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筆記之三:在黨國體制下,人才晉用的葵花寶典:近親繁殖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筆記之三:在黨國體制下,人才晉用的葵花寶典:近親繁殖
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筆記之三:在黨國體制下,人才晉用的葵花寶典:近親繁殖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錢復被暱稱為「外交才子」,我認為他當之無愧!不過,他的「當之無愧」,還須加上時代條件的。

錢復,是紮紮實實,從外交官考試開始,在外交部走了完整資歷,其間,還出去在新聞局繞了一圈,當了新聞局長,再回鍋外交系統的。

他的外交資歷,之前,可能無人相比;之後,則是絕無僅有了。

因為,當我們提到專業技術官僚時,不管是孫運璿、李國鼎等財經大員,亦或,錢復這種外交專才的歷練,唯有在黨國體制長期執政的前提下,方有可能!

在民主化後,政黨輪替的年代,部長級人物皆屬政治派令,技術官僚僅止步於常務次長,這大概才是政黨政治的常態。

錢復大學時期,參加「青年友好訪問團」出國,行前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厲生,教育部長張其昀,救國團主任蔣經國,分別設宴。高潮戲,是總統蔣介石、副總統陳誠也分別接見了團員。這對當時唸大學的錢復,以及所有團員來講,應該是莫大的榮耀了。

可是,我們如今看來,那還真是一個「黨國體制」緊密配合的年代,錢復之後,在他的政治生涯裡,還將與這些人,尤其是兩蔣,有更多的接觸機會,而這,也是奠基他,成為國民黨體制下,「青年才俊」的關鍵因素。

錢復取得耶魯博士學位後,返台,起初他的外交生涯是不太順利的,因為,他之前雖通過了外交官高考,卻必須完成實習,從薦任最低級做起,可是,當時已有留學生取得博士學位,入公職可以從簡任九級任用的管道,錢復也感覺到外交部人事處有意刁難,於是,並未直接回返外交部,而是先兼任了政大教職。

但錢復何以終能「初為外交小兵」呢?這有趣了。是他父親,錢思亮,時任台大校長,遇到了外交部長沈昌煥,沈部長很希望錢復去外交部工作,錢復才突破了原先的瓶頸,進入外交部。

錢復在回憶錄中,很坦誠的交代了他感覺外交部「銓敘不合理」的困惑處境時,「很多人」為他打抱不平,其中一位,是行政院秘書長陳雪屏。陳雪屏後來為錢復安排了,替副總統陳誠當英文秘書的工作,而同時間,外交部的工作則照舊。

錢復的回憶錄提供我們,透過他,認識陳誠副總統一些有意思的畫面,但重點是,我們讀回憶錄的人,有沒有注意到,在黨國體制下,關於國民黨晉用人才的「特殊模式」?

那很像是在一個家族企業裡,你提拔我的晚輩,我拉拔你的後進,「大家都是一家人嘛!」必須承認,沒有實力還是不行的,但,有實力者,又豈止是那一群「叔叔伯伯們」認識的範圍之內呢?

錢復擔任陳誠的英文秘書,這條路,打通了他後來入府親近兩蔣的窗口,但你有感覺熟悉嗎?最高掌權者的英文秘書!英文秘書來源的推薦管道!之後,這些英文秘書的仕途出路!

沒錯,你會有熟悉感,一點不意外,因為,錢復如此,宋楚瑜如此,馬英九何嘗不如此!循著國外取得博士學位,回國,擔任高層的英文秘書或翻譯,再晉身仕途。

當然,之後的仕途,之後的際遇,必然跟當事人自己的選擇有關,錢復選擇的,是在外交系統裡打拚,使得他的政治生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日內,避開了政黨內或外的恩恩怨怨,也讓他,有了完整在外交圈的資歷,讓我們得以透過他的外交生涯,一窺從「中華民國」到「台灣」的外交戰場,究竟是怎樣的一番輪廓,又是怎樣的一種國際現實下的掙扎,與奮進!

無論如何,這是一套好看的回憶錄,好看在,錢復很誠實的,不知不覺的,透露了許多他所看到卻未必完全理解的政治現實!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