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男乘地鐵狠踹孕婦 案已落幕謎猶在

華裔男子李麥可涉嫌在紐約地鐵車廂內腳踢孕婦而被捕遭控罪一案,終於以他認下一項「企圖攻擊」的較輕罪名、一年內行為良好就無需坐牢而告終。對比主流媒體在案發後一邊倒地討伐李麥可的「惡行」,最終的認罪協議卻連「踢沒踢到」都沒能釐清。案件雖然已經落幕,真相仍是一個謎團。

案發初期,紐約多家主流媒體、「目擊者」乃至警方,都對案發真相選擇性失明,讓這個被警方拘留一夜的中年男子,在獲准保釋後走出法院的一刻,落下男兒淚。也許有人會說,那只是鱷魚的眼淚,人前作戲而已;也許有人會說,不管原因為何,他狠踢孕婦肚子就是不對。

受害女子已懷孕第九個月,這樣的身形居然還能揮舞拳頭率先動手,把一個40歲的中年男子暴打一番並推倒在地,然後男子就如目擊者所說的那樣「憤然起身,退後兩步再衝上前去,狠踹孕婦腹部兩腳」。九個月的孕婦,「被狠踹腹部兩腳」,在正常情況下,恐難保全。事實卻是,孕婦被送醫檢查後,她和胎兒都安然無恙,當天下午就出院回家了。如今,孩子也早已足月出生了。

在清晨的擁擠地鐵車廂裡,往往連一小塊平穩站立的空間都是奢求,列車一啟動,那些連個把手都握不著的乘客,身體難免會倒向反方向,不小心撞到其他乘客身上,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相互之間點個頭致下意,沒人會跳起來追究。然而,這位孕婦偏偏就和李麥克可吵起來了,警方的用詞輕描淡寫,只說孕婦「mention」(提醒)了李麥可一些話,可誰知道這「mention」是不是惡言惡語?是不是歧視性的語言?

「大男人腳踢九個月孕婦」,這篇新聞有噱頭,兩份紐約市銷量最高的英文日報,案發次日都以接近整版的篇幅大肆報導,但他們卻都沒有深究「大肚孕婦被狠踢腹部卻沒流產」是什麼原因。

任何人都無權對他人拳腳相向,對孕婦尤為不該。然而李麥可的案子,化繁為簡,焦點就在於他究竟有沒有踢那位不好惹的孕婦。如果他真的踢了,但孕婦和胎兒毫髮無傷,這有點不合常理。目擊者說他踢了,這其中有沒有歧視亞裔的成分?警方也說他踢了,辦案過程中有沒有戴著有色眼鏡對待亞裔?

李麥可在法庭外流淚說,分明是那名孕婦把他打倒在地,他只不過是抵擋自保,並沒有狠踹對方。包含重罪攻擊(felony assault)、重罪魯莽危害(felony reckless endangerment)這兩項刑事重罪在內的三項移送罪名,到了李麥可過堂的時候,卻減少到了只有一項「企圖攻擊罪」(Attempted Assault)。

案件的最終結果,不知是為被踢的孕婦伸張了正義,還是反倒還了李麥可一個清白。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