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國際制裁聲聲慢 緬甸局勢日益亂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3 分鐘 (閱讀時間)
緬甸反政變群眾走上街頭,要求釋放遭推翻拘禁的領導人翁山蘇姬。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緬甸反政變群眾走上街頭,要求釋放遭推翻拘禁的領導人翁山蘇姬。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新頭殼newtalk] 發生軍事政變後已一個月,緬甸國內持續不斷的示威抗議看似愈演愈烈,即使人民不斷哀號要求軍人放手,讓民主政治重回常軌,各國也不斷表達關注與告誡言論,但是泰國軍方顯然沒有鬆手的打算。軍方的壓制能夠持續多久顯然還是要看緬甸國內政治的演化與國際間到底打算如何制裁了。

即使緬甸各主要城市示威遊行不斷,軍方也持續採取鎮壓行動,但是軍方迄今仍沒有放緩拘禁民選政府實質領袖翁山蘇姬的打算,反而又在法庭上增加新的指控,這是依據緬甸殖民時代的刑法中一項禁止公布可能「引發恐懼或驚慌」、擾亂「大眾安寧」資訊的條文。這主要的原因還是牽涉到緬甸國內的種族問題以及主要的利害關係國之間各有盤算,以致對於國際制裁無法達成一致的做法與理念所至。

國內的問題當然牽涉到緬甸主要種族,緬族,與其他少數民族之間的利益衝突,由於翁山蘇姬為了掌握政權,不斷的攏絡緬族人士,這樣的大緬族主義不僅壓制到了少數民族生存空間,翁山蘇姬也不斷藉由緬族主義壓迫軍方放棄特權,倒致軍方的既得利益受到限縮,這當然造成軍方的不滿,繼而發動政爭。雖然媒體上看到的街頭抗爭頗為激烈;但是這樣的動亂似乎仍只在城市地區發動,廣大鄉村地區並沒有動盪的跡象出現,顯然軍方仍然強力掌握國內政局。軍方也曾承諾一年後還政於民,這或許讓許多民眾抱著袖手旁觀的心態,整個對軍方不滿的情緒並未全面爆發。

國際間對於緬甸政變問題如何處理呈現莫衷一是,以及各方有自我盤算也是目前各國無法對於緬甸的制裁有確定的方式的原因。中國、美國、歐盟、東協、日本及印度是對於緬甸內部動亂最有影響性的利害關係人。雖然各方或多或少都關切了緬甸的政情,然而新冠疫情的肆虐都阻卻了各國對軍政府採取進一步的制裁行動。美國、歐盟、東協、印度與日本的疫情都很嚴重,日本雖然是緬甸最重要的經濟夥伴,然而自己國內的疫情都無解了,又該如何去制裁緬甸呢?美國、歐盟、印度亦同,即使本身擁有強大的制裁能力,但在自我危機當頭,又怎麼會去在乎緬甸人的狀況呢?

中國、印度與東協是跟緬甸最親近的友邦。中國反而是跟翁山蘇姬較能通氣,但是緬甸終究是中國一帶一路的重要戰略據點之一,中國要制裁軍政府可猶豫萬分,就怕軍政府倒向了印度;印度對於緬甸也是相同的態度,雖然兩國有著歷史上的淵源,但是怎麼施力很難拿捏,又怕下手過重,緬甸倒下中國,危害國家安全。

東協不願意外力介入東南亞區域內事務,認為緬甸事務要由區域內國家協助處理;但別忘了,與緬甸最密切的東協國家泰國,也正在進行軍事統治,也是承諾數年內還政於民,這樣的景況要求東協強力介入緬甸的內政怎麼可能。

疫情加上各利害相關國始終整不出外力介入的共識,這也就造成了緬甸軍方的有恃無恐,這一場軍民衝突暫難消解,但是疫情的阻礙以及美國國力的消退,這又讓一場無秩序的國際衝突混淆難斷。

更多新頭殼報導
不畏中國「禁鳳令」! 美在台協會、加駐台北辦公室大動作挺台
比喻韓國瑜「政治陳世美」挨告獲不起訴 黃光芹: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中國政治操作抹黑台灣鳳梨 黃創夏借鏡澳洲:只要不怕「一天就解決」