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二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二
蔡詩萍》我的・李後主之十二

〈獨立小橋風滿袖。南唐輸了政權贏了詞史的地位〉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的確,你能拿李後主怎麼辦呢?人家就是「生於深宮之內,長於婦人之手」的皇三代啊。含著金湯匙長大,幾曾識干戈啊~

這麼一個人,竟然在中國詞史上,開創出「獨特」的一頁,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而他留下的詞,算來算去,不超過四十首,還包括殘篇。

他為何能做到這一步?

我們必須先回到,關於「詞」這個文類上,看李後主的位置。再回頭來看,他的詞,何以給人印象深刻的緣由。

詞,一開始,被稱之為「詩餘」,顧名思義,詩人是不太瞧得起的。詩餘,詩餘嘛,主力寫詩,沒事幹,再去填個詞,玩玩。

大概就是這意思。事實上,詞,從一開始,也注定給詩人不太好的印象。因為,詞是配合娛樂場所,歌妓要彈唱時,需要的歌詞。

換句話說,是先有曲,再來填寫詞的。例如,先有〈菩薩蠻〉的曲,再來填進詞。因為是唱的,必須要有韻。

娛樂場合,熱鬧就好,當然不會太重視文字品質。詞從唐朝末年,便逐漸流行。但像中唐時期的大詩人李白,也留下幾首詞。

可是真正讓詞,崛起,並蔚為文人雅士新的創作領域,還是要等到五代十國時期,才建立起詞的地盤。

也就是說,不再是「詩餘」,而是「我的名字是詞」,請別再叫我「詩餘」了。

五代十國裡,又以西蜀,南唐,為詞的發展重鎮。

但西蜀的詞風,如果以《花間集》為代表,毫無疑問,整個詞風,的確是歡場娛樂最應景的代表作,綺麗迤邐,華美細膩,如同書名,是給人花間遊蕩,花團錦簇的華麗感。

但,南唐的詞風,則相對不同。

南唐詞人,除了中主李璟,後主李煜,南唐小朝廷中,亦不乏名家,像馮延己就名氣很大。

他知名的金句很多,例如〈鵲踏枝〉:「誰道閑情拋擲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裡朱顏瘦。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是不是,很美!

詞,到了南唐名家的手上,境界突然轉了一彎。本來,詞搭配樂曲,在應酬場合增添觥籌交錯的氣氛。

但南唐幾位詞家,卻由於個人的氣質,或,南唐在北方強權的欺壓下,整個朝廷彌漫焦慮不安的情緒,使得詞人藉由填詞,也把自己的心靈,投射到整個創作的過程裡,表現出來,竟是一副極為寬闊的人間氣象。

這首〈鵲踏枝〉,為何動人?

它看似寫一個人的無聊,孤寂,但字裡行間,卻讓人感受到,人的肉體生命,須承受多少來自外在世界的干擾,與壓力?

但,人的肉身,卻又有多寬闊的耐受力,可以承擔生命無盡的麻煩與憂患!

那是一種,了解了人生不過是無盡的過關,闖觀,與獨自面對的豁達。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多優美的境界啊~

你知道人生無奈,你知道明天不知會遭遇怎樣的無常,但沒關係,你站在小橋上,搖頭望向天際,一輪新月,勾掛在天上,月圓月缺,年來年去,看盡多少人間滄桑。

沒關係,沒關係。你張開雙手,讓風灌進袖口,你感受到一股我欲隨風而去的喜悅。人生苦短,當下的領悟,當下的喜悅,最實在。

我必須說,詞,發展到超越歡場娛樂,超越觥籌交錯之助興工具的新境界之後,詞的文學里程碑,便漸漸在文學花園中,矗立自己的高度了。

南唐,是這座詞之聖殿,詞之方尖碑,重要的一段奠基工程。

單看馮延己這首〈鵲踏枝〉,你便知道他們君臣之間,筆墨來往,以詞切磋的水準。雖然輸掉了政權的競爭,卻為詞在北宋的蓄勢待發,做好了登陸的準備!

誰說,南唐不是輸了政權,贏了文化呢?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