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的兩隻羊和美國的一條狗

烏凌翔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文:烏凌月

2007年夏天的一個清晨,在內蒙古二連浩特,我和家人吃完蒙古早餐後,外甥女去開車過來,我們就在餐館前等她。颼的一聲,眼前一輛小皮卡停了下來,車上載有兩隻雪白的大綿羊。

司機跳下車,回頭打算把兩隻羊拽下車。但這兩隻羊就好像事先說好了,一付根本不打算下車的模樣。司機一股勁的又拉又扯,羊兒們就是一動也不動。司機大概累壞了,無耐地走進餐館,我猜他這是要去搬救兵。

外甥女回來了,她一定看到了剛才羊兒表現的那一幕,自然也注意到了我一付搞不清楚狀況的表情。她大聲叫:「表姑,上車!」很快地,又指了一下餐館,説:「表~~~~~~姑!那兩隻羊知道他們馬上就要被宰啦!」外甥女叫我表姑的姑這個字,拖了很長的音。

我瞬間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了,心中頓時感到無比的震憾。這兩隻動物是有靈性的,他們知道悲慘的命運就在眼前,卻仍執意堅持到底,不肯屈服。我上了車後,打算回頭再看看羊兒還好嗎?我那外甥女又説:「表姑,千萬別回頭」。

回到了美國的家後,那兩隻羊任憑拖拉,卻不肯下車的一幕,總是盤旋在我的腦海裏。一想到他們末了仍脫不了被宰殺命運,我愈來愈難過,心情一天比一天壞。後來只要一想到那兩隻羊,我就會流淚。再後來,我的精神好像有點不能集中了。

我的先生主張我們去拜訪桑吉。桑吉是我們此地蒙古人當中,年紀最長的,他對我們的蒙古文化丶習俗、傳統是十分清楚的,即使他當年隨父母從德國移民美國時,自己不過是個才五歲大的小孩。

桑吉聽了我的故事後,説:「這個好辦。你可以寫信給蒙古牧區的一個牧羊人,同時寄給他一些銭,請他買兩隻小羊代為照管,直到他們自然老死。你放心,沒有人會吃他們的肉。」我很誠實的說:「你的意思是首先得找個牧羊人,然後再寄錢去。那人家得等多久才會收到銭?不行,我等不了那麼久!我要的是一個quick fix(迅速解決的方法)。否則很快的你就會聽說,我已經變成一個lunatic了(瘋子)。」他㸃點頭説:「那麼,你現在馬上去一個Animal Shelter(動物收容所)。你去了後,就會知道該怎麼做!」我說:「可是我目前不打算收養任何小動物。」桑吉說:「你快去吧!」他說話的表情及語調,聽起來好像是個prophet(預言家)。

到家立刻在網上查了一下,我家附近還真有個Animal Shelter。我打了電話,對方說歡迎我們隨時過去。當然,我們夫婦馬上就去了。走進一棟獨立的建築物,首先就看見了迎面牆上貼着許多貓狗的像片,每張旁邊都附有一小段文字介紹。

我認真的逐一讀着這些寵物的簡介,幾乎每隻貓丶每隻狗都是一付招人喜歡的模樣。突然,有一隻大狗,吸引了我的注意,因為他有一抹憂鬱的眼神,還透着一絲不安的表情,整個面容是又蒼老丶又無精打釆的樣子。我仔細的讀了一下他的簡介:「我叫Lucus,我是一隻德國牧羊犬,今年應該是九歲。因為主人失業,沒有銭再買狗量了。所以,他只好把我送來這兒,我並不怨恨他,但我很想念他。

上禮拜,我被送去了一個新的主人家。每天一大早當主人要去上班時,我總是抱着主人的大腿,嗚嗚的哭,求他不要拋下我,因為我實在很害怕,我怕就我一條狗被關在這陌生的地方。後來,主人說我一定是有anxiety的問題,極需要看心理醫生,於是他把我又送回了這裏。」

唉!多麼可憐的Lucas!我一定要幫助這患有焦慮症的狗。

於是,我對Shelter的主任説:「很抱歉!我目前不適合認養貓或狗,但我十分想要幫助Lucus。請告訴我,我能為他做什麽?」主任立刻回答:「Lucus現急需要的是一年120元的伙食費。」我說:「太好了!我身上有兩百元,付了Lucus的伙食銭,還剩下80元,我想把這80元也留給你們,希望你們用得到。」主任露出感激的表情説:「請跟我來。」

我們隨即起身,跟着主任,很快來到了走廊的盡頭,主任打開了一扇門。"My Goodness !"(我的天呀!)我不禁驚訝的叫了出來,因為我看到了一屋子的貓!他們是各種不同品種丶不同大小丶不同顏色的貓。有些賴洋洋躺在籠子裏,有的端莊的坐立在盒子上,還有的躺在地板上,卻把肥肚子衝着天花板,也有睜着大眼睛的,好奇的對我上下打量,當然也有十分好動的貓,打算立即衝出門外。此外,還有一窩十分可愛的小花貓躺在他們媽咪的身邊。我這一輩子沒看到過這麼多的貓,更別説這麼多的貓全在一個屋子裏,各有各的地盤,卻沒有任何喧嘩聲,更沒有打鬧聲。這裏的環境清潔,日常用品,外加毛毯、被褥,一應俱全。眼前這情景有如一幅美好丶平和的圖畫一般!主任問我:「剩下的80元可以給他們當伙食費嗎?」我大聲的說:「Absolutely!」(沒問題!)

我離開Animal Shelter時,幾乎是蹦出去的!心情突然無比的輕鬆!

神奇的是從那以後,我再沒想過那兩隻羊,自然也不再傷心難過了。

更神奇的是六個月以後,我居然收到了一封來自Lucus的信:

「謝謝你六個月前,替我預繳了一年的伙食費,我真心感謝你的仁慈。你的出現讓我免於饑餓不說,還帶給了我好運。因為不久之後,我被一家好心人收養。他們給我最體貼的照顧不說,更棒的是他們花了許多時間陪我。漸漸地,我的anxiety慢慢的被他們的愛心治癒了!如今我是個快樂無比的大狗狗!

現在我有個請求,請你允許我把我沒有用完的伙食費,轉給那些需要幫助的狗兄弟或貓姊妹們。我相信善心的你,一定會答應我的請求吧!我先謝謝你!

衷心感謝的,

Lucus 」

在信封內,Lucus 還附了一張他的近照。Wow!他和以前真的不一樣了!他不但會笑,而且眼睛明亮有神,毛色也健康豐厚了許多,甚至連鼻頭都變得油亮。一看就知道這絕對是一隻快樂滿足的狗狗!沒有人會相信Lucus曾經是個焦慮症的患者。我衷心祝福他永遠停留在這個狀態!

===============================================

作者簡介

烏凌月,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赴美密西根大學(Ann Arbor),獲語言學碩士。曾獲博士獎學金,同時留校任教英語中心(ELI)。唯一年後,全家搬往新澤西州定居。執教於普林斯頓、勞倫斯等公私立學校,教學長達二十五年後退休。其間曾當選優良教師,獲頒新澤西州長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