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義偉退陣 日本怎麼走

·3 分鐘 (閱讀時間)

日本首相菅義偉機關算盡仍不敵自民黨內要求眾議院大選前陣前換將的壓力。在形勢比人強下,菅義偉只能在3日召開臨時高層會議及總務會中,黯然引退,宣布不再續任總裁,亦與下任首相絕緣,自民黨極可能在岸田文雄與河野太郎間,二擇一。

在菅義偉斷念連任自民黨總裁後,表態參選的河野在各項民調中皆展現高人氣,其是否出馬關鍵須視所屬「麻生派」(志公會)會長麻生太郎的態度而定,若第二大派系「麻生派」能聯合前首相安倍晉三所屬的最大派閥「細田派」(清和政策研究會)及第三大派系「竹下派」(平成研究會)力挺,與麻生死對頭的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亦難以攪局,只能為維繫自身的權勢,務實的與渠等共進。

屆時,在自民黨派閥力學下,岸田及可能異軍突起的石破茂兩股勢力恐難與河野力搏,但最後誰能順利出線,安倍動見觀瞻,其無異為自民黨的造王者,且安倍應樂於在黨內扮演此角色,再造田中角榮與金丸信之勢,而不會因黨內敲碗,老驥伏櫪再出祁山,錯失成為自民黨新一代「闇將軍」之機運。

自民黨若繼續主政日本,不論岸田、河野或石破出任首相,在內政上首要之務仍是防疫,面對防疫疲乏的日本國民,如何調整「緊急事態宣言」的相關防疫管控機制,有效阻斷病毒傳播鏈,強化民眾對疫苗的信賴,擴充收治中重度新冠染疫者的醫療量能,避免防疫公衛體系崩潰,始能有效維繫日本人民對「自公聯合政府」的治理信心。因此,日本無法持續鎖國防疫,新首相須展現菅義偉所缺乏的政治決斷力,及早謀畫新措施。

對美外交上,日本新政府在美日同盟架構下,力挺拜登的「團結盟國」共同應對中國的挑戰仍為首務,但如何在與中競爭甚至對抗之中,設下安全閥,避免日中走上衝突,為當前日本外交、安保上的挑戰,但岸田、河野及石破皆熟稔外交、安保事務,應無須熱身即能上手,捉穩政策,不致出現安保空窗期。

2022年為日中關係正常化50周年,若中美實現「拜習會」,日本亦將跟上美國的外交腳步,摸索重開日中「首腦外交」,使雙邊關係回到軌道。有人認為不論河野或岸田皆「親美反中」色彩鮮明,未來日中關係堪憂,台日關係相對可期。但日本與兩岸間的關係向來受國際政治結構制約,不論菅義偉繼任者是誰,難採取較目前更親美、更反中的路線,蔡政府應更務實的檢視台日關係。

此外,明年3月南韓將舉行總統大選,5月青瓦台勢將迎來新主人,日韓關係在美國總統拜登期待東京與首爾展開高層對話及日韓新人新政下,應有機會破冰,而延宕多時的「中日韓峰會」亦可望順勢在南韓召開,不僅為中韓建交30周年添上一筆,更可期待推進《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

總之,不論誰主政日本,皆會盱衡美中關係大局,放下個人的主觀感情好惡,從日本國家利益出發,應對詭譎多變的印太國際情勢,維護日本國民在意的安全與和平,而不會挾美、中對抗之勢,在外交及安保上暴衝。(作者為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兼日本暨東亞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