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一被抓也要和家人共度最後一晚!游錫堃祕密籌備組黨的愧疚與覺悟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七日那一晚,一九八六黨外選舉後援會召集人游錫堃,回到臺北市博愛路二百一十七號的臺灣省議員會館。舉步上樓,打開二六三號房門,看到太太楊寶玉和兩個兒子已安穩睡去,心中對家人的愧疚,油然而生。

原本,他和另外一位同期的省議員蘇貞昌共用這間二六三號房。不過,為了明天,游錫堃特地吩咐太太把七歲的大兒子游秉陶和六歲的小兒子游翔,都接上來同住兩晚,一家四口擠在兩張木製的單人床上。

明天的事,他沒對太太吐實,只在心中默默思量:「萬一明天國民黨動手抓人,至少,我能和家人說聲再見,避免像許多美麗島事件受刑人,有的被捉去好幾天了,家人還不知道,也不知道去哪裡問人?」

他想起他和一九八六這屆黨外選舉後援會執行祕書陳清泉的對話。

陳清泉原本是《臺灣時報》記者,游錫堃邀他加入黨外運動並協助後援會會務,更重要的是,祕密籌備組黨。一個多月前,游錫堃從位於臺中霧峰的臺灣省議會北返,和陳清泉相約在立法院後面一排低矮房舍之間的自助餐店吃飯。吃著吃著,游錫堃談起組黨,說到有些人不夠積極。

「阿泉,如果國民黨抓人,你怕不怕?」他猛然嚴肅問陳清泉。

「大小尾有分啦,我去關個一、兩年不要緊。」陳清泉回答。

「伊(中國國民黨國家機器)若用動員戡亂時期法令抓人,我看,重的要關六、七年,輕的也大概三年,歹勢喔,我揪你來臺北卻害到你。」游錫堃心情複雜地說。

他怕的是,祕密組黨一事雖對得起自己,對得起國家,卻對不起家人和朋友。

坐在二六三號房小小的木桌前,游錫堃再度默唸明天擔任大會主席的致詞稿〈期待人民用選票的力量決定共同的命運〉。明天下午,他將站在綠色的會旗前致詞演講,這將是他從政五年來最引人矚目的時刻。讀到「組黨關鍵年」之處,他反而感受不到一絲猶豫或愧疚了。他理解,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躺在床上,游錫堃轉頭凝視小兒子稚幼的臉,捨不得入睡。他覺悟,如果自己也和過去兩次組黨運動一樣失敗了,他將無法陪伴兒子長大。

母親黃秀菊的臉孔浮現,過去以來啟蒙著他的民主前輩的臉孔,也一一飄進腦海:雷震、郭雨新、黃信介、康寧祥……

*本文摘自《衝破黨禁1986:民進黨創黨關鍵十日紀實,圓神出版社出版。

【作者簡介】

王曉玟

宜蘭人。學歷臺大外文系、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英美文學研究所畢業。曾任職《天下雜誌》資深撰述、《報導者》主編。曾獲卓越新聞獎、吳舜文新聞獎,參與舞台劇作品:故事工廠《一夜新娘》共同編劇。

更多上報內容:

從牛肉砲到戰斧牛排!早期台灣人不吃牛?其實 1909 年就有餐廳賣牛排

為了活命吃人肉!毛澤東的「大躍進」以無數中國人的生命作代價 生產出的卻是一堆廢品(下)

約 3800 萬中國人餓死、累死!為了稱霸世界 毛澤東時代的那場「大躍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