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楊會」的「各自表述」和「各有所圖」

美麗島 電子報
資料照片:中央社
資料照片:中央社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6月17日在夏威夷希卡姆(Hickam)空軍基地舉行了7小時的閉門會議並共進晚餐。蓬佩奧被視為川普政府中的鷹派人物,而目前又正值中美關係陷入低潮之際,因此,無人知道這次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的中美首次高層對話,是何方採取主動?雙方談了些什麼?以及會後是否有任何後續行動?

到目前為止,外界能夠掌握的訊息,都是來自於各自表述的部分,因此對於上述列舉的問題,仍屬「未完成的答卷」。但可以確定的是,與會雙方必然各有所圖。至於圖些什麽?恐怕還是必須從中美關係「鬥而不破」這四個關鍵字,去尋找一些蛛絲馬跡。

川普最關注的議題當然是勝選連任。他目前正面臨外界對他處理新冠肺炎疫情不力,以及全美反種族主義、反警察暴力示威潮的批評;此外,川普還遭到來自國內政治光譜兩端的大力抨擊:一邊是保守鷹派的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一邊是民主黨籍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兩人異口同聲指出,川普不適合領導這個國家。因此,與其競爭對手拜登相比,川普的民意支持度每況愈下。川普此時透過親信與中共高層會談,目的是要轉移注意力,藉此對選民展現,他除了堅持「反中」強硬立場外,也能運用外交手段來處理與對手的關係。換言之,川普無意在選前對中共做重大讓步。

根據美國國務院於「蓬楊會」後發表的簡要聲明,蓬佩奥在會談中向楊潔篪強調了三個重點:一是美國的重要利益;二是應在商業、安全及外交互動層面,進行完全互惠的來往;三是需要完全透明並分享訊息,以應對新冠疫情大流行和阻止未來爆發新疫情。

川普從選舉考量,特別關注中共是否會履行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條款。美國今年5月的失業率雖有所改善,惟疫情造成非理性恐懼,並改變需求結構,故經濟衰退將持續至2020年代中期。面對國內經濟困境,或許正如波頓在其尚未出版的回憶錄中所說,「中國買多少、怎麼買,或許能影響美國今年的選情」。

就在蓬、楊會談的時刻,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在眾議院一委員會做證時表示,中國會信守承諾,購買更多美國產品和服務。他還透露,中國目前已完成約100億美元的採購,並相信中方能夠達到預期的採購目標。最重要的是,萊特海澤強調,「經濟脫鉤不是當前的美國政策,或是合理的政策選項。」

美方同時也關切朝鮮半島情勢。北韓6月4日要求南韓停止空飄傳單的行動、9日切斷南北韓聯絡管道,最令外界驚訝的是16日炸毀兩韓聯絡辦公室大樓。緊接著,不等南韓做出回應,北韓17日又宣布將在金剛山、開城工業園區、兩韓非軍事區(DMZ)內的監視哨所等地部署兵力。北韓的目的不僅是「刷存在感」,更是表達不滿:即美國及南韓允諾提供的經援口惠而實不至。美國理解,沒有中共的介入,華府很難與平壤打交道;但除非朝鮮半島出現重大危機,否則中共此刻並未把北韓當成優先處理的課題。

此外,美國也在會談中要求中共參與美俄限制中程導彈條約的談判。但中方的態度很堅定,認為那是華盛頓跟莫斯科的事,不要把北京拉扯進去。

至於中共方面的關切,根據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說法,楊潔篪在對話中「闡明了中方對發展中美關係的基本態度,以及在臺灣、涉港、涉疆等重要敏感問題上的立場。」楊潔篪強調,「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合作是中美雙方唯一正確選擇。」中共認為臺、港、新疆皆屬中國「內政」事務,不容外力干預,故中方對這些問題不會有讓步的空間。

由於當前兩岸情勢緊張,蓬佩奥在會中的相關談話,必然受到臺灣的關注。蓬佩奧6月18日在「哥本哈根民主高峰會」上的談話,透露了若干訊息,除對臺灣爭取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的努力表達支持外,也談到美國的對臺政策。蓬佩奧指出,自1990年代起,美國對臺有一系列清楚的政策,川普一向遵循這些承諾,未來也會持續這麼做。看來蓬佩奧在與楊潔篪的會談中,也未對「臺灣問題」做出讓步。

就在中美高層對話當天,川普簽署了《2020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 of 2019)。川普的用意在制裁中方官員,但又聲明保留總统開展外交的憲法授權,將之視為建議而非強制要求;與此同時,西方包括蓬佩奥在內的七國外長,也在當天就《港版國安法》發表聯合聲明。美方這些動作都被視為針對中共施壓。

「蓬楊會」必然也觸及最近的中印邊境衝突。中印軍隊6月15日在加萬谷(Galwan Valley)領土爭議地區爆發流血衝突,雙方互指對方蓄意越界挑釁,並造成重大人員傷亡。自1962年中印之戰結束以來,領土爭端一直影響雙方關係的發展。川普上任後倡組印太體系,把印度視為美國「印太戰略」下圍堵中共的一張牌。而由美國、澳洲、日本及印度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QUAD),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擴大為「四方安全對話升級版」(Quad Plus),即加上紐西蘭、南韓及越南。可看出因應中國崛起,印度對西方的戰略重要性正不斷提升。

總結這次的蓬楊會,「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表示,兩國高層這次會面唯一的意義在於「在如此關係交惡的時候會面本身」。時殷弘指出,雙方在所有對立的重大問題上,似乎連局部緩解都未達到。上海「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主任吳心伯也表示,這次會面減少了雙方的「麥克風外交」(microphone diplomacy),但對於穩定雙邊關係的作用令人懷疑。顯見楊潔篪的與會,旨在釋疑、溝通,並不期待與蓬佩奧的會談能夠產生任何具體的成果。

我認為,既然「鬥而不破」仍符合中美關係的共同利益,則會面本身就有危機管控的作用。至少中美執政當局目前都想釋出的訊息是:雙方關係不會像「自由落體」的速度那樣,陷入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換言之,在美國大選前,中美關係不可能變好,但雙方也不希望它變得更壞。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