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欠人民一句感謝

本報訊
旺報

馬來西亞最近兩天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陡增,其中77個確診病例與大城堡清真寺萬人聚會有關,或者是參加者的密切接觸者,馬來西亞由此也成為東南亞疫情最為嚴重的國家,同時,新加坡、汶萊同樣也有確診病例來自這一聚會。

原本馬來西亞在疫情防治工作表現上尚屬可圈可點,但面對宗教集會的需求,政府卻因為沒有給予足夠重視,只依靠道德勸說,最終沒有阻止疫情的大規模爆發,現在馬來西亞社會也陷入恐慌,許多國家曾經出現過的採購潮也開始在馬國上演。

事實上,馬來西亞也不是第一個因為宗教集會而陷入疫情大規模擴散的國家,最慘痛的教訓更早出現在南韓,而後者的宗教集會更因摻雜政治對立立場而呈現更強大的抗拒能量,但病毒顯然不會區分黨派立場和宗教信仰。

這充分說明,在自由民主社會,當疫情防控遇上信仰自由、集會自由這些基本人權時,到底孰輕孰重,政府應該基於防疫專業需要,並展現出足夠的責任心來做出決斷,否則就將讓整個社會付出血的代價。

對比來看,台灣可算是躲過一劫,因為台灣同樣也有宗教集會的需要,媽祖繞境本來也打算如期進行,但是蔡政府一時之間也如同南韓、馬來西亞政府一樣,不敢出面制止,而交由民間團體自主決定。幸運之處就在於,台灣的宗教界沒有強硬堅持宗教集會需要,反而主動配合防疫要求,延期或者取消相關活動,其中的經濟損失當然也只能自行吸收。

從這個角度看,蔡政府與其天天忙於造神,不如拿出一些誠意向民間團體和人民道一聲感謝,要不是大家的共體時艱,蔡政府哪有現在造神的本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