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淑臻屍妝嚇人 內疚又得意

·3 分鐘 (閱讀時間)
蔡淑臻透露會讓自己活在角色裡,下了戲也不急著走出來。(粘耿豪攝)
蔡淑臻透露會讓自己活在角色裡,下了戲也不急著走出來。(粘耿豪攝)

蔡淑臻在Disney+線上影音平台懸疑新劇《我是自願讓他殺了我》飾演謎樣女子林靜,劇中總是一臉憂傷、眉頭深鎖,她甚至還化了屍妝躺在大體檯。她坦言是演過最「暗黑」的角色,「那1、2個月我都活在陰天,一直到拍完1個月才走出來」。她回想,好像拍了《噬罪者》之後就變成這樣,「後來我發現,如果沒有要立即進入一個新角色,不走出來好像也不錯」。

沒刻意從角色掙脫

她說,現在的自己沒有刻意要從角色中掙脫,「最近突然有種感覺,又沒有人一定要開心。人一直很開心很不真實,妳想要憂鬱的時候就讓自己憂鬱一下,低潮時,如果有人跟你說你要好起來、加油、不要負面思考,好像是在阻止釋放負能量」。現在的她,比較想放任自己慢慢消化,「陰天也有陰天的美」。

她以前的想法就是被大家的價值觀影響,覺得「一定要正面積極」,現在則沒那麼絕對,「我不是走不出來,是不想走出來」。坦言拍完《《我是自願讓他殺了我》後的那個月,經常浮現負面念頭,就像「林靜」一樣,對於不公不義、無能為力的事,會有比較激進的想像與解決方法的念頭,「可能我自己的人生沒太大變化,角色比我的人生更豐富,所以想留在那裡」。

演屍體生理大考驗

演這部戲吃了不少苦頭,一場她被余晉勒脖子的重頭戲難度很高,「老師有教我怎麼保護自己,我抓著繩子,手指在繩子與脖子中間,靠自己使力控制就好,但2人要配合就有點困難,尤其當時天氣惡劣加上情緒很重,真的很耗費體力。困難點之一,在於一鏡到底的鏡頭,好幾次鏡頭還沒拍到我的臉,我就憋到沒氣,加上余晉怕真的怕把我勒傷,所以他心理壓力很大」。

蔡淑臻苦笑:「我的戲都沒有很簡單。」尤其曾在寒流來襲時,連續躺了2天演屍體,「劇組挖了大坑洞,結果一挖,水都冒出來,只好用防水布蓋著,所以我好像躺水床上,下面很冰,冷風又大到我眼睛一張開就會被吹到乾掉,偏偏演屍體不能流眼淚也不能眨眼睛,這就是生理上的考驗」,但她竟曾頂著可怕的屍體妝「走在公園散步」。

她說,那天拍到一半,遇到真正的法醫要來相驗大體,於是劇組喊卡暫停拍攝, 「因為天氣很好,公園的落羽松又很美,我就去散步了」,她還刻意用頭髮遮住臉上的妝,「但有看到我的人應該還是會嚇死,因為公園裡行人走的地方就在馬路邊,當天是假日,剛好大塞車,很多馬路上的車子開很慢,我竟然頂著死人妝走在旁邊;我一方面覺得內疚,另一方面又想笑,心裡有點得意」。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