩。

但仍有數百人在陽光下聚集,以表他們的敬意。

當葬禮在聖喬治教堂進行的同時,不遠處之外,一場在溫莎市政廳(Windsor's Guildhall)舉行的婚禮即將結束。

新郎米奇·德尼安(Mikey Durnian)表示,他和他的伴侶朱迪(Jodie)已經因為疫情將婚禮重新排期五次。

他稱,當上周得知他們的婚禮將會在距離菲利普親王葬禮數米之外的地方舉行時,他的感覺有些「複雜」。

「顯然我們喜出望外。我們等這一天已經等很久了。但顯然,周圍有許多人在哀悼。」

朱迪表示:「我們絶對不想蓋過今天發生的任何事情。那是個非常悲傷的場合。但我們很高興終於可以結婚。」

出席葬禮的30名人員身著帶勳章的晨禮服或日禮服,但沒有人著軍裝。

女王與公爵的四名子女——威爾士親王(Prince of Wales)、長公主(Princess Royal)、約克公爵(Duke of York)及威塞克斯伯爵,以及八名祖孫出席了葬禮,但他們的曾孫中無人出席。

女王與公爵子女及祖孫的配偶也出席了儀式,包括近年來加入王室的傑克·布魯克斯班克(Jack Brooksbank,尤金妮公主之夫)及愛德華多·馬佩利·莫奇(Edoardo Mapelli Mozzi,碧翠絲公主之夫)。

但蘇塞克斯公爵(Duke of Sussex)的夫人梅根(Meghan)因為即將臨產,醫生建議她不要從美國飛往英國。據悉,她在家中收看儀式。

其他出席葬禮的人員還包括女王妹妹瑪格麗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的子女,菲利普親王的三名德國親戚——巴登王子博恩哈德(Bernhard)、黑森家族首領、王子多納圖斯(Donatus)、以及霍恩洛厄-蘭根堡(Hohenlohe-Langenburg)的菲利普王子(Prince Phili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