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婭假說之父:地球暖化比COVID-19嚴重

·4 分鐘 (閱讀時間)
「蓋婭(Gaia)假說」之父、英國科學家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圖擷自YouTube)
「蓋婭(Gaia)假說」之父、英國科學家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圖擷自YouTube)


法新社今天(16日)報導,「蓋婭(Gaia)假說」之父、英國科學家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認為,全球在應對俗稱武漢肺炎的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上失去了宏觀視野,而應該對全球暖化這個更難處理的敵人多加關注。洛夫洛克被認為一手開創了地球系統科學(Earth system science)。

洛夫洛克在英格蘭南部的家中接受法新社電話訪問時說,「我的感覺是,我們幾乎對這個大流行反應過度了。」

將於下個月滿101歲的洛夫洛克,曾在他75年的職業生涯中令人難以招架的對許多重要的事情正確料中。

「令人難以招架」是因為他的想法經常與傳統觀念相左,超越其身處的時代。以氣候變遷的議題來說,他的論點讓人感到難以忍受地嚴峻。

在1960年代初,當美國太空總署(NASA)決心在火星上尋找生命時,當時受雇於加州噴射推進實驗室(Jet Propulsion Lab)的洛夫洛克告訴他的雇主,火星上幾乎不可能會有生命存在,然後他設計了實驗來證明此論點。

十年後,當他宣布最好將地球理解為一個會自我調節的超級有機體時,這個概念一開始也被他的同行嘲笑。

英國艾克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全球系統研究所主任連頓(Tim Lenton)說,「洛夫洛克無疑是極具遠見的人物,他改變了我們對生命如何塑造地球的理解。」

洛夫洛克從二戰結束至1957年曾在英國國家醫學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for Medical Research)的病毒部門工作,他將全球應對COVID-19的措施納進歷史上爆發的病毒流行病的背景脈絡。

洛夫洛克說,「就死亡人數而言,歷史上幾波流感大流行更為嚴重,那時還不會出現這樣的反應。」他也補充說,他對1957年的亞洲流感幾乎沒有什麼印象,這場流感在全球造成超過100萬人死亡。1968年的另一場流感疫情也同樣致命。

截至目前,COVID-19大流行已在全球奪走逾43萬人的生命。

洛夫洛克堅持認為,人類在21世紀初的更大威脅是全球暖化問題。

洛夫洛克說,「氣候變遷對地球生命的危害,要比幾乎任何可想像的疾病都還要大。」他並補充,「如果我們對此什麼事都不做,我們將發現自己從地球絕跡。」

洛夫洛克2006年出版的「蓋婭的復仇」(The Revenge of Gaia)和2009年的續集「蓋婭消失的面孔」(The Vanishing Face of Gaia),讓他成為氣候浩劫的先知,儘管他後來收回部分最嚴峻的預測,例如氣候厄運會以多快的速度降臨地球。

而從那以後,過去他少見的樂觀主義就悄悄地進入他的分析之中。

他說,「我認為人類不會輕易回到向大氣排放二氧化碳。」他也指出,由於COVID-19疫情造成的經濟放緩,而導致溫室氣體排放量急劇下降。

但是,即便他所提供的一線希望受到許多氣候正義運動人士的歡迎,他的解決方案可能就不是如此。

即使人類知道氣候變遷的原因,洛夫洛克懷疑,人類能否快速地從骯髒能源轉換到清潔能源,以避免地球在永凍層融化與北極冰蓋縮小下,自己本身也開始驅動全球暖化。

洛夫洛克認為,若要爭取時間,我們需要求助於科技。

他說,「科學界已經提出許多方法讓地球保持涼爽。其中一個方法特別吸引我,就是日心(heliocentric)軌道上設遮陽棚」,這基本上就是在太空中打起一把巨型陽傘。

洛夫洛克並表示他非常享受因COVID所實施的居家封鎖。他說,「在我成長過程中是個獨生子,很少碰到任何人,這對我不是太大的困難。」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