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三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三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三

〈夜長人奈何。他的詞句盪漾著音樂〉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李後主的詞,是靈魂的黑白鍵上,直扣人心的撞擊。寫詩,填詞的人很多。卻不是每個人,都有這能耐的。

詩詞要直擊人心,用字遣詞一定要精準無比。不落俗套,或落俗而翻新。

詞,跟詩不同。詞,是用來搭配曲子,如同歌詞。我們現在所理解的歌詞,雖有押韻的要求,但基本上作詞人相當自由。

填詞,則恰恰相反。每一闕詞,都依照詞牌,在一定規格下進行。

例如,〈虞美人〉原本是曲調,為了能讓人隨曲而唱,就需要歌詞。於是〈虞美人〉便成了一首詞牌。任何人,想寫歌詞都可以,但必須依照〈虞美人〉的規格公式,填進適當的字。

於是,宋朝詞人大概每個都寫過〈虞美人〉,即便李後主也不止一首〈虞美人〉。

問題來了,既然這麼多人寫,而且是在一套架構下你寫我寫他寫,前人寫今人也寫,寫到最後,會不會抄襲?會不會模仿?會不會詞窮?

我告訴妳,還真會。我手上一套《全宋詞》,清朝唐圭璋編著,共收錄了宋代詞人1330家,詞作21116首。

妳想想,同一闕詞,有多少名家寫過?詞人想出頭天,多難啊。

李後主的詞,包括真偽有爭議的,不過三十來首。真是不多,卻含金量超高,幾乎每首都大有名氣。尤其是他在汴京當宋朝皇帝的俘虜那兩年,寫出來的詞,首首皆膾炙人口,奠定他無可取代的詞界地位。

這是不公平的。有人就是有文字出奇的天賦敏銳度。李後主的詞好,天賦應是先決條件。但文字敏銳度高,也要學習,亦須磨煉。

李後主的父親,南唐中主李璟,本身是一位優秀的詞家,且致力收藏圖書,字畫,接納北方文人來避亂。在南唐構築出一塊中原之外,兵荒馬亂的世外桃源。

李後主在這環境下長大,耳濡目染,勤奮好學,替他自己打下了很紮實的文字根基。而且,我們不該漏掉的是,李後主精通音律。

就是他懂音樂,能演奏樂器的意思。他的元配周后,也擅長音律,又國色天香,跟李後主是非常速配的琴瑟和鳴。

這項音樂專長,對治國,對挽救國勢頹唐,一點幫助也沒有。但,對填詞,助益極大。

我們之所以讀李後主的詞,除了被他用字遣詞的高明所撼動外,往往也是不知不覺,被他行雲流水一般的文字裡,流蕩的音樂性所吸引。

妳坐下來,我隨意挑一首,唸給妳聽聽。選〈長相思〉吧!妳閉目,傾聽。

上闕:「雲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兒薄薄羅,輕顰雙黛螺。」

先不急著問他講什麼,光是聽我唸,是不是就有一種音樂的,流動的韻律感?再來。

下闕:「秋風多,雨相和,簾外芭蕉三兩窠(棵),夜長人奈何!」

是不是節奏感十足?聽完,閉上眼,餘音仍在,嫋嫋。

整首詞,不過是相思泛濫,春情盪漾,思春寂寥啊。但運用客觀環境的白描,以大自然的變化,來襯托心底按奈不住的,對伊人的思念。

想念妳啊,想念妳盤起來堆卷的濃密黑髮;想念妳啊,想念妳插在髮上的玉簪子。想念妳啊,想念妳薄薄的衣衫,想念妳微微的蹙眉。

但無奈啊~無奈!秋風刮起,秋雨綿綿,我只能望著窗外被秋風秋雨吹打的芭蕉,嘆息著,嘆氣著,夜~怎麼這麼長,我~怎麼這麼清醒呢!

李後主在千百年前,便示範了,漢字是有線條的有感情的。堆疊起來,三個字,五個字,七個字,每句都疊出韻律感。

懂了這,妳也就明白,情真意切,千言萬語,無非要靠文字來表白。像我年輕時,寫給妳的詩。

來,閉上眼,再聽我唸一遍:「秋風多,雨相和,簾外芭蕉三兩棵,夜長人奈何!」

時光靜靜流淌。睡不著,誰來入夢呢?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