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筆記之十二:低調外交錢復與高調外交李登輝的衝突!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筆記之十二:低調外交錢復與高調外交李登輝的衝突!
蔡詩萍》疫情中,讀《錢復回憶錄》筆記之十二:低調外交錢復與高調外交李登輝的衝突!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錢復三度在外交部服務,做到外交部長了,這是職業外交官最高的境界了。而且,錢復一做便做了六年,成為蔣經國、李登輝之後,至今任期最長的外交部長,可見,他的專才,獲得了適才適所的發揮。

然而,這第三度的回鍋外交部,他的感觸必然極深。

一,原先李登輝想重用他,請他組閣,他推辭了,但兩人關係仍不錯;二,去外交部適才適所,可是李登輝鞏固大權後,企思在國際舞臺上有所突破,這與傳統外交官出身的錢復,在思維上起了衝突,漸行漸遠,勢所必然!

錢復外交部長六年,從1990做到1996,剛好是李登輝的總統身份,從間接選舉到直接民選的跨度。這是台灣民主化的一大步,同時也是台灣政治典範劇變的一大步,很顯然,錢復是「不太能習慣的」!

他在回憶錄中,多次描述,從李登輝接任總統後,國民黨內文化的變化,他用了「政治性問題」來敘述他所看到,亦不太適應的1988到1990這兩年多的政治氛圍。

事實上,這就是「後蔣經國時代」的告終,「李登輝時代」的揭幕。

李登輝不甘心做「後蔣經國時代人馬的傀儡」,當然要招兵買馬,結合本土派精英,拉攏外省二代精英,從《錢復回憶錄》裡,出現的陳履安、宋楚瑜、錢復、章孝嚴、馬英九等,皆可看出這謀略的脈絡。

必須說,有些人適應得很好,但錢復顯然不那麼喜歡,這就註定了,他要從李登輝的口袋名單中,漸漸淡出。然而,形勢已經在劇變了,即便錢復回到他最熟悉的外交部,他過去在蔣經國時期,熟悉的那種「忍辱負重式」的外交戰略,已經不復存在了!

在外交部長六年之內,他一而再的,感受到,外交不再是外交部的權限,外交不再是總統授權,相忍為國的低調應變,而是,總統站到第一線,黨國體制交相並用的高調出擊!

這六年當中,也是國民黨「黨營事業管理委員會」主委劉泰英,極為活躍的年代,處處可見,他陪同李登輝出訪的身影。

這六年當中,李登輝有了中東出訪之旅,有了「南興計畫」菲律賓、印尼、泰國之旅,有了南非之旅,有了中南美洲之旅,有了美國康乃爾之旅!

這些行程,有些外交部主導,但有些,外交部處於狀況外,等於是「被交辦配合的單位」。

為何如此?我的解答是,一則錢復個性耿直,若先問他,他八成說不妥;二則,職業外交官的慣性,在在使他不主張,在外交上要高調,反之,越低調,實效可能越好。

不過,台灣的政治環境就已經劇變了啊!外交是內政的延長,反過來看,外交何嘗不是出口轉內銷的操作呢?

李登輝時代也是國民黨黨國操作的最後一波高潮,黨營事業挾其龐大金援,搭配李登輝的出訪,製造了一波波外交的煙火,正統外交官思維的錢復,哪裡跟得上李劉聯手操作的腳步呢?

他的落寞,可想而知。

他在1995年2月日記裡寫下:幾週以來,李總統外交事務都交給丁懋時秘書長(國安會秘書長),一如以前的沈昌煥秘書長,部內同仁不太滿意。媒體報導劉泰英找卡西迪公司,他都推以不了解內情不願回應。

他曾考慮到是否該離開了,離開可以讓李登輝的真正做法暴露,但這對國家,對執政黨有傷害,可是再待下去,他實在很苦。很多事,他都忍著吞下去,但怕不能長久。

例如聯合國案他請李總統主持,建議多日沒有下文,但李總統卻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處理很多涉外事務,出了問題,不僅要他善後,還要他圓謊!

很清楚了,李總統不從他這外交部長那搞外交,而要從府內,從黨營事業,繞道出去搞外交,錢復形同傀儡,他的痛苦盡在日記裡。

兩人漸行漸遠,錢復淡出權力舞台,已經是時間多久的問題了,導火線正在李登輝的康乃爾之行!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