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女兒,我親愛的女兒,那未來的成人禮,還在前方等妳呢!

·6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女兒,我親愛的女兒,那未來的成人禮,還在前方等妳呢!
蔡詩萍》女兒,我親愛的女兒,那未來的成人禮,還在前方等妳呢!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啊,還要跪下去喔!」女兒,不解又好奇。

「是啊,就是一種成年禮的儀式吧!也不是全跪,好像是單膝跪下,另一隻屈膝吧!哎呀,我們也不很清楚啦,跟妳一樣,我們也第一次啊!」

我們試著解釋,但也不知道解釋得對不對。

女兒環台後的第六天,可以跟我們吃頓晚餐,隔天早上再舉行一場成年禮,接著,她們又要風塵僕僕繼續北上了。

聽說,有家長會流淚。聽說,有小孩會紅了眼眶。但我們都不確定是不是真的,都是聽說的。於是,你也可以想像得到,一個青春期美少女,一定覺得那很尷尬吔,眾目睽睽下要給她跪下去。

你也一定能預期,一個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必然覺得那很丟臉吔,要他挺得直直的身軀,硬生生跪下去!

於是,我們在與孩子們分隔六天後的晚餐聚會裡,聽到此起彼落的「啊,怎麼會這樣,可以不要嗎⋯⋯」等等的質疑聲,但家長們都很沉得住氣,畢竟,成年禮這一關逃不掉,不必為了跟孩子硬扯,把晚聚餐的氣氛破壞了。

於是,多數家長,還是疼啊惜啊愛啊想的,珍惜這不過兩個多小時的晚餐時光。看著被曬成紅撲撲的一張青春的臉,在我們面前,散發著奇異的光芒。

那是我們自己很久很久以前的模樣了。那是我們曾經有過的長著青春痘泛著汗膩油光的青春臉譜。而今,多神奇啊,我們竟在相隔了那麼多年後,在像你或像另一半的臉龐上,再度相逢同樣的青春,同樣的光芒!

你怎能浪費時間去與孩子爭論無謂的爭論呢!你當然是,開心的,望著他,摸摸她,珍惜這不到兩小時的晚餐時光啊。而事實上,是不到兩小時的。

因為青春期的孩子,很快的,與你分享過他們過去六天離家的興奮與好奇之後,很快的,她們同學之間,已在那裡你引伴我,我呼朋你的,想在與爸媽聚餐的時間裡擠出一些她們要去逛逛,要去買飲料要去吃冰要去買零嘴的屬於她們的時間了。

我望著女兒對我們揮揮手,像麻雀一樣,跳著跟三四個女孩跳到對街巷子裡了。

我忍住了嘴裏抿著的句子:「不要忘記回飯店封房的時間啊!」

我忍住了,她這六天不是都自己照顧得很好嗎!我是該忍住的,她明天就要跟我們進行成年禮了呢!

你怎能對一個「即將」成年禮的孩子,還嘀嘀咕咕呢!你理當給一個「即將」成年禮的孩子,給她一個還可以自己提醒自己的餘地吧!

成年禮,只能由一個家長與孩子進行儀式。女兒的媽咪看看我,我二話不說的,「就妳吧!」我負責錄影拍照。青春期女兒跟媽咪本來就較親暱,讓她媽媽進行成人禮,她比較不尷尬。

換成我,她八成臉色難以鬆弛吧!讓她媽咪完成成年禮,也很理所當然,為了人工受孕,挨了好幾針,好不容易懷了孕,懷胎十月,忍受孕吐,擔心後遺症,感冒不敢吃藥,生下她,餵母奶,乳漲得唉唉叫,一路走來,媽媽的辛苦是百倍於做爸爸的,理當讓她媽咪擔任女兒成年禮的主角!

我也不很明白,為何之前聽說有人會哭,有孩子會哭?

因為,我們單單排隊等進場,便等了兩個多鐘頭。等,是一件最耗費心力的事,等到最後,爸媽也無言了,孩子也疲倦了,不是呆呆望著彼此,便是下意識的隨意滑手機。

也沒辦法啊,近三百人,魚貫而入,三個小孩一組,排成一列,進去大殿,小孩先向爸或媽,行鞠躬禮,然後單膝下跪,家長負責把冠冕(一頂像狀元郎戴的帽子),戴進孩子的頭上,再扶起孩子,然後另一位家長或親友,大家站成一列拍照,禮成。

家長來得及哭嗎?來不及。孩子來得及泛淚嗎?來不及。單是聽口令,把動作做對,就讓成人禮的雙方,緊張兮兮了,哪來得及去思索任何感性的念頭呢!

何況我在一旁,還注意到,有些大人有些孩子,還不時偷瞄旁邊的人是怎麼做的,深怕自己出錯,緊張兮兮的,哪來得及感動啊!

我們步出大殿,女兒湊近幾個她熟悉的同學,一夥人嘻嘻哈哈的,講起她們對這儀式的嘻哈了。儀式畢竟只是儀式,不是嗎?

你又能在「成長這件事」上,硬生生的畫出哪裡是「成長」的開始,哪裡是「成長」的意義呢?

我牽著她媽咪的手,互相感嘆著「哇真累人啊」,但心中都有著一股淡淡地喜悅,女兒在我們的面前十足嶄露了她超乎我們擔心,超乎我們預期的適應能力,她仍然跟我們撒嬌但她也能在外獨立應付她的路上麻煩了,這不就是「成長」的一環嗎!

她不會因為一場「成年禮」就迅速的不一樣的。不會的。

她的成長儀式,可能會是未來的一場初戀!她的成長標記,可能來自於課本以外的來自於社會的教訓。

她的成長速度,可能是一連串的挫折一連串的人際壓力。她的成長體悟,可能是未來她終於明白最無怨無悔的愛是她的爸媽。

這些,都不是此時此刻的一場「成年禮」,即刻所能帶來的領悟。她還是個青春期的女孩,她理應被我們寵愛,被我們呵護,被我們擁抱被我們當成孩子。

但這趟環台之旅,這趟踩著踏板,被日曬被雨淋被汗臭被濕疹癢的環台之旅,會在她們喊著累死了以後永遠不要再騎車了的抱怨聲中,悄悄地,嵌進她們生命的基因裡,靜靜地,潛伏著。

說不定什麼時候,當挫敗來的時候,當衝擊來的時候,當我們爸媽不再能幫她們的時候,她們會再度像十六歲時,騎上單車環台那樣,一直騎,一直騎,騎過平野,騎過山坡,騎過小鎮,騎過車水馬龍,騎過自己生命的低潮騎過自己人生的高峰!她們知道該為自己的旅程,怎麼掌穩龍頭怎麼踩踏生命的旋律了。

那才是她們真正的「成年禮」!不管到時我們做爸媽的,還在或不在!那都無所謂了。

只要我們放心她們的勇往直前,只要我們把愛始終無所保留的,放在她們的行囊中,那就夠了!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