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視台語新聞雜誌】地方媽媽的水戰爭 垃圾、廢水 喝水難安心

華視
·9 分鐘 (閱讀時間)

新竹縣 / 于 凡 採訪/撰稿 施幼偉 攝影/剪輯

您每天喝的水,安全嗎?新竹縣市,大約有75萬人的飲用水仰賴「頭前溪」流域,但沿岸,不只有垃圾掩埋場,還有晶圓、電子等工廠,將大量工業廢水排進溪流。為了下一代的健康,有新竹的媽媽們成立了「我們要喝乾淨水聯盟」,不斷向政府陳情要求改善。監察院介入調查,報告指出,頭前溪自來水的水質管理確有疏漏,要求新竹縣市政府必須確實檢討改進。這場地方媽媽的飲水戰爭,揭開了垃圾問題和工業廢水排放的亂象,我們一起來關心。

新竹媽媽鍾淑姬烹煮三餐,看似和一般主婦沒兩樣,但直接要入口的,她特別謹慎小心。

即使瓶裝水比自來水貴了好幾倍,鍾淑姬為了自己和下一代的健康,錢還是得花下去。

新竹民眾鍾淑姬說:「為了安心,所以我不敢喝那個自來水,直接喝自然水,我就去買桶裝水,那一個月要喝5、6桶,一桶的話60塊計,那一個月大概就會多,300多塊400塊,可是為了安心還是喝,是,其實我一個月自來水才190塊」。

新竹科學園區,吸引科技人才群聚,以個人所得總額中位數而言,全國最富有的十個里中、有九個里集中在新竹市東區,以及新竹縣竹北市,全台灣最富有的村里,卻連喝杯乾淨的水也難安心,問題出在頭前溪。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彭桂枝說:「路彎彎曲曲,來到這邊垃圾車也很辛苦」。

想要深入瞭解新竹水質問題,採訪團隊跟著新竹媽媽彭桂枝,在烈陽下一路追查!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彭桂枝說:「這邊就是垃圾場,那我們現在要來找個地方停車」。

從市區轉往山上,竹東鎮垃圾掩埋場,赫然出現在眼前,不少垃圾車停放,還有民眾開車專程來丟垃圾,我們再出動空拍機,高空視角往下望,山坡上堆滿垃圾,滿坑滿谷的各式廢棄物,空氣中充滿濃濃腐臭味,這樣的景像,令人震驚!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彭桂枝說:「下游有沙坑溪,沙坑溪是整個我們新竹,隆恩堰取水口的集水區之一,如果沙坑溪被汙染,其實也會影響到下游的人,飲用水的品質,還有灌溉水相關的問題,那因為垃圾忽高忽低,然後底下防水滲漏層用很久,所以其實難免下大雨的時候,垃圾的水就會透過,滲透層往下流,垃圾有的時候,多的時候就會往下飄移下去」。

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說:「垃圾的這個暫存場好了,它這個放流水拿會回到實驗室去測,我們的生物就死了,那後來查出來,就是裡面的氨」。

原來新竹母親河頭前溪,總長有63公里,自來水公司從靠近源頭的上坪攔河堰,將未受汙染的水引流到寶山、寶二水庫,輸送給竹科和附近鄉鎮使用,而新竹縣市101萬人口中,有75萬人的飲用水,其實是來自下游的隆恩堰和湳雅取水口,但沿岸失控的不只是垃圾,還有蔓延的工業區。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彭桂枝說:「五華工業區其實在設置的時候,它是以柑橘跟茶葉加工為主,但是呢後來它卻衍生的,一些問題就是說,66年以後工業區並沒有人使用,一直到民國80年初的時候,我們的半導體業,在園區相關的土地,可能也不容易取得了,所以在那邊開始有半導體,也有園區處理園區廢棄物的工廠在那裡」。

位於芎林鄉的五華工業區,道路旁一邊是頭前溪支流的鹿寮坑溪,另一邊則是一棟又一棟的水泥建築,這些是晶圓、面板等工廠,其中一家業者,每日最大廢水排水量高達1390噸,成為新竹媽媽們關注的對象,這一天,彭貴芝和伙伴南光遠,要來採水樣、做檢測。

彭桂枝VS.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南光遠員說:「現在就是要準備做檢測,那我們就是不定期經過這裡的時候,我們就會過來測,今天導電度,有沒有看到,破千了,破千啊,我們灌溉水的排放許可是750,然後這邊每次來驗都破千,都1500左右,今天這樣是多少,今天1615導電度很高」。

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說:「1600是稍微有點高,因為我們一般就1000上下,因為那個導電度,就表示裡面帶電荷,可能一些酸跟重金屬之類在裡面,所以表示它(工廠)還是有些東西排出來」。

兩個人再到工廠上游檢測,結果卻是大不相同!

彭桂枝VS.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南光遠說:「來看一下它的導電度,這個就是正常的水,對205」。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彭桂枝說:「大概在2017年的時候,發現這個問題,不只是垃圾山,還包含說竹東竹北芎林橫山,這些家庭汙水,另外更發現說,原來我們工廠跟我們住宅區,還有農業區混流在一起,所以我們也喝到工業廢水,那在新竹水的狀況是這樣,他沒有說喝到馬上一個人就會中毒死掉,但他其實是一直,不斷累積在我們水體裡面」。

2017年以來,新竹媽媽們一路沿著頭前溪,揭開垃圾問題、工業廢水排放的,他們更成立「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多次向地方、中央政府陳情,並向監查院舉發指控!

監察委員田秋堇說:「自來水公司也不斷不斷跟我們說,說這個都合乎標準,水質沒有問題,甚至跟我們講說,水質比這個差的還有好幾個,但是對人民而言,真的沒有人會安心地喝下,你明明知道那個水源上面有家庭廢水,有工業廢水,甚至還有垃圾場,流下來的各種,你不知道是什麼令人擔心的這些廢水」。

負責調查的監察委員田秋堇,追查一年多,最終在近百頁的報告指出,頭前溪自來水的水質管理的確有疏漏,要求新竹縣市政府、環保署和自來水公司,必須確實檢討改進。

新竹縣代理環保局長羅仕臣說:「高效能熱處理的一個設施的,促參案的計畫,也積極積極來推動,目前在議約階段,大概這個月準備要簽約,它(工廠)排水量比較大的,然後我們也一直輔導它建議它,就是提高回收率,相對讓環境會負擔到的汙染就比較少」。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彭桂枝說:「我覺得縣政府,在這一兩年的過程裡面,我自己是覺得他比較像是公民有講,他才會更往前一點,因為在他的認知裡面,他覺得檢查OK就可以,但是實際上,縣府在這件事情上面,就是處理速度上面,真的比較緩慢」。

拒絕喝工業廢水、垃圾汙水,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在2019年也成功蒐集千位市民聯署,將於2021年發動公投,要讓新竹人可以喝杯安全無虞的水!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彭桂枝說:「在2019年就推動新竹市的地方公投,要求我們縣市政府,必須尤其是新竹縣跟新竹市,要訂定廢汙水管理自治條例,並且針對這些汙染源,要不然就是零排放,要不然就是遷廠,如果都不行,它們就是專管來處理」。

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凌永健說:「就是飲用水專管,我們是很高興,可能今年年底,石門水庫那邊會有一條專門的管」。

監察委員田秋堇說:「我們的源頭,我們的垃圾,我們這些怎麼樣去把它需要,需要拋棄的部分減到最低」。

媽媽們堅強的力量,推動政府和企業逐漸做出改變,而他們現在把新竹水汙染的真相,藉由舉辦環境課程,讓更多學子們瞭解!

台灣大學水工試驗所助理研究員林聖淇說:「陰離子跟陽離子,那陰離子跟陽離子的交換樹脂,指的是,我在溶在水裡面的這些金屬,不管是帶正電還是帶負電,我這裡面各一包,所以它都可以把只要是,受到汙染的水裡面,帶正電跟負電的重金屬的部分,我們都可以把它,透過交換的形式,留在這個樹脂包裡面」。

台灣大學水工試驗所助理研究員林聖淇VS.邱同學說:「那個那條黑的往下推,就會下去了,對對對有沒有,它就推,你放下去這樣就可以了」。

邱同學說:「一開始是不知道,我來這裡才會比較瞭解,其實不光是汙染而已,應該是上游的企業,它們怎麼去用水,怎麼去取水,水質水量怎麼去分配,其實都是很重要的」。

我們要喝乾淨水行動聯盟成員彭桂枝說:「民眾距離自己喝的水其實很遙遠,大家可能只有在乎水龍頭,打開來的那一刻,覺得他可以去左右它,那我們會覺得說,應該讓民眾更多認識自己喝的水,只要你願意去關心,用眼睛用簡單的測試,你可以知道你的水的狀況是如何」。

自己的河域自己守、自己喝的水自己救!這場地方媽媽發動的水戰爭,在短短三年時間裡,成功撬動官僚體系,讓緩慢的大象轉身,為了下一代、這場真實上演的熱血戰鬥故事,遠比當初她們想像的走得更遠、走得更快!

原始連結



更多華視新聞報導
【華視台語新聞雜誌】家扶孩子長大了 走過逆境 讓愛循環
我們要喝乾淨水! 新竹媽媽水資源保衛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