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之筆記十四:錢復見證轉型卻無法心安理得的面對轉型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之筆記十四:錢復見證轉型卻無法心安理得的面對轉型
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之筆記十四:錢復見證轉型卻無法心安理得的面對轉型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說錢復的掙扎與痛苦,是他那個時代,他那個族群的掙扎與痛苦,說來,也是相對比較出來的。

錢復離開外交部,轉往國民大會,被提名為第三屆國大的議長,主持修憲。這次修憲,決定總統直選後,憲政體制偏向總統制的搭配,以及,最引發爭議的凍省(廢省)。

由於,總統直選與廢省,基本上,是民進黨從黨外時期便堅持的訴求,國民黨要往這方向轉,好的說法是,往民主化、台灣化方向走;壞的批評呢?則罵國民黨跟著民進黨屁股走!

但,很明顯的,李登輝是要往這方向走。這就導致了國民黨的分裂,那時期,也是從國民黨出走的新黨,聲勢最旺的階段。錢復坐上國大的議長位置,沒問題,問題在,他自己也不是很認同修憲的方向!凍省也罷,廢省也好,在他眼中,都有「台獨的隱憂」。

這就使得他在修憲前後,對李登輝,對宋楚瑜,都有他第一手的觀察。也可以說,溫柔敦厚的錢復,還是留下了「春秋之筆」的記載。

第三屆國大第一次會議後,李總統約了三黨的領袖談話,做結論時,李一個人講了四十五分鐘,由於沒有講稿,沒有媒體,沒有記錄,當外交官長久養成的習慣,錢復特意記錄下大致內容。錢復刻意把這段談話,留在回憶錄中,無非是要留下春秋大義的歷史紀錄吧!

如今看來,這些內容都已經是常識了,但顯然對當時的錢復,很具衝擊性。

一,中華民國為求生存發展,必須民主化,總統直選就是民主化的第一階段完成,以後要持續推動;

二,總統民選後,會發生哪些事?各機關的關係要如何釐清?

三,政黨要合作,使政局安定;

四,總統已經民選了,政權機關仍在是否怪怪的?

五,五權憲法倘若變更,對政局影響如何等等。

錢復敏感的,嗅覺到李登輝胸中自有一片修憲的藍圖,他的紀錄也預告了未來,李登輝主導的國民黨,將與民進黨聯手完成二階段修憲,凍省勢在必行。

錢復不是一個政治思維掛帥的人,即便他身在修憲國大的主場裡,他所仍然是以「議長的角色」看待自己。我們在他的回憶錄中,因而無法體會那個「關鍵性時刻」的氣氛,反而,比較感覺,他像個局外人、旁觀者。

我在讀他的回憶錄時,讀到這一段,特別有感。因為,相較於另外一位,李登輝曾經拉攏栽培的「外省籍中生代精英」宋楚瑜省長,他的心境便無法那麼超然了。

為何我會說,錢復像局外人、旁觀者呢?

事實上,李登輝透過「國家發展會議」,讓國民黨與民進黨在主要修憲議題上合謀,例如:取消國會對行政院長的同意權,偏向了總統制;省虛級化;鄉鎮市長官派等。

但,這些決定,在國民黨內,並不是透過民主機制討論議決出來的,而是李登輝與他的人馬,提出方案,再透過民進黨的合作,回頭壓迫國民黨的反對聲音。

從民主化的方向講,這些方案是中華民國台灣化、民主化的趨向;從權力的謀略看,李登輝技高一籌,拉反對黨合謀,擺脫了國民黨內反對勢力的糾纏。

然而,代價當然是很大的。宋楚瑜投入2000年大選,國民黨分裂,民進黨陳水扁夾縫中出線,政黨第一次輪替,既完成了中華民國民主化歷程的真正考驗,卻也讓國民黨從此走向它的多事之秋,至今,仍未擺脫「李登輝的功過」、「國民黨的台灣認同」等等泥淖。

《錢復回憶錄》只顯示了錢復的困惑與不安,卻弔詭的,讓他自己在這歷史轉折舞台上,扮演了見證人!

這階段過去,錢復也將淡出他的政治人生了!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