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與高端的辛丑條約

·3 分鐘 (閱讀時間)

民進黨政府為了護衛與黨國利益息息相關的國產疫苗,真的是使盡了洪荒之力。這樣為黨國謀福利的作法,如果是謀在工程或研究項目上,無可厚非。但是若謀在與老百姓立即性命交關的疫苗上,不但不能接受,還有可能會逼人民鬧出革命。

政府早期的疫苗政策以外購為主,代工與自產因為自身的生物科技水平不足,政府也不願意發展。在較中高階的防疫官員眼裡也是希望外購,因為外購才有回扣。這次新冠疫苗,因為是絕對賣方市場,回扣不易取得,整個政策走向國產。因為在國產的3家疫苗廠中,沒有回扣操弄空間的1家已經先行以「莫須有」的罪名予以排除,剩下兩家是沒有疫苗生產經驗的廠商,急需政策緊急支援,當然也會樂於分享利潤。所以台灣自始至終的疫苗政策,都是優先考量官員的利潤,至於會不會引起國際笑話,老百姓會不會有感染或死亡風險,已經都不是最重要的。

在選定了新冠疫苗的政策方向後,護衛政策的左右護法立即上崗。左護法全力阻斷進口疫苗的渠道,擋下了想3000萬劑壟斷市場的BNT疫苗,想以代工買斷台灣工廠量能的AZ疫苗,地方政府與民間團體的自購或捐贈請求。一定要擋到國產疫苗誕生,逼著老百姓在無疫苗可打的氛圍下被迫接種國產疫苗。

右護法負責文攻抓鬼。說盡進口疫苗的閒話、正經八百地由政治人物道盡國產疫苗的美麗謊言、抓鬼並汙名化鑽合法渠道漏洞偷打進口疫苗的名人,以逼迫老百姓乖乖地給我等國產疫苗。護衛國產疫苗到根本沒有顧念「名流偷打乞食疫苗」有多麼傷台灣國際形象,在黨國利益驅使下,台灣形象與百姓性命與我何干?

歷史是會重演的,121年前的庚子年,腐敗的滿清政府因為甲午戰敗無顏面對國人,只得縱容華北農民組成的義和團在境內濫殺外國傳教士報復,終於引來八國聯軍干預。戰役中,聯軍的洋槍洋砲如入無人之境,義和團的大刀木棒死傷慘懸殊,600比15萬,比對等戰爭中的「殺人一萬,自損三千」差了75倍。次年簽下了稱為「九七國恥」的《辛丑條約》。

民進黨政府堵死所有有效疫苗的進口與代工渠道,只為護衛一個效果不明的國產疫苗長大茁壯。劇本彷彿是抄襲自滿清政府,告訴義和團用大刀木棍就能殺死洋鬼子,結果只得個《辛丑條約》,割地賠款。民進黨政府告訴百姓高端解盲通過,一定可以應付新冠八國病毒聯軍,也就是要大家用大刀木棍級的高端疫苗去對付多國變種病毒聯軍,1450義和團應該率先呼應新滿清政府的呼籲,勇敢的以高端大刀直搗病毒窩,看能否免於再次出現「九七國恥」。

可惜台灣的《辛丑條約》早就簽好了,以每劑881元的世界最頂級賠款,但不是賠給殘害老百姓生命的八國聯軍侵略者,而是縱放病毒聯軍由華航入境的民進黨政府及其羽翼。但無論如何,台灣人民的納稅錢都賠給了殘害人民生命的劊子手。(作者為中華民國防疫協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