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芳專欄:工資凍漲和普發現金都是以偏概全的迷思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自四月底以來,由於COVID-19肺炎疫情的確診人數急遽上升,使得全國自五月十九日起提升為三級警戒,同時,為了確保疫情對經濟與社會各層面的傷害不再繼續擴大,各縣市政府也陸續宣布禁止餐廳的內用服務。因此,此次疫情對於餐飲服務的傷害遠大於去年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影響,使得去年可以藉由餐飲服務的收入來降低住宿大幅減少的飯店業者再次面臨營運的危機。

此外,隨著居家上班的企業家數不斷增加,以及全國各級學校全面採用遠距教學,交通運輸與餐飲的需求又再進一步降低。有鑑於此,政府也必須對受到傷害的企業採取緊急紓困措施。

當疫情對經濟帶來立即性的衝擊時,對於受衝擊的內需服務業的雇主與受雇人員產生的傷害是很大的。為此,政府也對於提出勞工紓困貸款與利息補貼的政策來協助勞工度過難關,對於業績衰退達50%的企業的員工薪資也有一定金額限度的補助方案。以及,針對12歲以下的孩童在家進行遠距教學對於父母上班所造成的影響,也有相應的補助措施。雖然疫情造成企業與受雇員工的傷害高低有別,但政府也不可能對於每一個個人都可以精準紓困,因此,大家對於政府的紓困措施會有不同的看法與建議。

普發現金無法解決目前的經濟衝擊

首先,從去年到今年的疫情爆發,朝野立委都有建議政府應該要普發現金,普發現金的金額不是重點,普發現金的心態才是我們所擔心的。當一個人每次身體發炎去醫院檢查時,醫生都給你止痛藥,你也發現醫生也給其他病人一樣的止痛藥,我們一定會認為這個醫生是不合格的,因為醫生的治療方式似乎與地下電台業者賣藥的方式一樣。

當然,有許多人會以美國、日本與韓國等外國政府都有相應的措施來支持其所提出的論點。我們可以理解民意代表擔憂民眾因為疫情所帶來的生活衝擊,但是,台灣從去年到今年疫情再次爆發之前,其防疫成功所帶來的經濟穩定是別的國家所沒有的,過去一年的就業市場也相對其他國家穩定。

亦即,過去一年許多的服務業經營是較其他國家穩定,若僅因為短暫的經濟衝擊就認為政府要普發現金,一來不了解台灣的經濟現況,二來普發現金對於許多受雇人員而言只是錦上添花的補助。因此,在政府已特別針對企業的受雇員工薪資以及勞工的紓困給予補助下,普發現金對於台灣的防疫與紓困實無助益。

未來的基本工資與現在疫情無關

其次,在去年疫情爆發後,就已出現凍漲基本工資的聲音,但由於台灣去年在出口、國內國資與國內消費的帶動下,經濟有顯著成長,故基本工資仍微幅調漲。若今年基本工資沒有調漲,此次疫情爆發對於餐飲外送與運輸服務的從業人員而言,將無法得到相應的報酬。在疫情爆發後,工商團體伺機提出基本工資要凍漲兩年。但是,這樣的建議並不合理。一來,在疫情的確診數已逐漸減少下,若以近兩個月或一季的疫情衝擊作為反對「未來」一年或兩年提高基本工資的訴求,顯不合理。二來,疫情對於服務業的衝擊是需求面不是成本面,若將基本工資的政策視為產業補貼政策,則顯示台灣的企業距離加入如CPTPP這類先進國家的自由貿易協定甚遠。

最後,在三級警戒的管制下,企業與服務業的受雇勞工受到的衝擊確實是非常巨大的,對企業而言,不管是因為營收的增加或生產成本的降低,只要可以增加利潤的政策都是好的政策。然而,對政府而言,企業與勞工都是社會的組成份子,因此,在政策的制訂上,不應只有考慮廠商的利潤,不可能因為少數產業或勞工受到的傷害較大就影響其政策方向,否則,將陷入以偏概全的迷思,這對國家並非好事。

※作者為淡江大學產業經濟與經濟學系合聘教授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250萬莫德納疫苗抵台 陳時中親自迎接

【影片】三級警戒延長 餐飲業哀號「想寫個慘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