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淑梨母校孵新秀 「生命最美時刻」

採訪溫筱鴻(台灣服飾設計師協會執行長) 撰文潘鈺楨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採訪溫筱鴻(台灣服飾設計師協會執行長) 撰文潘鈺楨】

投入時裝產業多年,對於那些願意投注心力、不斷教育莘莘學子的同行,總令我十分欽佩,輔仁大學織品服裝學院院長蔡淑梨就是其中之一。淑梨院長一直給我一種親切又不失威嚴的感覺,她的髮型很時尚,就像《Vogue》雜誌的主編安娜溫圖(Anna Wintour),給人不威則嚴之感,但又散發某種親和力,她笑說:「那是愛,愛是一切的根本,只有愛能化解一切事情。」

淑梨院長從輔大織品系畢業,拿到美國壬色列理工學院科技暨管理博士後,回台投入母校教育學弟妹。

課程具前瞻智能性

她奮鬥了17年,在輔大成立全國第一所織品服裝學院,致力整合上中下游,包括上游的織品設計,中游的飾品設計、服裝設計,以及下游的行銷、品牌、創業領域。淑梨認為,人工智慧時代來臨,百分之60的工作都有可能被機器人取代,她說:「要訓練學生邏輯思考能力、分析判斷整合能力。希望訓練的是未來人才。」

所以今年學院課程大改革,更具前瞻、智能性,像是增加了智慧功能型衣服、3D列印、品牌創新創業等內容。不只學科,淑梨院長也重視性格訓練,「能夠成為創業家的人確實有某些人格特質,但一些技巧是可以訓練的,能避免掉許多錯誤。」許多學生在她的引導下,開始嘗試開設工作室或網站,並不害怕「獨立生存」這件事。

我知道院長是一位愛拋問題給學生的老師,她很資深,一直永保熱情,不管任何時候都充滿活力。然而現今各大專院校競爭,年輕學子也今非昔比,身為院長壓力是否更大?她笑著解釋:「我的意志力很強,習慣用正向思維看待問題。不然當院長很忙,很多兼差的行政庶務,有時候一天要開7、8個會。」

但她不管再忙,還是心繫如何建構服裝學院、將外面資源帶進學校,以及做研究、接產學案子,「好在一直都有貴人幫忙,常常今天面臨難題,明天就有電話進來了!」

無視挖角扎根寶島

至於與師生相處,對她而言完全不是問題,她開自己玩笑:「可能我看起來夠凶?沒人敢挑戰我啊!年輕人有自己想法沒有錯,都是成長機會。時尚產業的老師來教書也是很不容易。我覺得領導很重要的是,要有開放、透明、關心與同理心。」她認為同仁有正向、積極、與健康快樂的態度,才能帶領好學生,所以堅持老師們要生活平衡,不要過勞,寧可自己掏腰包請助理,也不想把太多工作丟給助教與祕書。

我相信以她的條件,一定有很多單位前來挖角,我心裡好奇,為什麼她會願意留在輔大?心中深植的理念又是什麼呢?淑梨院長坦言:「過去確實很多人來挖角,有本地也有外地。但台灣現在很辛苦,年輕人機會少,我擔心下一代,所以決定要留下來,完成該有的願景跟規畫。」

她努力把社會資源引進學校進行整合,即使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仍舊一件件慢慢進行。前陣子輔仁大學與傑出校友王國媚女士共同發起的「王國媚新浪潮運動」,邀請許多國際級名人,在華山舉辦了10場沙龍講座。另外她擔任輔大國際教育處國際長時,只花1年半的時間,就替學校從120個姊妹校,一舉增加到超過200個。「織品系是第一個推出海外實習、海外專家來學校開工作坊的學系,織品系是學校標竿,因為時尚產業無國界,我們一定要跟國外連結。」

盼政府留有自由度

她積極將學生推向國際舞台,多次登上英國倫敦時裝周的詹朴,於2013年初在倫敦成立「APUJAN」品牌;在德國創辦服裝品牌「DAMUR」的設計師黃世舜,都是傑出校友。學校今年8月起還要開始聘請周裕穎,以及在精品界有30年經歷的名師來擔任專任講師,希望這樣的師資能讓學生更有國際觀。

她努力讓學校這個小環境與台灣業界、國際等大環境接軌。在她看來,雖然政府當然大力推廣,但台灣服裝產業大環境仍然壓力不小,「政府有許多政策是好的,但也要留有自由度,讓每一所學校能夠自由發揮,訂定一樣的標準反而可能會壓抑特色。」她建議政府可以在基礎建設、數位平台等需要大資本、長期維護的軟硬體設施上進行建設,對於各學校再以補助方式,任其自由發展。

淑梨院長每天過著如陀螺般,忙得轉不停的生活,之所以能有源源不絕的動力,就是希望見到學生如同一朵花般慢慢綻放,她說:「一個本來沒希望的生命,可能因為一位老師而受到啟發,走向完全不一樣的人生道路。曾有學生告訴我『老師因為妳,我的一生都改變了』,霎時讓我體悟,這對我來說就是生命最美、最值得的時候。」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