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老男孩・小日子之三十九

愛傳媒


〈在時光沙漏裡,不要一手抓空,嚇出冷汗!〉


    「大哥,這段成長的過程和描述伯父伯母的個性、人生觀的故事好感人喔⋯⋯真的到了結婚後,很多夫妻之間又要找生活習慣、金錢觀念的平衡點,甚至小朋友長大後,兩代的觀念又更不同了,至少我們都有幸學習到父母親的優點,來加強自己還有適應自己的生活」


    久居海外的朋友,看了我的臉書貼文,很感慨的回了文。其實,應該是我也感慨吧,看了他的文之後。


    本來,我應該去一趟他僑居的國度,看看老友,跑場馬拉松。一場疫情,攪亂了安排。連他所在的國家,後來也封了城。他出不來,我也去不了。

    明年吧!明年我們再聚。今年我們彼此祝福。明年,今年。今年,明年。留予他年說夢痕。


    在一般狀況下,我們活在今年,規劃明年,想望他年,這幾乎不用懷疑。否則,你的人生就太憂傷了。


    西諺說:早上醒來,你若不確定太陽從東方升起,你根本下不了床!明天一如預期的來,而非,意外先來。這是我們活著的無言假設。


    但一場疫情,讓我們體會了什麼呢?


    我們從來都不曾真正懂,什麼叫「流光似水」,直到,我們真的有點老了!人生,是一座迷宮。時光,是一個我們不知道能漏多久的沙漏。


    年輕時,百無聊賴,常泡一家咖啡店,打發時光。一個人,最愛坐吧台。看師傅熟練的手沖咖啡。吧台上,有幾組沙漏。店家的收藏品。有的大如座鐘,要倒過來,挺費勁的,但一漏,可以漏上十幾分鐘,來回倒幾次,一個下午就不見了!


    想想那時候,確實奢侈的青春啊,不知道就那樣,沙漏便漏出了自己臉上漸漸的風霜。但我最愛的,還是小型的,外框精緻,如青花瓷。漏一次約莫三分鐘。


    倒過來,我趴在吧台上,盯著它。無聲,無息,沙粒從漏斗的出口,滴下。無息,無聲,把下端沙漏填滿。我再把沙漏翻過來,再盯著它。


    時光,是無形的殺手。通常,我們都是浪費完以後,才懂的。


    張愛玲說,成名要趁早,晚了,快樂也沒那麼痛快了。我盯著沙漏時,肯定沒想那麼多。時間還多的很。我還年輕。眉梢望去,盡是春風,怕什麼?!


    但我不知道,自己就置身於一座無形的大沙漏裡。整個人生在沙漏裡,細細碎碎的漏著,而且,僅能漏一次,無從再來。一期一會,一漏一生,永不回頭。


    我已經漏掉了沙漏的幾分之幾呢?我親愛的朋友們。誰能回答呢?


    直到我自己存夠一些人生履歷後,每次有機會重溫孔老夫子在河邊的感嘆:「逝者如斯夫,不捨晝夜!」,竟也頗有感動起來。


    一天接一天的過去。我們從歲月積木箱中,不斷抽取積木,墊高人生,但我們沒人知曉,箱中還有多少日月!?


    直到同齡的朋友突然倒下!直到我們的親人道別舞台!直到有一天我們來不及說再見!

    我於是開始警惕自己,當你把手伸進積木箱裡抽取積木時,要戒慎恐懼啊,你不知道還剩多少籌碼?!千萬不要等到,一手抓空,再嚇出一身冷汗啊!


    疫情,莫名所以的疫情威脅,於人生,不會沒有意義的。


    它讓我們清晨醒來,會感謝太陽在東方升起,即便是藏在陰霾天候裡。它讓我們夜半聽到另一半,安穩的呼吸聲,如海濤永恆拍岸。它讓我們看到孩子倔強的臉龐,洋溢出未來的未來,某種無比的幸福感。它讓我們擁抱起自己,平凡的美好,平淡的甜美。


    我回了久居海外的友人:這段疫情,將使我們更為堅毅,不管沙漏裡還剩多少,都是完滿人生的開始!


    但,我還附加一句:朋友,不要因為久居海外,標點符號也不會用了!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