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焦冒死說嬴政 秦王悔悟迎生母

文/王立群
旺報

在中國古代的後宮中,嬪妃們對政治有兩種態度:一種是主動選擇政治舞臺,努力使自己成為權力中心人物,比如漢代的呂后、唐代的武則天,她們的心中都燃燒著熊熊的權力欲火;一種是並不想成為政治中心人物,但是,卻被動地陷入政治風暴之中,比如秦王嬴政的母親趙姬。

趙姬身為王太后,本應母儀天下,為天下做出表率;然而,她卻特別放縱自己的情欲,先找呂不韋,繼而以嫪毐代替呂不韋,私生活非常糜爛。不過,此類事也因人而異,秦昭襄王的母親宣太后也曾經與義渠王長期私通,但秦昭王襄也不管。這說明嬴政對此類事特別在意,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嫪毐干預政治,對嬴政構成了威脅。

不懂政治的女人

退一步說,即使有男寵,如果王太后趙姬能夠保持低調,只讓嫪毐充當男寵,不讓他染指政治,不給他權力,嫪毐就不可能組建一個政治集團。這樣,嫪毐一事就不可能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其政治野心也不會惡性膨脹,更不會發展到發動叛亂。

但是,趙姬是一個不懂政治的女人,她自恃自己是王太后,為所欲為,不但讓嫪毐富,而且讓嫪毐貴。讓嫪毐專擅朝政已經是一大敗筆了,還想在嬴政百年之後讓自己和嫪毐生的兒子當秦國國君。這就不僅是干預朝政,而是干預了秦國國君的傳承,讓非嬴氏血統的人當秦嬴的國君,等於是要斷秦國王室的血脈。這一點是秦王嬴政絕對不能允許的。

嬴政舉行加冠禮之後,就可以親政了,王太后必須還政嬴政,王太后趙姬和男寵嫪毐更應該低調。但是,恰在此時,嫪毐鋌而走險,發動叛亂,這完全是毫無勝算的行動,王太后趙姬還支持嫪毐。這真是愚蠢到頂、糊塗到底,說明趙姬跟嫪毐對政治局勢沒有清晰的認識。

第二,嫪毐害怕被殺。

嫪毐私通王太后並與王太后私生二子,是死罪;企圖在嬴政去世之後立自己和王太后的兒子繼承王位,也是死罪;多年來,他為非作歹,橫行不法,組建了一個龐大的政治集團,專擅朝政,更是死罪。所以,嫪毐非常明白,嬴政一旦正式接管權力,第一個要處置的肯定是他。嬴政的繼位讓他感到了恐懼,他不想坐以待斃,發動叛亂是他的邏輯歸宿。

嫪毐咎由自取,自取滅亡,不足為惜。趙姬寵幸嫪毐不但招致嫪毐被殺,她自己也受到重大牽連。王太后趙姬被剛剛舉行了加冠禮的兒子嬴政流放,與嫪毐生的兩個兒子也被嬴政所殺。趙姬以王太后之尊淪落到被兒子軟禁,實在令人惋惜。

從這件謀反案的處理來看,秦王嬴政處事果斷,手腕強硬。嫪毐陰謀篡權,實屬必殺之列;但是,撲殺母后所生的兩個幼弟有些過分,畢竟這是兩條生命;囚禁母后,則慮事不周,可見嬴政對其母的作為非常惱怒,才會有此舉。

秦始皇在政治舞臺上的第一次亮相,就顯示出日後他統一六國的那種威嚴與果斷。可是不久之後,在一個神祕人物的勸說下,趙姬又被放了出來,那麼這個神祕人物是誰呢?他究竟是如何打動秦王嬴政的呢?

凡事皆由人為,趙姬返宮和一個人有關。這個人叫茅焦,齊國人。

秦王嬴政處理嫪毐之案時,非常憤怒,他曾經下令:誰敢為王太后之事提意見,就殺了誰,還要砍斷四肢。因此事被殺死的說情人達到二十七人。

茅焦得知秦王嬴政將王太后趙姬軟禁在雍地之後,要求面見嬴政。嬴政說:你沒有看見門口擺著的二十七具屍體嗎?茅焦說:我聽說天上有二十八宿,現在只死了二十七位,我來湊夠二十八個吧。嬴政一聽,惱火地說:這傢伙有意來冒犯我,準備大鍋烹他。

於是,嬴政手握利劍端坐,召見茅焦。

政治棋盤上的棋子

茅焦緩緩走進來,看見嬴政,拜了兩拜,面對著滿臉敵意的嬴政說:我聽說,活著的人不忌諱談論死亡,國君不忌諱研究國家滅亡。忌諱議論死亡的人不可能長壽,忌諱談國家危亡的人不可能使國家免遭滅亡。一個人的生死,一個國家的存亡,都是聖君最希望聽的,不知道大王是否願意聽。嬴政聽後問:你的話怎麼講呢?

茅焦解釋,陛下有極其荒唐的作為,你不知道嗎?車裂你的假父,是不仁;撲殺你的兩個弟弟,是不慈;將母親軟禁在外,是不孝;殺害進獻忠言的大臣,是夏桀、商紂的作為。天下人聽說之後,都不會再到秦國來。我實在為秦國擔憂。說完之後,茅焦解開衣服,走下大殿,伏在殿下等待受刑。

秦王嬴政聽了茅焦這番話之後,深為震動,他親自走下大殿,拉著茅焦的手說:先生請起,穿上衣服。其後,嬴政拜茅焦為上卿,並親自駕著車,前往雍地把王太后接回咸陽,母子關係恢復。

西漢劉向的《說苑》裡說,王太后趙姬也十分感謝茅焦,曾說過這麼一句話:安定秦國政壇,使我們母子團聚,都是茅先生的功勞啊!

那麼,嬴政為什麼殺了二十七位進諫者,獨獨不殺茅焦?這是因為茅焦點到了要害,即流放王太后影響統一大業!流放的決定是一怒之下做出的,沒有經過周密的考慮,顯示了嬴政的感情用事;但是,聽了茅焦一番開導之後立即改正,則顯示了嬴政的知錯必改。趙姬雖然回到了咸陽,但是,她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男寵嫪毐被殺,兩個兒子也不在了,自己雖然去而復返,往日的威風已蕩然無存,往日的歡樂也一去不再。

秦王政十九年,也就是嫪毐事件十年之後,近五十歲的王太后趙姬鬱鬱寡歡地病死在秦宮中。之後,嬴政將王太后趙姬和秦莊襄王子楚合葬在一起。

在中國古代的後宮中,嬪妃們對政治有兩種態度:一種是主動選擇政治舞臺,努力使自己成為權力中心人物,比如漢代的呂后、唐代的武則天,她們的心中都燃燒著熊熊的權力欲火;一種是並不想成為政治中心人物,但是,卻被動地陷入政治風暴之中,比如秦王嬴政的母親趙姬。

對呂不韋來說,趙姬只是一個政治投資的籌碼;對子楚而言,趙姬是發洩私欲的工具;對嬴政而言,趙姬是顯示他孝心的一個道具;對嫪毐來說,趙姬又成了他爭權奪勢的階梯。趙姬,終其一生,都不過是秦國政治棋盤上的一枚棋子,被不同的人用來用去。所以,她雖然放蕩不羈,但是,做為一個女人,她仍然是不幸的。

趙姬之亂,還牽連到另外一個朝中大臣,而且這位大臣功勳卓著。那麼,這個人是誰?他為什麼會被牽連到趙姬之亂中呢?(待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