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七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七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七

〈重按霓裳歌遍徹。他想著大周后心頭不無愧疚吧!〉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他心想,如果是大周后在他身邊,當下處境,至少在感受上,是不是會比較好呢?當然,這一切都是懦弱的李後主,在面對現狀時,很本能的反應。但,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大周后,小周后,是感情甚篤的姐妹花。同樣國色天香,美貌驚人。但大周后相對較成熟,應對人事,也肯定比妹妹懂事。大周后十九歲,嫁給李煜。未嫁之前,她便以才藝,名聞皇室。「通書史,善歌舞,尤工琵琶。」

李煜父親李璟過生日,大周后獻技祝壽,博得讚賞,李璟還特別把自己收藏珍愛的燒槽琵琶送她,可見她的長輩緣。

大周后還能編舞作曲。唐明皇為楊貴妃編製的〈霓裳羽衣曲〉,傳到了大唐末期,已經是殘曲了。但到了大周后的手上,她卻能以琵琶,邊彈奏,邊把殘譜完整譜寫出來。

當然可能不是原來的〈霓裳羽衣曲〉,大周后應該相當程度的以自己的創作揣摩,填補了殘缺的空白。毫無疑問。她有天份。

與大周后甜蜜恩愛的十年,也是李後主帝王生涯,稍稍能忘卻國勢頹唐之悶,之苦的階段。他自己通音律。在美貌多才的大周后陪伴下,他暫時轉移了無所逃於北方強權的苦悶,寄情於後宮之內的歌舞昇平,閨房之內的琴瑟和鳴。

他甚至常常荒廢政事。監察御史張憲急切的諫言,指他耽溺後宮荒廢國政,他心知肚明自己幹的好事,因此並不為忤,賞賜了御史三十疋錦帛。但現實是,他繼續過著萎靡不振的日子。

他在汴京,心頭縈繞往事,那首〈玉樓春〉,他肯定忘不了的。多美好的時光啊~鎏金歲月。一群美麗的宮娥,打扮艷麗,日暮黃昏之後,點燃燭火,宮廷樂師,擺起陣仗,悠揚樂音,穿透庭園。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笙蕭吹斷水雲間,重按霓裳歌遍徹。」

人間天堂啊,不是嗎?梳洗乾淨,打扮得體,一列列的宮娥沒,列隊歡迎。笙蕭合奏,水雲彌漫,彷彿唐明皇楊貴妃的年代,在霓裳羽衣之間飄盪。

「臨春誰更飄香屑?醉拍欄干情味切。歸時休放燭紅光,待踏馬蹄清夜月。」

喝多了酒,心情放縱,誰的香氣,誰的醉意,管他呢?該回宮休息了嗎?不急,不急,我們一塊騎著馬,繼續踏月,繼續揮霍吧!

這首詞,無疑是在頌讚與大周后一塊享樂生活的美好。即便,當時的李後主,這些詞,並不足以讓他在詞史上,在文學史上,留下日後的大名。但,我們已經能夠看出來,他在客觀描述場景,主觀流露情懷的意象運用上,具備了相當的修養。

「晚妝初了明肌雪,春殿嬪娥魚貫列。」

多鮮明的描述,彷彿長短鏡頭一般,交互切換,先是化妝整理儀容的各別宮娥,接著一列美女魚貫而出。

「臨春誰更飄香屑,醉拍欄干情味切。」

醉了的神態,躍然紙上,彷彿直奔你面前。一介帝王,如此生活,享受歸享受矣,也難怪要落得個亡國之君的慘狀啊~

大周后是知道她老公,李後主在她病危之後,偷偷的,跟她妹妹搭上了。她生氣嗎?換成是你,誰不會呢?愛情永遠是自私的,即便是姐妹。

大周后病中,有一回,醒來,發現妹妹在宮裡。問她,來了多久?妹妹坦率的說,好幾天了。大周后,沉默了。當李後主,來看她時,她翻身,背朝李後主,不言不語。

雖然,她臨終前,對李後主說,失去兒子,又不能陪李後主終老,是她人生的遺憾。但,她真正的遺憾,僅僅是這些嗎?

但,她早些年過逝,固然成全了妹妹,卻也讓她妹妹倍受了宋朝皇帝的欺凌。幸耶,非耶!?

也許,當年的「重按霓裳歌遍徹」,還是最美好的鶼鰈情深啊!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