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日記╱揭露美台斷交那一夜 「憤恨痛苦」

世界新聞網

1978年5月20日蔣經國就任中華民國總統,半年後美國決定與北京關係正常化,與中華民國斷交,蔣經國在日記寫下內心憤恨痛苦,身負重責,只好以理性處理此一大事,但也對台灣民眾激烈抗議到訪的美國總統特使舉動,表達遺憾。

蔣經國日記每天寫一頁,但在美國斷交的外交危機期間,蔣經國沒有按照這個方式寫日記,而是將字體放大,一日之事,可以寫上好幾頁,可見當時心情與平日極為不同。

蔣經國日記中寫道:「美國大使於十六日清晨二時謂有極緊急事,要求來見,果不出所料,通知美國將於六十八年一月一日承認共匪,同時與我斷交,當即以嚴肅之態度,向其提出最嚴重之抗議,內心憤恨痛苦。」

十二月三十日

美國大使於十六日清晨二時謂有極緊急事,要求來見,果不出所料,通知美國將於六十八年一月一日承認共匪,同時與我斷交,當即以嚴肅之態度,向其提出最嚴重之抗議,內心憤恨痛苦,事已至此,身負重責,只好以理性處理此一大變,當即約見黨政軍負責人員商談十六日宣布非常法三條,並停止進行中之選舉,以先安人心,十八日召開中央全會,討論中美關係有關問題,為期一天,大家悲憤,但意見一致,由於群眾之行動增加了,不少情緒之不安寧,幸財政金融和經濟情況無變動,乃示民心知安也,二十七日美國政府代表團於夜間抵台北時,受到示威群眾之嚴重干擾,乃是極為不利之意外事件,使我預佈的一盤有利的棋,變為不利,群眾難以控制,深以為憾,代表團見了二次,開了二次會議,沒有協議,亦未破裂,代表團二十九日下午返美。

(抄錄/記者高凌雲)

從日記文字中,可以發現蔣經國對此事已有所掌握,才會「果不出所料」;蔣經國接著提到他如何應變說,「事已至此,身負重責,只好以理性處理此一大變,當即約見黨政軍負責人員商談十六日宣布非常法三條,並停止進行中之選舉,以先安人心;十八日召開中央全會,討論中美關係有關問題,為期一天,大家悲憤,但意見一致。」

當時的卡特總統指派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Warren Christopher)擔任特使,到台北協商,卻在機場遭到了他日後提過數次的「暴民攻擊」。

蔣經國在日記中提到,「由於群眾之行動增加了,不少情緒之不安寧,幸財政金融和經濟情況無變動,乃示民心知安也,二十七日美國政府代表團於夜間抵台北時,受到示威群眾之嚴重干擾,乃是極為不利之意外事件,使我預佈的一盤有利的棋,變為不利,群眾難以控制,深以為憾,代表團見了二次,開了二次會議,沒有協議,亦未破裂,代表團二十九日下午返美。」

克里斯多福遭襲後,華府立即向台北嚴重抗議;一直也有傳聞,抗議是蔣經國幕後策動民眾示威;但從日記中文字看來,蔣經國並不認同這場抗議活動,認為這是嚴重干擾,極為不利的意外事件,亦「深以為憾」。

日記在此處提到,蔣經國原本預布了「一盤有利的棋」,卻因為克里斯多福遭襲,「變為不利」;原本到底是盤什麼樣有利的棋局?蔣經國對此僅留下伏筆,再無著墨,恐怕也再難有答案了。

➤➤➤點我看更多《蔣經國日記》相關報導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帶團客吃美食 她每小時賺400元
飛來橫禍!卡車輪胎飛出 砸中橋下遛狗女子…斷頸慘死
美史上第3位! 川普遭眾院彈劾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