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悅璐以工筆凝思初心

報導何志平
中國時報

工筆畫歷來以精細著稱,毫端蘊秀,鉅細靡遺,不僅考驗藝術家腕底的筆墨功夫,更考驗其對事物的觀察能力。

不論是自蓮花中誕生的恬美〈水中仙〉,還是海上等待愛情的嫵媚〈美人魚〉,抑或是氤氳在雲霧中神祕微笑的藍髮〈虞美人〉,不同於傳統仕女的含蓄內斂,畫家蔡悅璐筆下的少女從來無懼直視觀者,清澈明亮的眼眸,自然散發出的青春朝氣,呈現出天真自在的狀態,一如當代女性面對生命的誠摯與直白。

蔡悅璐的工筆人物創作清新唯美,造形精確,神態生動,能以簡練有力的線條傳達出人物獨特的精神氣質。她曾以福州大學廈門工藝美術學院本科連續四年第一名的成績保送研究所,嚴謹的學院美術教育和自身勤勉的努力,不僅為她的創作打下了堅實造形基礎,亦讓她在意境營造、人物刻畫、筆墨技法上都別具匠心,獲得省級、國家級展覽獎項肯定。

呈現東方繪畫線條之美

蔡悅璐的創作注重以豐富多變的線條塑造人物風貌。在柔美婉約的暈染下,挺拔圓潤的線條自在馳騁,含蓄內斂卻又如行雲流水般暢美,一筆一畫都保留著中鋒用筆的力道,寓靜於動,充滿東方以線造型的風格美。她尤擅將留白的人物膚色掩映在蓬鬆流動的秀髮線條中,如同雲霧之間的山巒,不僅營造出虛實相生的空間感,亦給人物增添了神祕的想像空間。

蔡悅璐認為,青春女子和天真兒童是大千世界的純淨所在,這兩者便是她多年來不斷探索的對象。她筆下的女子多與水、花、蝴蝶等象徵符號結合,淡雅空靈,展現出人物內在性格的同時,也隱含著她對當代女性美麗、獨立、自由狀態的追求。「水,代表著生命最初的狀態,純潔、柔軟、寬容;嫣紅奼紫的花朵正如青春女子,絢麗燦爛,浪漫天真;而當代女性則如蝴蝶般自由美麗,無拘無束。」

定格生命最初的美好

對於蔡悅璐來說,創作是她與世界直接對話的方式,「戰爭、瘟疫、死亡,每當我看到殘酷、暴力的東西,就越想畫出乾淨純粹的畫面。世界的黑暗或許無法逃避,但我可以選擇用更多美好的事物,淨化它,轉換它。」她常簡化工筆人物畫繁複的衣紋和背景,讓人物占據觀眾所有的視線,畫中人或嬌憨,或嫵媚,或孤傲,或沉靜,姿態各異,卻都散發著生命純粹的天真與靈動。

創作時,蔡悅璐喜歡燃香,隨著裊繞的煙雲,執筆濡墨,將現實世界的紛擾拋諸腦後。勾線、過稿、暈染……當人物的第一瞬眸光在筆底浮現,彷佛與一個純真的生命有了連結。就如同她曾說:「雖然這個世界不盡然都是美好的事物,但只要每個人樂觀以對,保留自己美好的初心,並將之定格成永恆,一切也就都有了意義。」藝術典藏圈【快來加入粉絲團按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