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只想拔掉眼中釘

翁曉玲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終於,NCC做出了如外界預料按照劇本演出的中天關台決定。NCC主委陳耀祥說,「中天新聞台不予換照不是關台」,「換照是指定期換照,期到亦可不換照」,此等詭辯說法,只是證明了一件事,就是現任NCC委員將「電視台執照」當成是一種恩賜,我喜歡你時,給你執照;我看你不順眼時,二話不說收回執照,他們心態上不認為「設立電視」是人民言論自由權的一環,而「執照」代表的只是進入這個媒體領域所要求的最低知識、技能和能力的一項證明,因此當電視執照成為君王的賞賜,是維繫統治不可或缺的力量時,對NCC談再多的人權、自由、民主、法治,也只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罷了。

NCC駁回中天新聞台換照的四大理由,包括中天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內違規及遭民眾申訴案件過多;內控與自律機制失靈;新聞製播遭受上層股東不當干擾,違反中天電視新聞自主公約,以及中天所提出的強化內控措施未有改善可能性等。但這些說穿了,只有一個最關鍵的理由就是「大老闆蔡衍明不適格」。

大老闆怎麼可以這麼挺中、挺韓?怎麼可以在聊天群組上談自己對新聞的看法?怎麼可以放任集團內經理人跨部門指揮?所有的問題都是大老闆造成的,而所有可能對公司新聞專業自主造成的傷害、對閱聽大眾權益的損害,都是主管機關NCC說了算,彷彿中天的員工、新聞事件當事人和閱聽大眾都是弱智無知,不懂得保護自己的權益和採取法律救濟途徑。NCC父權式地介入業者、員工和閱聽眾之間的權利關係,嚴重干預私人電視台的內部治理,早已失去作為捍衛新聞自由機關的格調了。

台灣社會和傳媒學界一直有不少人士對蔡衍明作為媒體老闆的適格性有強烈的非議,質疑他的政治立場、他的資金來源、他的專業能力,還有他的行事風格。但這些社會評價,該是NCC審查中天換照案考慮的因素嗎?依法本應不是,可從NCC召開的換照聽證會和公布決議的記者會中清楚看出,NCC委員的眼中只有老闆蔡衍明,只關心他的一舉一動有無影響新聞製播,端憑幾張違法蒐證的微信截圖,就斷然認定他有指揮干預新聞製播,並且推定中天新聞部必是迎合上意、接受指導,NCC看圖說話、舉一反三的能力實令人稱奇。

對照老闆1人,中天新聞台近20年來400多位員工的努力與表現,在NCC委員眼中,卻遠比不上幾張爆料截圖,旺董蔡衍明擺明就是蔡政府、NCC的眼中釘,此時不拔,更待何時。

中天新聞台的結束,不僅是一家私人電視公司結束而已,它更象徵著台灣向來引以為傲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時代的結束,以及人民對民主、法治體制信任的結束。從現在起,吾人該戒慎恐懼的是,台灣即將進入綠色黨國時代。(作者為國立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