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政權崩解:萬計休矣後的自我毀滅

·8 分鐘 (閱讀時間)

過往一直曾被認為堅韌頑強的首相菅義偉,如今卻直截了當地放棄政權。資深政治媒體人將為大家剖析背後的深層問題。

9月3日上午,當筆者在電視上看到「首相不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的快訊消息時,只是覺得「意料之中」。更應該說,如果報導說自民黨幹部會和總務會已就黨內高層人事問題順利達成共識,「全權交由總裁處理」,恐怕那才是讓人震驚的消息。

為迎戰自民黨總裁選舉(9月17日發布選舉公告,29日投票),菅義偉首相(72歲)此前的謀略,就是如此地偏離常規。

菅的盤算

8月26日,總裁選舉日程敲定後,自民黨前政調會長岸田文雄(64歲)就宣布參選。雖然他一直背負著「缺乏魄力」「優柔寡斷」的名聲,但在那一天的記者會上,可謂判若兩人一般,他直言不諱地指責了菅政權下出現的民眾對政治不信任問題,稱「自民黨本應是一個代表國民的政黨,卻從未傾聽過民眾的呼聲」、「我國的民主主義正面臨危機」。

尤其是作為防止權力集中化的「自民黨改革」,他提出要將幹部任期規定為「一屆一年,最多連續三年」的選舉承諾,這更是引發了軒然大波。因為這明顯是在針對二階俊博,他已經連續在任超過五年,是史上在任時間最長的自民黨幹事長。

菅義偉迅速對此做出了反應。8月30日,他在首相官邸與二階會談,通知二階自己計劃在總裁選舉前著手推進包括幹事長在內的自民黨幹部人事調整和內閣改組工作。之所以這麼做,是考慮到前首相安倍晉三、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自民黨稅調會長甘利明三人,久久苦於二階的存在,因此打算迎合這三人,為自己的再次當選創造有利條件。

據說二階回應表示「請放手去做,不用顧慮」。然而,老奸巨猾的二階不可能輕易放棄權力。二階是菅義偉上台的最大功臣,這次也老早就公開表明了「支持菅義偉」的態度。話說回來,如果是總裁選舉之後也就罷了,但在選舉之前就調整人事安排這種做法,原本就是搞錯了先後順序。

菅義偉還想進一步強推自己的意志,傾向於在緊急狀態宣言解除之日到發布總裁選舉公告的9月17日這麼短短幾天之內見縫插針地解散眾議院,然後按照10月5日發布眾議院選舉公示,17日投票的日程來實施大選。這樣一來,自民黨總裁選舉就會自動延後。他的盤算無非就是,即使被較弱的在野黨拿走一些議席,但只要能維持政權,自己還是可以再次當選。

在自己的勢力地盤橫濱遭遇慘敗

菅的行動讓人不禁覺得他已經瘋狂,「昏招頻出」引發政界一片嘩然。絞盡腦汁想出來的戰術全都是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讓自己的靠山安倍也表示反對,在9月1日早上報紙曝出「考慮解散眾議院」後,菅義偉不得不出面解釋,搞得狼狽不堪。

他說:「在目前疫情形勢如此嚴峻的情況下,不能解散眾議院。」

就在這一瞬間,首相大權已從菅的手中脫落。此外,前面提到為行使形式上擁有的人事權,他安排好了自民黨幹部會議,但已經失去解散眾議院權力的首相,根本不可能強推自己的人事安排。至此可謂萬事休矣。

不難想像,菅之所以做出這些超乎尋常的奇葩行為,根本原因在於其勢力地盤橫濱的市長選舉(8月22日)遭遇了慘敗。原任國家公安委員長的小此木八郎拋棄大臣和議員職務競選橫濱市長,並且還公開承諾將會「放棄」菅義偉牽腸掛肚的賭場建設。而現任市長林文子提出將「繼續」推進賭場籌建工作,力圖實現第四次當選,這就導致菅一手扶植起來的自民黨橫濱市議員團出現了分裂。

在賭場方面受挫固然心痛,但失去原本固若金湯的橫濱那就更加難受了。為了讓小此木勝出,菅全面介入其中,又是親自給相關企業打電話,又是郵寄請求文書,這些都不是中央政府元首應該對某一地方政府做的事情。就這樣,到頭來這場選舉變成了評判菅政權是非對錯的選舉,一名原本默默無聞的在野黨候選人(當選),痛斥政府疫情防控措施不到位,最終以18萬票的巨大優勢擊敗了小此木。

這場「橫濱地震」的余震還在持續。自民黨神奈川縣支部聯合會幹事長土井隆典9月2日就總裁選舉問題表示「本聯合會完全無意開展任何擁護菅義偉的活動」,要在以前,他是絕不可能說出這種話的。

總體來說,菅義偉一直被視為善於開展政界密謀工作的「老司機」。或許對於權力的執念就是這樣會讓人失去理性,但就菅而言,還存在結構性的問題。

那就是他缺少英國常說的「Spin Doctor(輿論導向顧問)」,也就是政治家背後的謀士。比如,第二次安倍政權時期經濟產業省出身的今井尚哉,同樣也是長期政權的小泉純一郎前首相時代的飯島勛,他們都作為實力派首席秘書輔佐首相,對元首的每一個細節進行悉心打造。

個人商店型的政治家

但反觀菅義偉,從議員會館事務所一路帶來的政務秘書新田章文始終只是一個辦事員,主要負責的是菅的日程管理工作。在前面提到的橫濱市長選舉中,他還上街發過傳單。財務省出身的寺岡光博當過一段時間政務秘書,但他既沒有足以管理菅義偉言行的影響力,也沒有和菅建立起信任關系。

首相助理和泉洋人(國土交通省出身)和官房副長官衫田和博(警察廳出身)這兩人雖是出了名的「官邸官僚」、首相心腹,但終究只是忠於菅義偉意志的行動部隊,並沒有扮演幕後軍師的角色。

本來,從橫濱市議會鍛煉出來的菅義偉就是一個在進貨、銷售上親力親為的個人商店型政治家。在他的腦子裡,並沒有系統性組織運營的思維。或許擔任政府官房長官,還能對付得過去,但首相就完全不同了。作為代表一個國家的人物,涉及的事物包羅萬像,發表的任何言論都會被載入歷史。

從結束阿富汗撤離行動的發言中,就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個人能力的界限。9月1日,當被記者問到日本政府的應對措施是否恰當時,菅義偉回答稱:「此次行動最重要的目標是保護日本僑民。在這個意義上,我認為行動是成功的。」

實際上,自衛隊飛機只轉移了一名日本人,最初設想幫助數百名阿富汗合作者及其家屬撤離的目標以失敗而告終。本來在這個場合,作為首相應該要表示「絕不會拋棄曾經與日本合作過的人們」。

無論對總裁選舉的不安如何令菅義偉心亂如麻,他發出的這種和其他主要國家元首的水準相去甚遠的言論,有一半的責任在於其身邊的工作人員。

下台時的規矩

菅義偉表示放棄競選總裁的時候,東京帕運會還沒有閉幕。雖說是他自己設想的日程表出現了失誤,但他根本就沒有考慮過這樣一種選項,也就是等到這場不惜讓全國輿論兩極分化也要堅持舉辦的國際賽事結束後再處理選舉問題。

更為重要的是,菅義偉單方面的自我毀滅將會導致日本政治出現一個月的「權力真空期」。總裁選舉投票日是9月29日,所以就算新總裁馬上被提名為新首相,完成組閣也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根本問題在於,如果在此期間發生大規模的災害或出現軍事上的緊急事態,已經「僵死」的菅政權能否承擔得起相應的責任。

如果菅義偉具有作為行政元首的覺悟,那麼他可以在表明不參選的同時懇請黨內提前舉行總裁選舉。這是為了預防國家出現不可預測的情況,最大程度地縮短「真空期」。

一年前的安倍與現在的菅義偉,連續兩任日本首相都敗給了新型冠狀病毒。同時,連續兩任首相都破壞了符合最高權力者身份的引退規矩,這也是一個事實。(文內省略敬稱)

古賀 攻 [作者簡介]

每日新聞專業編輯委員。1958年生於佐賀縣。明治大學政經系畢業後,1983年進入每日新聞社。曾在政治部負責村山、橋本、小淵、森、小泉等各屆內閣的採訪工作。歷任政治部長、編輯編製局副局長、論說委員長,2019年起任現職。目前在每週三的早報上執筆「水說」專欄。合著作品有《完全紀實民主黨政權》(每日新聞社,200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