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最後一問

黑鳥麗子

這10年來,甄子丹透過《葉問》四部曲,不僅讓葉問登上武術巔峰,成為大家的「葉師父」,連帶讓甄子丹成為繼李小龍、成龍之後的功夫片巨星,還打入星際大戰外傳。去年底推出四部曲的葉問最終回,終於變成「國際問」,在現代中美貿易大戰的詭異局勢底下,透過武術痛毆老美,格外有種微妙感。

《葉問4》描述葉問晚年獨自到美國,想幫好動的兒子找學校留學,卻讓舊金山唐人街的各門派宗師視為眼中釘,因為葉問徒弟李小龍居然打破默契,在舊金山掛牌教洋人中國功夫,高手認為簡直是數典忘祖的通敵行為。葉問不認為李小龍有錯,自然不肯低頭,雙方不歡而散,後來他在因緣際會下救了太極高手的女兒,並在美國軍隊空手道教練到唐人街踢館時擊敗強敵,救了華人武術的名望,但也引來更大隱憂。

電影說故事的本質不脫衝突、和解、共生。葉問面臨的衝突有3種層次,他與兒子的父子情結、他與傳統武術的歧見,以及外國人的偏見。偏見與歧見已經在李小龍的《精武門》等片裡早有充分發揮,可以理解《葉問4》選擇鎖定父子情結,並透過葉問父子與太極高手父女這兩組親子檔進行對照、審視,看華人世界的美德「忍耐」與「孝順」,是如何讓親子之間成為三尺凍冰。

每一集《葉問》都有國籍不同卻結構類似的敵人,這回除了有形的種族歧視美國大兵,葉問還得面對更困難的敵人,就是生命的凋敝,這個段落實在動人,所向無敵的一代宗師該怎麼告訴孩子自己來日不多?葉問的台詞極少,可是每回他打越洋電話回香港,都能體會到他很想講、但無從啟齒的難受,種種鬱悶積壓在心中,甄子丹演出內斂而典雅,更能感受內心糾結。再偉大的宗師,最想保護的,無非就是自己的仔。

導演葉偉信、武術指導宗師袁和平處理武打的節奏與力道自然不在話下,我更喜歡導演透過「奉茶」來描寫華人世界的人情味,葉問幫老友斟茶、太極高手不懷好意的請葉問喝茶兼過招,對比的是美國人粗魯介入的莽撞,看似沒說什麼,但又說了很多。

不過電影裡很多對話也都別有寓意,好比「不在這裡生活,你不懂!」以及葉問對女孩談到自己習武的初衷,並非女孩所想的單純喜歡武術,而是因為「我是一個練武之人,遇到不公義的事情,一定要站出來」,除了帶來爽感,更讓人回憶起《精武門》的熱血,撫今追昔,令人再三回味。 (作者為作家)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