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追窮寇,方是義理

李孟洲
旺報
高雄市民在服務處現場填寫罷韓連署書。(洪浩軒攝)
高雄市民在服務處現場填寫罷韓連署書。(洪浩軒攝)

儘管武漢肺炎疫情擴大,造成社會人心惶惶,但高雄市民間團體「罷韓」行動依然照表推動。甚至該行動領銜人藉疫災新聞批評「韓國瑜就是高雄的病毒」;這樣的表現,是不是過頭了?韓國瑜在政治上已是遍體鱗傷的「窮寇」,罷韓團體實無須加以追殺;罷韓行動不妨「見好就收」,以彰顯當前台灣政壇更需要的「寬容」義理。

近來台灣政壇上,「成王」與「敗寇」這兩種角色反覆互換幾為常態,且相關變化背後似有某種「義理」在發揮主宰作用。

姑且不針對義理問題去作抽象的咬文嚼字,乾脆直接以現實的政黨輪替現象來說事;主要注意到,2008年國民黨好不容易由馬英九收復了執政權,惟僅維持8年,即讓民進黨的蔡英文順利反攻、贏了回去,以致本世紀迄今近20年期間,民進黨執政年數顯著多於國民黨。而這現象的成因,似乎和馬、蔡兩人當上總統後「處置」前任手法不同有關聯。

開門見山地說,馬英九2008年就任總統後,馬政府很快把涉貪腐的前總統陳水扁逮捕、投入大牢。此舉讓綠營不少支持者直覺馬英九「面善心惡」、「心狠手辣」,也成為日後民進黨重新聚攏人心、徐圖再起的張本,亦是蔡英文於2016年贏得總統寶座的一個背景。

而蔡英文擔任總統迄今已近4年,蔡政府卻是一直讓前總統馬英九保持自由身;雖然綠營內部有一幫人,蒐羅了不少關於馬英九涉嫌瀆職、違法事例,想要法院判決關押馬英九,來為陳水扁「報仇」,但迄今未能如願。而蔡英文也因此得以拉住一些淺藍選民的心,沒和藍營完全決裂;難怪她能在今年1月總統大選中完勝韓國瑜,光彩連任。這也可說是蔡英文「寬待前任」的回報吧!

無論如何,韓國瑜現在已是灰頭土臉,未來只能拚命搞好高雄市政,以向市民「戴罪立功」。在這種情況下,罷韓團體不妨寬容一些,給韓國瑜一個彌補過失的機會;更何況,武漢肺炎疫災正在肆虐,高雄市民的健康,有賴韓國瑜傾全力來守護。

換言之,罷韓行動雖已上路,但把程序走完就好,不必強力動員選民;這樣會給民眾帶來一種寬容、留有餘地的觀感,亦對罷韓團體背後政治勢力的前途大有助益。近日政壇有人以「窮寇莫追」概念勸告罷韓團體,後者不妨採納。

關於該不該追(追殺)窮寇這問題,毛澤東的表現最極端;毛有詩云:「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其所針對的窮寇是當年剛丟失首都南京、即將棄守全大陸的國民黨。毛澤東無疑是主張把那時的國民黨窮寇追殺到底的。

可是,毛澤東卻因此失去統一中國的機會。當年他如果留東南一隅閩、粵兩省給國民黨管治,而不把國民黨逼得只剩下台灣,則國共兩黨早已通過緊密互動,實現統一。

然而,我們作為台灣人,倒是歡迎毛澤東這樣的失算;因為他不給國民黨在大陸留餘地,國民黨才能立足台灣,與大陸隔海分治,也讓台灣居民免遭毛澤東的清洗、鬥爭。

毛澤東卯勁追殺窮寇,反而讓窮寇活過來了;這道理也許有些參考價值。(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