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芳草

杜虹
中國時報

居住農地之側,屋前花圃總是野花遠勝家花繁榮。因為新冠病毒疫情影響,待在家中的時間多了,整理花圃時,發現了自生的菁芳草神奇的生命力。

菁芳草遍生附近檳榔園下層,也是我填上砂石的花圃中最優勢的植物,它密密的擠滿小花園,蔓成一片野亂,纏蓋我栽植的草花,我於是動手想調控它囂張的氣焰。徒手除草時,發現它那細如髮鬚、節節生長的不定根,在表土下連成一張密網,截留了水分,改變了砂石下的土壤環境,使得喜水植物也能在此生長。初春除草時,竟翻出幾隻螢火蟲幼蟲!原來春夏季節院落裡飄動的螢光,由此而來。

菁芳草是鄉間最普遍的小草花,我從小便認識它,從陰溼環境到高光田野,都可看見它的蹤跡。這石竹科的青翠小草,葉與花皆小巧秀麗,但花梗上有黏性腺毛,花粉與果實賴此靠動物傳播,當人或貓狗動物走過遍生菁芳草的土地,肯定滿載種子而歸,且纏黏不易清理,教人苦惱。

剛開始整理花圃時的確頗為苦惱,但因為手工拔除,慢工細活的,也宛如閱讀一章植物生態學,每每有新的領會。這片小花圃,早先因為被房舍遮蔭,一般園藝花卉不易生長,但大自然總有神妙的安排,小小花園各色野花自生,十餘種草花擠擠挨挨,連溼性植物也不缺,想來菁芳草的根系貢獻不少。菁芳草那如髮如鬚的根系,在表土下連成一張細網,除了截留澆灌的水分,也阻擋了側根植物的根系向下伸展,栽植半年的火鶴,新生側根受阻出露表土之上,總難橫展植株範圍...

神奇的,令人苦惱的菁芳草,在整理過的花圃上,種子以千軍萬馬之勢萌芽,每個假日,我總得與它糾纏,並且明白,它將永無休止的繼續萌發。因為體會了這纖柔青草的堅韌生命力,我學會了在除草時欣賞它。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