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正打造兩國一制

陳朝平
2019年12月31日,立法院31日三讀通過《反滲透法》,寫下憲政史上最可恥一頁。(本報系資料照片)
2019年12月31日,立法院31日三讀通過《反滲透法》,寫下憲政史上最可恥一頁。(本報系資料照片)

2019年的最後一天,蔡英文攜手民進黨,在立法院三讀通過《反滲透法》,台灣自由民主發展的進程倒退回白色恐怖的戒嚴狀態,寫下了中華民國憲政史上最齷齪、可恥的一頁。

緊接著,2020年的第1天便傳出吹哨者揭露國安局利用輿論監測系統,入侵公開新聞網站、臉書以及Line的封閉群組,監控個人反蔡英文與反民進黨的言論。另一方面,台大教授蘇宏達因評論故宮南遷政策,遭到警調約談;高齡老婦轉貼討論選舉監票問題的文章;鄉民轉貼高金素梅委員在立院質詢影片,也都遭到警方以違反《社維法》約談。台灣上空充滿了令人不寒而慄的恐怖氣氛。

蔡英文和她的黨羽說,制定《反滲透法》的目的在於:「維護中華民國主權及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令人不解的是,過去台灣並無所謂《反滲透法》,70年來,構成中華民國主權的要素:領土、人民、有效統治的政府,均完整存在,何以民進黨完全執政3年多,中華民國主權竟然必須仰賴一紙《反滲透法》來維護?究竟是境外敵對勢力謀我日亟,滲透台灣越發激烈,還是執政當局治國無方,致使境外敵對勢力覬覦台灣?為什麼馬英九執政期間兩岸交流熱絡,境外敵對勢力並未謀我日亟,也未聽聞有對台滲透的行動?

蔡英文宣稱,《反滲透法》不反交流。試問,當年蔡英文與馬英九辯論ECFA,蔡英文是站在正方還是反方?2014年反對兩岸簽署服貿協定的是哪一黨?2016年不承認兩岸23項交流協議基礎(亦即九二共識)的,又是何人?正因為民進黨長期存在著被滲透的妄想症,所以反交流;因為害怕兩岸交流讓國民黨贏得和平紅利、讓民進黨失去了選戰的稻草人,所以才會草率粗暴地制定了《反滲透法》。

民進黨最痛恨的高壓統治白色恐怖時期,彼時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以下的戒嚴法系,好歹明確訂有主管機關,也有一定的執法程序。《反滲透法》不僅定義模糊,法理邏輯不通,12條律法空白授權執政當局「隨便心證」、「自行論斷」,透露的訊息便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專制獨裁思想!

《反滲透法》既無法防範、處罰境外敵對勢力的滲透行為,反倒將本國國民、政治實體和團體,凡是與民進黨意見不合者,統統視為境外敵對勢力的代理人,並將他們與政治、公共政策、新聞報導有關的言論、活動、行為,統統視為《反滲透法》處罰的對象。

這是將民主政治反對黨的概念刻意扭曲為叛國黨的概念,這是掛著「反滲透」的羊頭,賣「打壓言論自由,鎮壓反對黨勢力」的狗肉!

蔡英文在新年談話表示,民主、威權無法並存,又說,要守住主權、守住民主自由。然而,《反滲透法》的通過,證明了蔡英文正在放棄台灣的自由民主,打造一個民主與威權並存的中華民國台灣。

《反滲透法》的通過,證明了蔡英文是比蔣氏父子更粗暴的獨裁者。她嘗試打造一個威權專制的台灣,來反對北京的威權專制,以便遏止北京對台灣的介入滲透。她正帶領著這個國家往「兩國一制」的道路上邁進,這一制度,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那一制度,不分軒輊。(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