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拒平權告哈佛的反思

世界日報
世界日報World Journal

華裔家長一而再、再而三控告哈佛大學歧視,可是我很少見過鼓勵自己孩子參軍、參加消防隊,或進入警校的華裔父母。

如今美國,在軍隊為國家打仗的52.37%是白人男性,69.43%是白人婦女。另有30%左右的非裔男性和17.11%的非裔女性,更有18.83%西裔男性與16.21%的西裔女子從軍。而軍隊中亞裔男性只有4.67%,女性只有4.15%(這些亞裔還包括許多菲律賓裔、越南裔和韓裔,並非都是華裔)。

各族裔孩子為我們的孩子犧牲自己,保衛國家,保護人民,我怎麼沒有見過任何一位華裔家長出來指責政府不公平,沒有製作特別的文宣來鼓勵我們華裔孩子去當兵,保衛國家?

為什麼我們的孩子一定要進哈佛,人家的孩子就要去當兵、當警察、當救火員來保護我們的孩子?

我經常早上在舊金山市米慎區24街等巴士,看見許多西裔和非裔祖父母,帶著孩子坐巴士去上學,讓父母親去上班或打工。每輛巴士都擠得滿滿的孩子和大人,他們都跟我們的孩子一樣,希望有快樂的一天,他們的祖父母也都和我們一樣,希望他們的孫輩有一個好前程。

那麼為什麼哈佛或其他名校實行平權了,我們華裔就不惜要告到聯邦最高法院?如果最高法院取消平權,分數和成績將為選學生的首要,如此這般,刷下來的必定是社會底層的孩子們。受累的不止是非裔和西裔,還包括家庭拮据的亞裔孩子。

這些貧窮孩子怎麼辦呢?他們如何與那些上私立學校,從九年級就可上一條龍補習班,有母親或管家日日接送去運動、去做社區服務的郊區有錢孩子競爭呢?

中國在建國之初,提倡絕對的平權主義,多少人拋頭顱、灑熱血,就是為了幫助社會底層民眾翻身,讓大家都有機會走上成功階梯。為什麼在百年之後的盛世,後代竟然變得如此無情義,為了一己之私,不惜打擊弱勢?而且言語之間,透露著嚴重階級觀念思想,完全不提濟弱扶貧的社會責任。

從前唐人街的華人,出了唐人街就會挨打,受盡委屈。如今中國人在世界上舉足輕重,他們的華裔子孫也有能力可在世界大國打起了強而有力的歧視官司。如果打贏了,華裔孩子可能占哈佛錄取率的40%。 雖然官司一直打到高等法院,讓其他族裔刮目相看。可是身為華裔的我,為什麼一點兒都不感覺揚眉吐氣呢?

中國有一句老話:「好漢不打徒手人!」華裔要在社會上稱雄,不是要後代坐滿了哈佛教室,也不是要後代打破華爾街的天花板,控制及操作全世界金融,而是要子孫們人人都有一顆正義凜然又情義兼顧的心。我們要不卑不亢,但絕不可以欺壓社會底層。否則,我們與當初令世界厭惡的大英帝國的後代子民有何不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