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刀」沒有善惡 柯建銘是少數腦袋清楚的人

·3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柏惟被罷免之後,修改罷免遊戲規則的聲音再度被拋向公共論壇,這裡面當然有完善民主制度的學術理據和理想追求,但更多的恐怕是出於不滿意公民投票所給的答案,希望透過遊戲規則的改變,使其結果更符合自己的期待。

一個常被援引的比方,菜刀也可以用來殺人,但我們不會因此要求禁止菜刀。刪Q行動成功達陣,最常被提出來質疑的立論依據是:一個超過11萬票選出來的民意代表,為什麼可以用7萬多票就把他提前開除?為了防止這種「少數暴力」,最簡單的辦法便是拉高其門檻,讓起心動念想提罷免的人知難而退,但這個辦法過去也曾經用過,因為背負扼殺少數聲音原罪,所以才千辛萬苦修法降低門檻的嗎?

如此這般又引來另一個層次的思考,如果因為衣服不合身而感到不舒服,到底是該頻頻換衣服,還是透過適當的控制飲食,更有益於身心健康?

現行的罷免法這把刀,近期被拿來作案了4次,韓國瑜被罷免的同意票高於他當選票甚多,所以他的政黨和個人也不好意思在正當性上作文章,黃捷能逃過一刼,女性特質和人設不能說沒有加分,至於王浩宇被逐出議會有其個人風格因素,他們都在4成投票率邊緣被決定了去留。而陳柏惟催出了52%的投票率,他到底招誰惹誰了呢?

其實大家心裡都明白,他千錯萬錯,錯在動了某個不該動的奶酪,顏家上次輕敵以5073票飲恨,內心惱火可想而知,以其家族長期布建的實力,要驅動四分之一禁軍起義可謂易如反掌,只是不太好意思猴急揭竿,公民團體出面張羅,可能也只是意在暖身試水溫,不料這給了對岸涉台部門靈感,不時的給予指導呼應,中途於是起了化學變化,這也逼得執政黨不得不出手救援,罷免案於是上升到主權國安的層次,反而成為刪Q成功的關鍵之一。

依我淺見,陳柏惟就像所有政壇新人一樣,渴望有關注的眼光,面對鏡頭會有些情不自禁,有些標新立異,算不上什麼罪大惡極,不到需要除之而後快的地步。壞就壞在有旁觀者多事,不時喊燒,我遍查陳柏惟關於國族意識的論述,找不到什麼成型的真知灼見,若說喜歡撂幾句台語,就可以被標榜為捍衛主權的象徵,賦予他的歷史使命未免過於沉重,有些大話名嘴甚至誇張渲染,彷佛國家存亡在此一役,從結果來看,顯然沒有說服去年投他的人出來救駕。

當顏家拉下臉來公開刪Q,陳柏惟就已陷於險境,因為25%的門檻明顯阻擋不了他們強烈意圖,冷處理戰術已不適用,而當朱立倫也跳進來立威,蔡英文又不好放下身段奉陪時,陳柏惟的命運便已經注定了。

只是朱立倫且別太得意,顏寬恒也只高興一天就好,即使補選搶回奶酪,一年後,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也不是什麼難事。菜刀沒有善惡,問題在防止被人拿去作案。修改罷免法徒增煩擾,無法解決政治認同歧異,柯建銘可能是少數頭腦清醒的人。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更多上報內容:

陳柏惟輸在錯誤示範「素人從政」

方儉:陳柏惟被罷免 下一站公投

社評:包括黑派顏家在內 這場罷免最後沒有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