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榮根》一段刻骨銘心的異國戀情

·7 分鐘 (閱讀時間)
蔡榮根》一段刻骨銘心的異國戀情
蔡榮根》一段刻骨銘心的異國戀情

【愛傳媒蔡榮根專欄】由克林伊斯威特執導和主演,與梅莉史翠普配對演出的電影《麥迪遜之橋》在睽違26年後,於12月10日再度登上大螢幕。劇情描述攝影師若柏接受《國家地理雜誌》的任務,到愛荷華州進行拍攝,向已婚的人妻芬琪卡問路,兩人迅速墜入愛河,一起度過人生中難忘的四天。這部電影因男女主角精湛的演技、情緒表達細膩動人而成為愛情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劇中橫亙在愛情與家庭倫理的衝突問題,引發兩派不同立場擁護者的熱烈爭辯。它的重登大螢幕,讓我想起33年前,我大學同學林明家教授一段刻骨銘心的異國戀情……

2017年8月,部分大學同學及眷屬隨我到金門進行三天兩夜之旅。第一晚我帶大家漫步到老家附近的海濱,海島的夏夜是涼快的,那晚的月色是皎潔的,海邊木棧道平台上的氣氛浪漫到極點!在58度高粱的酒精催化下,林明家教授説出一段深藏在他心中近三十年,發生在美國愛荷華大學,他與來自阿根廷的西班牙裔美女間刻骨銘心的戀情,類似電影《麥迪遜之橋》的情節。我因此根據他如癡如醉的獨白寫成《林教授的「麥迪遜之橋」》。以下是林明家教授的獨白:

The First Touch……

我凝視著她的眼睛,伸出手,將她的頭髮撥到耳後。她低下頭,滿臉通紅,嘴唇顫動著。我一時不知所措,將話題轉向:「Let ’s go to the Arby’s and get something to eat.」整天,她總是低著頭、紅著臉,喃喃著我聽不懂的西班牙語,舉止像個十七歲的小女生。

周末,我們開車到Kent Park。她坐在草坪上,滿腹心思。她的褐髮、碧眼、紅唇,在陽光、和風下,如詩如畫。她玩弄著自己的頭髮:「I want to cut my hair.」「Don’t be too short, I like your long hair.」「I know. Please, you’ll love it.」

回途中,她問了一個傻問題:「Why are you so nice to me?」我握著方向盤,注意著來車,很小心的說:「Because I love you.」她並沒有訝異:「I love you , too.」我伸出右手,仍專心地開車,一個字一個字地說:「Now, give me your hand.」我們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回到 Iowa City 之前,我們都非常安靜。

Too Much Too Soon……

我將車子停在Kent Park的小湖邊,車外下著細雨。她玩弄著我幫她挑選的絲巾,東洋味很濃的日本絲巾。「So beautiful.」「You are so beautiful, too.」我們互相凝視了很久,我玩弄著她耳邊的髮絲,她的眼眶轉紅,綠色的眼球噙著淚水。我慢慢地靠近她,她閉上眼睛,兩對嘴唇終於碰在一起。我們緊緊地擁抱著,深怕夢醒時一切成空。

這天,在Kmart的圖書館裡,我們不約而同地注意到書架上的一本小說 (Too Much Too Soon),我對她笑了一笑,她苦笑地說:「Yes, too much and too soon.」

當大家對這段寂寞的留學生和熱情的西班牙裔美女間的香豔刺激戀情開始鼓譟時,明家接著說:「事實上,我們已經認識兩年了,但是這一切都在短短的兩星期中爆發。」

The Daughter of Spaniards……

兩年前她和她的先生及剛滿周歲的女兒,從阿根廷一起來到 University of Iowa. 他們的婚姻已經有兩年了。

她生長在一個極端保守的基督教家庭,父母親都是西班牙人。父親是傳教士,因逃避宗教迫害,而移居南美洲。在父親嚴格的管教下,她從沒有機會認識其他男人。在大學時代,同學選她為queen,也在父親一聲令下,放棄了這一個女生的小小夢想。畢業後,父親幫她挑選了一個男友,她也毫無異議地接受,成為妻子、母親。

婚後,她沒有愛過這男人,但也不曾懷疑過作為一位妻子的神聖性。在她的宗教教義裡,這一輩子的目的是在準備「永恆的來世」。

Too Perfect to be True……

整整一個學期,我們沉浸在快樂的日子裡,這一切似乎太完美。但是我們都迷信,美麗的事物總是短暫的。雖然前景充滿坎坷,我們還是試著去克服困難,希望能厮守終身。

她開始請求她先生讓她離去時,才發現這個男人是這麼脆弱,這麼依賴她。我們也開始了解到,不只她的丈夫會因她而毀,她的父親會一輩子無法原諒她,更重要的是她的女兒會受很大的傷害,她會因這些而終身寡歡。

我們選擇了一個避免無辜者受傷害的路,但是無可避免地,我們會因此而悔恨終身。我們決定分手。

Be Happy Forever, My Love……

接著,明家一字不漏地記誦起她寫給他的分手信“Be Happy Forever, My Love.”

這時我們都沉默了,大家的反應就像《麥迪遜之橋》電影裡,芬琪卡(一位義大利裔婦女,由梅莉史翠普飾演)過世後,她的子女在整理母親的遺物時,看過芬琪卡遺留下來的日記後的感覺一樣。

芬琪卡在日記裡,記述她和國家地理雜誌特約攝影師若柏(克林伊斯威特飾演)曾經發生過的四日戀情。看過母親遺留下來的日記後,芬琪卡的兒子從對母親曾經背叛父親的憤怒轉為理解。最後,終於願意遵從母親的遺願,將她的骨灰灑在麥迪遜的羅曼頓橋畔,當初她和若柏相識的地方。

明家的情人也和電影中的芬琪卡一樣糾結於愛情與家庭之間,最後為了不傷害她的丈夫、女兒和父親,選擇和明家分手。

但是,他們的愛都是認真的!熾熱的!

Saving All My Love for You……

明家又接著說:

聖誕節,我收到她的卡片,裡面夾著一束頭髮。我知道那是她耳邊的鬢髮,我眼睛瞬間模糊了……

我常常撥開百葉窗,望著窗外,希望她出現在我的窗前。我知道,她必定常駐足在我的小屋前,重溫那段時光……。那天,我望著窗外,看見她坐在車內,凝視著屋子,美麗的眼睛在陽光下閃爍著淚水。我衝出門外,呼喊著她的名字,她卻像小鹿般,逃開我的追逐……

此後,我再也沒有看見她了。我知道,此生此世,我們將永遠相愛。

電影《麥迪遜之橋》劇本是根據羅伯特・詹姆斯・華勒1992年的暢銷書《廊橋遺夢 》(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所改編的,於1995年首映,而明家和他西班牙裔情人刻骨銘心的戀情發生在更早的1988年。電影的故事場景為美國愛荷華州的麥迪遜郡,離他們發生戀情的愛荷華大學只有不到三小時的車程。

明家說完他的戀曲1988時,不禁讓我想起電影中若柏對芬琪卡說的的那句經典台詞:「這樣確切的愛,一生只有一次!」

作者為結構技師、土木工程博士,本文出自作者新書《狼煙未燼

照片為電影海報截圖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