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經貿3挑戰接踵而至

羅慶生
旺報
美國極黑牛。(圖/姚舜)
美國極黑牛。(圖/姚舜)

美國對台灣大選結果表示歡迎,國務卿蓬佩奧發表正式聲明道賀,並表示「感謝蔡總統的領導,建立強勁的美國夥伴關係」;大陸新華社則發表評論,稱蔡政府「倚美反中」,借香港局勢煽風點火,很大程度上受到「外部暗黑力量的操控」。這表示台灣在美中戰略競爭中已被拉進「傾美遠中」格局,未來面臨的挑戰將更多且更複雜。

從經濟與貿易角度,台灣所面臨的挑戰將來自3個方向。

第一個方向的挑戰是來自太平洋彼岸的美國。美國拉攏台灣意圖明顯,與台灣簽署一個貿易協定的期望將更殷切。問題是與貿易夥伴各自簽訂貿易協定原本就是川普政府的政策,然而即便是盟國,川普要求的貿易協定都強調是「對美國有利」而不是「公平」的,對台灣沒理由例外。也就是說,與美國談判對台灣並非有利的貿易協定在選後將是難以迴避的問題。

總統大選結果剛出爐,美國在台協會主席莫健即談到美豬、美牛進口的問題,表示需要解決並希望能取得進展。如何滿足美國期望又確保台灣利益將是高度艱難的挑戰。

第二個方向的挑戰是來自大陸。雖然蔡總統勝選後呼籲大陸以「和平、對等、民主、對話」重啟兩岸良性互動,但因競選主調是「抗中保台」,競選過程又操作「芒果乾」(亡國感),大選結果因而被評為「向中國說不」。

這引起大陸網民反彈,「武統」聲量升高。雖然大陸官方對蔡總統勝選與傾美表態並未表示將動用「棒子」懲罰,但在民意壓力下收回「胡蘿蔔」的可能性將不排除。最具象徵意義的就是被國安局點名的ECFA早收清單。無論所謂「10年大限」是否具有實踐上的意義,台灣未通過服貿與貨貿協議已違反ECFA精神,大陸期滿後終止有正當性。

雖然經濟部宣稱中止ECFA只影響5﹪的出口,但問題的關鍵在這顯示大陸對台灣政策的轉變。兩岸民意對撞,長期而言也暗示「武統」或將難以避免。如此企業將有「避險」需求,而使台灣面臨的第三方向挑戰更為強烈。

第三方向的挑戰是來自全球。台灣只與中美洲小國簽訂FTA,未被邀請加入CPTPP與RCEP,貿易主要依賴大陸與全球連結。蔡政府雖推動「新南向政策」希望替代,但成效極微。比較2017年與2019年的貿易數據,新南向政策18國的貿易總值只增加1.228﹪,遠低於與大陸港澳的5.065﹪增幅。台灣與大陸的連結若脫鉤,在全球貿易結盟中將有邊緣化的危機。

雖然蔡政府選擇傾美路線,未來或許有機會被邀請加入CPTPP。但貿易談判極為耗時,也必須先在與美國的貿易談判中讓步,長期而言,更是啟動一個脫鉤大陸,轉而依賴美國的龐大工程。但這不符合台灣的地緣經濟利益,所造成的產業陣痛也不是企業所能承擔,因而有加速產業空洞化的風險,或類似「新南向政策」的無效。

莫健在第一時間提到美豬、美牛議題,可感受美國的迫切性;大陸是否會終止ECFA,也在3月進入180天的預告期。蔡政府面臨的挑戰或將很快出現,也不排除接踵而至的可能。

(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執行長、博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